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太主动的话会吃亏的

一名17岁的少女,无故卷入绑架案,还被囚禁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当中一个礼拜,换成神乐也会不好受。

住院期间,早见樱拒绝沟通,无论父母还是医生,不愿意说起那一周发生的事。

警察来了,结果不变,作为受害者早见樱拥有沉默的权利,且这个案子已移交上级,这份沉默便持续到了今天。

早见爸爸妈妈给神乐打电话,道歉是一方面,女儿内向的性格致使没什么朋友,医生说早见樱的问题正是心理方面的,最容易帮她走出心理阴影的方法就是家人朋友的陪伴诉说。

神乐第二次来到早见家的院门口,按响门铃。

不过几秒钟,院门打开,想来早见妈妈是用跑的,或是提前等在院子里。

“早见妈妈。”神乐欠身道。

相比于上回,长相与早见樱五分像的早见花香热情了许多。

警方告知,制服歹徒救出早见家女儿的是神乐与大昭寺的小和尚。

不光早见花香,本对神乐抱有“警惕之心”的早见爸爸早见英二今晚也对神乐十分的客气。

“又给你添麻烦了,神乐桑。”

“没关系的,樱桑是我的朋友,我和你们一样,盼望着樱桑能够早日康复。”

神乐在早见家的客厅喝了两杯茶,带来的水果鲜花由早见妈妈安排妥当。

客人男主人照顾,早见妈妈稍稍犹豫了下,上楼敲响了女儿房间的门。

“笃笃笃”~

“小樱,神乐桑来看你了。”

“%@@&¥¥”!……

安静的房间一阵人仰马翻。

早见妈妈很担心,又敲了门,“小樱你没事吧,妈妈进来看看你。”

“不要!”

闷闷的喊声。

这时,神乐已和早见英二走了上来。

早见爸爸有些古板,不代表他不疼爱女儿。

神乐朝焦急的夫妇摆了摆手,说:“要不我去试试?”

得到应允,他便上前拧开了门把手。

入夜时分,房间里是黑暗的,书桌上的小台灯开着,台灯下还有一副黑框眼镜。

早见樱的房间不复杂,暖黄色的墙面,公主式的单人床,床上的人用被子把自己蒙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被子会有微微的颤抖,还以为是只超大号的包子。

“早见桑,我是神乐真司。”

神乐拿起黑框眼镜,递给大包子。

大包子依旧微微颤抖。

神乐说:“早见桑,你的眼镜。”

过了一会儿,被子下面伸出一只小手,取走了眼镜。

神乐问道:“早见桑,工厂里发生的事能告诉我么?我嘴很严的,保证不告诉任何人。”

一句话,使得大包子颤抖得更为厉害,愈发厉害,直到揭竿而起。

“呼呼,神乐桑,其实我被抓走之后什么都没发生,你相信吗?”

憋这么多天,早见樱能一次性说这么多字非常好。

神乐笑着说:“我当然相信,早见桑是我的朋友。”

嘤咛一声,早见樱抱住了站在床头的神乐的腰,轻轻地抽泣。

“那天晚上我上错了车,好容易可以下去,我刚下车就被人打晕了。等我醒过来,同样被抓的女孩告诉我不要乱喊乱叫,那些坏人打算卖掉我们,只要听话,被卖掉前我们都是安全的。”

“他们不给我们吃的……”

“就算给也特别难吃……”

“我在牢里特别想爸爸想妈妈,也想神乐桑你,呜呜呜!……”

经历这种事,确实需要发泄一下,总是憋着,太过压抑,身体早晚也要憋出毛病来。

神乐轻拍她的肩膀。

早见樱今年17岁,只比喜欢漂亮裙子的小千代大1岁。

剔除她缠着神乐的时候,神乐其实蛮喜欢和她相处,他们是朋友,神乐也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

忽而,门开了。

说到底妈妈还是对女儿房间进入一名成年男性抱有……戒心。

而当她看到女儿神乐亲密的模样,又慌里慌张地退了出去。

“小樱17岁了,或许她更在意的是别人的看法……”

一名少女被绑架一周,此事若是传出去影响巨大。

所以早见夫妇向警署提出请求,在案件中隐去自家女儿的信息,学校方面他们也想好了对策,就当女儿生了一场病。

另一边,看见妈妈,早见樱闪电般收回手。

神乐倒是不很在意,要她躺下,盖好被子,帮她擦干净眼泪。

“肆田便利店暂停营业,我现在在一家酒吧工作。”

“前川店长听说早见桑病了,托我向你问好。”

“都过去了,就当做了场噩梦,歹徒已被抓进了警察局,在逃的犯人应该也不敢再出现在这座城市了......”

接下来皆是神乐单方面的诉说,大多是些日常,涉及绑架案,总体依旧是让早见樱放宽心,不要害怕。

象牙色的单人床上,早见樱双手握住被子,只露出鼻尖往上的部分。

那双被眼镜封印住的灵眸一眨一眨的,她在听神乐桑的话,但更多是看。

在她最绝望的时刻正是对面的男人打开牢门,将她救了出来。

下意识的,早见樱伸出一根手指,勾住了神乐的手指。

眼镜少女闷闷地说:“神乐桑,我如果有问题的话,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神乐勾了勾手指说:“当然。”

他刚要说他们是好朋友,假如早见桑再遇到危险,第一时间告诉他当然没问题,门又被打开了。

早见花香干干地笑了一下,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准备了些夜宵......”

神乐随即转身,放开手指头,“感谢早见妈妈,不过我今晚约了人谈工作上的事,明天我再来看早见桑。”

说罢便与被子里的早见樱挥手告别。

......

夜宵,的确是存在的。

不过早见花香之所以又一次“不请自来”,是丈夫在后面使劲儿。

少女的房间,妈妈坐在床头,早见樱终于露出了红扑扑的脸蛋,却是一脸的不高兴。

早见花香摸了摸女儿的头,和蔼地说:“神乐桑是个不错的男孩子。”

早见樱瞪大眼睛。

“我的女儿也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不过女孩子太主动的话会吃亏的。”

早见樱默默地点头。

“妈妈,我饿了。”

早见花香说:“好,我去下碗面。”

妈妈说的话,早见樱听得懂,只是主动方面......每每想起,就会令她面红耳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