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日向千代VS白颂

可惜,这仨小妖是私人圈养的妖,所熟悉的只有青面妖老大,和它们的主人。

“主人?那个小眼睛的家伙。”

得到确定的答案,神乐问道:“他现在在哪儿?”

“......”

三只小妖虽然弱,并不傻,背叛主人同样是死路一条。

“砰”!

神乐一拳,最左侧的小妖脑袋炸掉了。

甩甩手上因沾染妖血燃起的紫火,神乐重新问:“告诉我那个派妖怪杀我的人在哪儿。”

神乐扬起拳头,两只小妖几乎同时回答:“我说我说!”

“砰”!

神乐指向第二具尸体,“它回慢了。”

此时,剩下来的小妖心态已崩,哪里还管得了其它,立刻将“新源酒店1218”的房间号报了出来。

“砰”!

第三拳,前来袭击神乐的妖怪全体阵亡。

神乐说过,打擦边球装神弄鬼的妖怪见一个杀一个,刚才他也没答应不杀妖。

“松山田岛,养妖怪,现在证据全部被我弄死了,但他不清楚,我让他花钱买我这则消息不过分。”

微微一笑,神乐打车赶往新源酒店。

......

今晚他才吃完白姐煮的饭,帮白姐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再赶远一点,合乎情理,后续情况一会儿再想。

关键是松山田岛现有把柄握在神乐手里,不当面敲一把实在不甘心。

此时,1218房间,松山田岛正指挥着一名女郎跳刺激的舞。

女郎中了他的咒,轻松摆布。

他会付钱,不过按照除灵师协会的条例,灵师禁止骚扰普通人。

明天,等女郎清醒过来,只记得自己做了个刺激的梦,更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而白颂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听说自己的人被废,表情一定很精彩,他要去看。

正这时——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

松山田岛压了压手掌,艳丽女郎停下手上腿上的动作。

“是谁?”

“松山先生,这里有您一封信!”

闻言,松山田岛眉头大皱,感知了下门外人的灵力反应......为零,仍是边往门的方向走边抽符纸。

“吱呀”,门开了,神乐一把抓住松山田岛的手臂,嘿笑道:“松山先生,这里有一封催收信,把钱包交出来,不然我就把你养的四只妖怪手下事曝光!”

松山田岛诧异地看着神乐,同时放开感知,得到直径几公里内均无特殊灵力反应的消息又放下心来。

他自由的那只手摸了下藏在腰间的小布袋,小眼睛一眯说道:“它们已经被你杀了。”

松山田岛后退,神乐自然跟着进入房间,门关上,松山田岛的冷笑之色更浓,“你打算敲诈我?”

神乐说:“不,你派妖怪杀我,我杀妖怪不犯法,杀人却不行,但你不赔偿我些什么,我总觉得很亏。”

松山田岛问道:“白颂知道这件事?”

神乐摇头,“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

“很好。”

松山田岛不清楚对面的青年是如何杀掉青面几个的,可他居然敢来这里讹诈自己,简直就是上门送人头!

松山田岛双指一动,一张咒符出现在指间。

下一秒,咒符被贴在了神乐那条一直抓住他的手臂上,松山田岛默念:爆!

起爆咒剧烈燃烧,然后化为灰烬。

松山田岛:“......”

神乐,眨眨眼。

松山田岛将灵力运转到手臂,随即爆发,打算震开神乐那只手。

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虽然单手施咒稳定性差,有可能误伤自己。

然而,连续两次攻击,神乐未受丝毫的影响,反而不解地问他,“你在干什么?”

松山田岛感觉到了侮辱,堂堂除灵协会的部长级居然被一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看不起!

“你给我放手!”

松山田岛一掌下劈,神乐终于放开了手。

不过神乐挠挠脸颊,说道:“我明白了,你想赖账。”

一拳!

毫无灵力反应的一拳,由于速度太快,准确无误的命中了松山田岛的胸口。

松山田岛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神乐看了看,“嗯,晕了过去。”

只是想想今天所发生的事,神乐若有所思,“或许我干净利落的弄死他,白姐那边才能免受苍蝇的骚扰。看来饭果然不是白吃的,呵呵。”

......

玉兰街酒吧二层,白颂的家。

某人总和自己耍滑头的气愤持续时间不长,也有可能是已经习惯了。

神乐真司明知道白颂是他的未婚妻......之一,嘴里却没有一句真话。

与此同时,该占的便宜绝不含糊,若说其中存在意外,他那些肆无忌惮的目光指定不是意外。

收拾好餐桌,白颂来到一面镜子前,嘴角缓缓勾起,露出微笑。

神乐说她笑起来好看,分明就是他喜欢看她笑,且他想要的不是这种通过肌肉控制所带来的笑,而是那种自然而然发自内心的笑容。

正这时,光洁的镜面暗淡了下去,黑色雾气瞬间弥漫,一个声音缓缓传来。

“白颂是吧。”

随着清脆的嗓音,白裙身影于镜中浮现。

白颂认出了她,上任除灵分会部长的第一天,白颂便见过黑崎公寓最强地缚灵的画像。

虽只是画像,白颂却从中感受到了浓郁至极怨气,现如今,镜中的身影却更像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少女。

“狐狸精。”日向千代直接下定义。

白颂这次是真有点想笑,坐回沙发,双腿交叠,饶有兴致地看着千代蹙成疙瘩的小眉头。

“你骂我不也是在骂你自己?”白颂说。

千代不管,扬起紧俏的瓜子脸,说道:“才见两面就把男人留在家里吃饭洗澡,你就是狐狸精。”

白颂莞尔,用一种大姐姐教育小妹妹的语气说:“将来你若是跟着他,最好别把这几个字挂在嘴边,你知道他的启蒙老师是谁?”

小千代没有表情。

白颂食指交叉在胸前,“那个人姓姜,他的一位妻子就是你所谓的狐狸精出身。”

千代挥手,“我不想听这些,明天我要让神乐请假,把房子没修好的部分修好!”

“这你应该去找他。”

“哼,谁知道你会不会又在背后耍心机。”

白颂颔首,“也对。”

“你!......”

千代生气了,本就很生气,没想到白井家的女人居然无耻地承认了,银牙紧咬,“白颂,你别逼我!”

白姐姐笑而不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