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酒吧的困境

神乐豁然起身,“我去找那个混蛋!”

“等一下!”

白颂喊住了他,“神乐,我先向你道个歉,我并不知道松山田岛敢在千业对你下手。”

神乐说道:“已经没关系了。”

白颂说:“不,有关系,你这几天的表现告诉我有关系,你现在的眼神告诉我有关系。”

吐出一口气,她将一张报表递给神乐,同时说:“玉兰街酒吧表面是一所酒吧,实际上是除灵协会的分会地址。”

“整个千业市发生的超自然事件,名义上来说皆应该由我们来协助处理。”

“除灵......”

神乐自动代入松山田岛圈养的青面妖那样的妖怪。

没想到迁入城市的妖怪已经有这么多了。

“原本我在分会部长位置上的业绩说不上多好,但也不差,因为我争取这个位置时得罪了不少人,再加上最近的一些举动,引起了关注,这才有松山田岛的视察。”白颂道。

所谓的举动,便是她去神冢拜访了神宫健次郎老爷子,虽然没能见到面,某些人看来便是她想借助神氏的威望兴风作浪。

这件事她没细说,日向千代告诉她,神乐并不知道自己与她之间有婚约。

有和没有区别很大的,白颂想了想先这样也好,她也说不出“我是你未婚妻”这种话。

“松山田岛不重要,他也是一颗试探性的棋子。”

神乐撇撇嘴,说道:“那家伙圈养妖怪,而且他看你的眼神非常欠抽。”

神乐对白姐的感情......应该没啥感情才对。

不过他见松山田岛的第一眼就觉得别扭,上门收钱,一言不合给那混蛋一拳,跟这种感觉不是一点关联没有。

感受到对面烁烁的目光,白颂没来由的好笑。

据说姜家的规矩对女人十分的不公平,那位姜大人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在将神乐收为弟子的初衷,是把这孩子当作儿子来养。

可惜神乐的零能力无法解决,自身又太笨,气得姜大人拂袖而去。

想来哪怕只是半个弟子,或多或少也会沾染那位大人的脾性。

“最近有神社越过玉兰街酒吧,直接插手超自然事件,这还好,主要有人在暗中指使除灵师,令我手上挤压的案子翻了好几倍。”

白颂说道:“按照除灵协会的规矩,外勤以外的人员禁止直接插手案件,外勤同样需要经过审批才能参与到案件中……”

接下来,白颂又将玉兰街酒吧面临的困难以尽量通俗易懂的方式讲述了一遍。

而神乐这边,手上的报表没看懂,与除灵协会相关的话题,不少他也没听懂。

不过没关系,神乐只问一句话,“我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白颂摇摇头,“这些问题我都还应付得过来,你……帮我把楼下的侍应生管好就可以了。”

神乐能混上侍应生的管理岗,说不是借了白姐的威势纯属胡扯。

权谋之术神乐不了解,跟同事打成一片,防止人心浮动似乎不难。

“放心吧,白姐,一些藏头露尾的妖怪而已,翻不起多大浪花。”

神乐起身,两步走到对面,送了记拥抱,软软的、香香的。

“诶️,对了白姐,我才来酒吧一周,怎么会有80万的薪水?”

白颂回答:“接取失踪案的大昭寺,甘愿分一半酬劳给你,你们意外发现神秘组织同样有奖励。”

“!!!”

神乐头上闪过超级大叹号,他也终于明白之前同事的那句“不靠基本工资活”是什么意思。

除灵协会的注册会员可通过接取完成委托获得酬劳,协会的工作人员有监督协助的职责,因此获得分成。

“你还要抱多久?”

依旧被神乐抱在怀里的白颂问道。

“啊,哦,不好意思忽然走神了。”神乐赶忙放开手。

侧墙门开启关闭,神乐溜了,走之前不忘把茶几上的可乐顺走。

白颂莞尔一笑,才不相信什么走神的鬼话,至于她所说的“应付得过来”也是骗人的。

本市超自然案件的处理率,直接影响总部对分部部长的评价,一定时间内如果得不到改善,便有可能被免职,仅靠她一人决计做不到扭转大势。

而她背后的白井家,巴不得她卷铺盖滚蛋,千业分部长的位置可是白颂一点一滴爬上来的。

白颂捏了捏眉心,不过心情比前几天好了不少。

……

下了楼,趁交接班尚未结束,神乐找到原负责排班工作的佐藤山,要到了未完成委托的信息。

发薪日是好日子,众人的心情正佳。

神乐又叫来几个人,得知近期来往玉兰街酒吧的除灵师确实少了不少。

由于时间尚短,普通员工体会不出来,但挂在信息栏的二十几个委托骗不了人。

神乐问佐藤山,“接受委托有什么限制吗?”

平头嘴有点大的佐藤山说:“没有倒是没有,不过没谁会接超过自己能力上限的任务。”

神乐说:“哦,明早6点的时候让交班的侍应生留一下。”

佐藤山点头答应下来。

白姐只让神乐管好玉兰街酒吧的侍应生,怎么管是由神乐说了算。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人来处理委托任务。

酒吧或者说除灵分会的规矩他已经了解了,今晚还有时间,神乐打算研究一下应对的方法。

其实此刻,神乐心中已有计划的雏形,但短时间内消灭二十几波或大或小的妖怪,确实需要仔细想想。

换回常服,神乐走出玉兰街,相继拨出两通电话。

一通打给小和尚大和,邀请他晚上去家里做客。

大和有些为难地说:“神乐大哥,寺里的晚课?……”

神乐说道:“我是代表玉兰街酒吧跟你谈一宗上千万的大买卖,你不来我就找别人。”

对面马上改口,“佛说:兄弟如手足。大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去找主持请假。”

神乐呵地笑了笑,挂断电话,又拨通了早见家的号码。

“喂,早见妈妈,我已经下班了,正在路上,小樱还是不肯出房间?……嗯,我只能说试试。”

原计划神乐应该在早见樱住院的第二天前去探望,可是突然早见妈妈告诉他不方便。

早见桑刚刚经历绑架案,一些事情神乐可以理解。

结果昨天早见妈妈又打电话来道歉,说上次的失礼是因为女儿发脾气,他们已经回家了,早见樱的各项指标也已恢复正常,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见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