第41章 他有强迫症

玉兰街酒吧现今的情况其实还要复杂得多,白颂并非没想过破局的方法,像神乐这样的暴力破局,她没有想,哪怕想也会因为牵扯太多不敢实施。

“谢谢。”白颂轻声说道。

神乐挠头的动作一顿。

“白姐,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

白颂低头,又准备开启伏案工作模式。

神乐说:“桥豆麻袋。”

起身来到办工作前,坐下来,让自己与对面的高度相等。

“白姐,再说一遍呗,我刚才没准备好,真没听清。”

一开始神乐与白颂,后者简直目中无人,且惜字如金。

入职之后他才知道是性格如此,白姐没有针对他,而是对所有人如此。

两人的关系逐渐转好,主要是白颂对她好,又因松山田岛那件事让神乐对这位心思过深的姐姐敬而远之,但是白姐有麻烦,拿了人家80多万薪水的神乐总不能袖手旁观。

不过……这句“谢谢”是惊喜。

神乐没想到高冷的白姐还会说“谢”字,兴致高涨。

白颂拿起笔,神乐将笔抽出来,白颂看文件,神乐把文件也抽走。

如此,她就没理由再低头了。

白颂板起一张鹅蛋脸,被神乐抓住了手。

“不闹了哈,但你也不能再工作了。”

神乐把白颂从座位上拉起来,“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休息。”

昨日的倦容依旧挂在白颂的脸上,甚至还有加重的趋势,神乐可是知道熬夜的滋味不好受,拉着白颂回家,进卧室上床,给她盖上被子。

“你还真是……”白颂带着些许无奈的语气说。

她想说霸道,又觉得小温馨,总之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然后白颂发现神乐在盯着她的脚看。

她的上衣没脱,盖被子关系倒也不大,但是那双黑色的高跟鞋还在脚上露在被子外面。

神乐要上手。

“我自己来。”

双脚互推,鞋子落地,那两只轻薄款黑色丝袜包裹的小脚迅速缩进了被子里。

刚才神乐其实想帮着脱衣服,觉得实在不妥,犹豫了一下奔着高跟鞋而去,结果失败了。

就因为那一瞬间的犹豫。

神乐有些懊恼。

等他回头再去看白颂的脸,发现床上的人儿已经睡着了。

“切,还说不困。”

白颂没说,没说什么便被神乐拉进了被子里。

不过那精致到了绝美的面容,放上火柴棍决计掉不下来的眼睫,红润诱人的小嘴,一时间看得神乐有些入迷。

“还真是......”

神乐发现自己对美女的免疫力不高,早见樱那种小女生还好,像白颂这样绽放盛开的花朵,神乐说没有半点想法是谎话。

他指着白颂的鼻子说:“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句话,神乐便离开了卧室。

几秒钟后,白颂睁开双眸,隐约间有笑意。

可还没等她笑出来又赶忙闭上眼。

神乐回来了,蹲下去把高跟鞋摆好,狠狠地说:“最后一次。”

再离开,下了楼。

“库库库......”

床上的白颂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不是笑某人有贼心没贼胆,而是,“他有强迫症。”

从神乐打扫卫生便能看出来,每当发现疑难杂症,他非要擦干净才肯去下一个地方。

“和他在一起生活会很辛苦吧?”

白颂想起了已与神乐同居的小千代。

“不管她,我又不想抢什么,只是觉得很有趣。”

白颂很讨厌神乐装来装去的把戏,如今变成很有趣,对于她来说,这称得上很大的进步,她自己没发觉罢了。

......

千业郊区某仓库闹鬼事件,酬金100万円。

小和尚大和已将挂在任务平台上的所有任务接下,10名玉兰街酒吧的侍应生一起来到目标地点,没有二话,直接采取地毯式搜索。

按理来说,正午时分妖魔藏匿,不适宜除灵。

架不住玉兰街酒吧人多势众。

不过一小时,众人便找到了战争年代留下的地下室入口,一窝蜂冲进去,拔除三只小鬼。

该任务的难点在于找,综合评估奖励:高,玉兰街酒吧便不惜动用价值10万円的咒符,直奔奖励而去。

三只小妖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玉兰街酒吧的侍应生们相互击掌,对小和尚大和说:“下一个。”

......

某单人公寓自杀事件,实际上是被人用邪术控制,杀人凶手是死者最好的朋友、创业伙伴。

两人的矛盾点在于一个想继续奋斗,一个想把公司卖掉,套现走人。

人是不能随意乱杀的,但那名用了邪术的凶手已有些人不人鬼不鬼,为“防止他逃跑”,大和他们断了他两条腿。

下一个。

饿鬼拔除!

实力接近大妖的鬼比较难搞,玉兰街酒吧全员出动,暂停营业三小时。

……

此后的三天,专职负责卫生的白井梨衣最是辛苦,因为她是酒吧当中唯二的“普通人”,只得留守。

看着其他同事忙碌的身影,白井梨衣感叹道:“我就知道,那个家伙跳起来准没好事,奖金分成居然还有我的份,他果然对我还有企图......”

神乐入职,白井梨衣又联系上黑崎公寓以后,一直拼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的首要目标是保证自己的安全,此外暗中观察即可。

万万没想到,新合作计划首战告捷的小酒会上,神乐真司说专职内勤的梨衣桑也有功劳,下月额外奖金也应该有她的份。

对此,连克二十件任务的侍应生们举双手赞成,掌声雷动,不知道的还以为神乐真司才是玉兰街酒吧的主人。

酒吧当中,除了侍应生,还有调酒师、厨师等等。

他们的权限高于侍应生,本来不太看得起这群野路子出身的家伙。

可是真金白银砸下来,他们也有些心动了。

更何况合作计划发起者神乐背后站着白店长,万一出了事,至多浪费他们一些时间。

所以今晚12点,玉兰街酒吧的内部庆功会,全体员工到齐,为昨日的成绩而庆祝,为美好的明天而高唱——

“干杯!”

神乐一杯酒一杯酒往肚子里灌,不过开心。

他知道瞄准终端的业务比做小平台赚钱,没想到这么赚钱。

短短三天时间,1100多万到账,六成近700万,最后哪怕平分到手也有近30万。

想他的基本工资不过15万,三天便赚了两个月的工资,怎么可能不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