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支持

老骷髅回到鬼斯、鼻涕虫身边,说说笑笑一阵,没忘聊正事。

“咱们自己也得想好出路啊。”

“神乐那小子对妖怪是见一个杀一个,将来万一有机会见到咱们也好不到哪里。”

“是啊,一大把年纪,总不能让小孩子担心。”

三头老恶灵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想当初,它们前来黑崎公寓未尝就没有将此地据为己有的心思。

后来它们逐渐适应了新的生活,逐渐喜欢上了新生活,也逐渐把小千代和大家当成了亲人。

就像刚才说的,一大把年纪了。

哪怕黑崎公寓解散,老家伙们也有信心做好孤魂野鬼,唯独千代,令灵担心。

而此时,小千代已经返回拳击小熊的体内,不情不愿地被神乐抱着上了小床。

……

元气满满,第二天。

神乐睡得不错,提前闹钟五分钟醒来。

他的侍应生管理岗是靠白姐的威势得来的,命令下去效果暂且未知。

所以神乐坐上了早班车的公交车,在夜班侍应生下班前到达玉兰街酒吧。

玉兰街侍应生应到23人,实到23人,老员工佐藤山的安排之下成三排,向神乐桑问好。

神乐桑虽然是普通人,但“神乐大哥牛哔”,首次吹响集结号,众人的反应都很积极。

玉兰街酒吧的员工称得上高薪人群,不过侍应生是最下一级,个人实力最弱,工作时间最长,运气不好一月下来也拿不到太多的钱。

本次小会的主题就是如何涨薪,容不得它们不积极。

坐上吧台高脚凳,神乐也向大家问好,他来玉兰街酒吧的时间尚短,一眼望去陌生面孔超过三分之一。

没关系,来日方长,先聊计划。

神乐道:“诸位来玉兰街酒吧上班肯定不是为了擦桌子扫地给客人上酒。”

酒吧就是酒吧,招待客户乃日常,玉兰街酒吧在千业的名气一般般,却也不是没有,大家晚上招待的客户相当部分是喝酒娱乐的普通人。

“咱们也不靠那点基本工资活,对吧?”

众侍应生笑笑。

神乐正了正领结,把自己的工资单亮出来,82万的数字在侍应生当中不是最高的,但在仅工作一周的前提之下便有点吓人了。

“我来玉兰街酒吧之后还没值过晚班。”

换句话说,神乐尚未与接受委托的除灵师有过正式的接触。

那么这个钱是白店长奖励他的?

肯定不是。

各区域店长相当于分部长,所在区域内的最高领导人,权力巨大,想捞好处甚至不用自己动手。

白店长没有,从来没有,不然的话他们这些下层侍应生薪水被砍两三成玩一样。

“我意外接触到了一项委托,那人同意与我合作,完成任务后分一半酬劳给我。”

“!!!”

这才是重点,私下合作委托,存在隐患,但不违反除灵协会的规定!

神乐说:“协会正在酝酿改革,最近出来的委托已经有不少被我强行拦了下来……”

他自然不能说是玉兰街酒吧受人针对,委托挂着没人接。

自身除外,玉兰街酒吧、大昭寺、一众侍应生,三方利益掺杂进去,复杂的一批。

想要掌握主动,上来就把实情兜出去,傻子才会这么干。

“这些委托我准备和大伙儿一起干,具体分成如下......”

玉兰街酒吧,也就是白姐,乃是神乐的后盾,曾经酒吧只收10%的平台费用,这10%当中还有内外勤等工作人员的奖金,新计划新模式,10%全归酒吧所有。

接下来是真正冲锋陷阵的侍应生与半个“中转站”的大昭寺。

神乐相信,大昭寺以扫荡的形式处理千业市的超自然事件所承受的压力决计不小,暂定30%分成。

或许一开始,大昭寺只会派大和出来试水,发现这样的合作方式有益之后,负责接任务的说不定就会变成三个四个五个和尚。

五线齐出,才能叫做扫荡任务。

而前线的侍应生,神乐比划出“6”的手势,“通过新合作方式完成的委托,收益我们分六成。我们能够拿到的委托很多,不担心没钱赚,所以这部分钱作为额外奖金随工资一起发放,至于计算方式......”

佐藤山开口道:“神乐桑,我们都是打工仔,现在能为自己打工已经很满足了,我们相信神乐桑你一定会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别人我管不了,这份合作计划我第一个站出来支持!”

身为除灵师,私下接受委托赚钱,与玉兰街酒吧无关。

弊端便是充满了不确定性,里面蕴含的危险也不确定,不然的话小小的侍应生也不会在灵师的圈子里如此受欢迎。

今天神乐代表白店长出来给大家“涨工资”,是天大的好事。

至少三人的合作模式,增加效率,将危险指数降至最低,众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提高凝聚力,还有提高自身实力的效果。

“支持!”有人大喊道。

“我没听太懂,呵呵,不过能赚钱我就支持!”

“我也支持!”

“神乐桑,太爱你了!”

众人不自觉地鼓起掌来,掌声结束,二楼又响起了清脆的掌声。

“大家都很有精神嘛。”玉兰街酒吧的白店长,依靠栏杆,站在上面。

“店长好!”23名侍应生鞠躬行礼。

神乐也想陪着,白颂摇了摇头,随后招手道:“时间不早了,该休息的尽快去休息吧,神乐,你跟我来一下。”

语罢返回经理办公室。

神乐给了大家一个放宽心的手势,让佐藤山负责联络工作,小跑上楼。

......

简单干净的办公室。

白颂抱胸坐在老板式的办公椅上,淡淡地说:“我昨天让你管好侍应生,可没让你把侍应生变成外勤。”

神乐问:“这样做不行?”

白颂轻哼道:“我做恐怕不行,你可以。”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神乐提出新合作方案,不符合除灵协会固有的运作模式,不过他是侍应生,签的是劳务合同,严格意义上跟除灵协会没有关系,在领导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干了,能怎么样?

他在帮白姐解决问题,白姐帮他们分担一点点压力,属于相互成全。

神乐这么想着,最糟糕的局面就是上面严查把他这个组织者辞退嘛。

在此之前,神乐把一两三年的工资赚到手,怎么想都是不亏。

白颂没这么想。

她说得是实话,破坏除灵协会规则的事儿,由神乐来干最合适不过。

“这就是你想出来帮我的方法?”白颂问道。

神乐点头,“想了很久,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我觉得可以一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