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和白姐吃饭

总部巡查员,在除灵协会当中属高管序列。

侍应生们混迹玉兰街酒吧,自然知道这些大老爷都不是好相处的人。

白店长不喜欢接触人,将人赶走,众人倒不是很奇怪。

关键神乐说松山田岛是他赶走的,这种感觉,要么是吹牛哔,要么是神乐大哥牛哔!

不知道为啥,神乐便被簇拥着按坐在了小沙发上,有人捏肩、有人揉腿。

身为除灵行业内的一员,无不是耳聪目明,他们刚刚听到神乐叫“白姐”。

冲这称谓,甭管亲姐姐还是干姐姐,都值得上那句:神乐大哥牛哔!

“神乐桑,从今天开始卫生这种小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有人提议道。

神乐:“我是新人,不打扫卫生干什么?”

调酒师技术活,后厨他更是一窍不通,为客人点单之类倒能试试,但那是晚班的工作。

一名脸有点长的侍应生道:“神乐桑,我现在负责安排大家的日常任务,不过最近我觉得每天坐在那儿体力下滑的严重,肉也长了不少,这项工作先交给你,过一会儿,我找一雄大人汇报。”

正说着,人高马大、黑衣领带的一雄路过。

众适应生齐齐看向一雄主管,后者也是一愣。

按道理,酒吧的运营是由他全权负责,有他在的时候哪怕是装,侍应生们也要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今天......

一雄默默地走了过去。

“!!!”

没错了。

神乐大哥牛哔!

众侍应生看向神乐的目光更加火热,。

这一切,远处的白井梨衣看在眼里,稍稍松了口气,“我就说他不会甘心做一名普通的侍应生,快把他捧进办公室里面吧,我算是怕了他了。”

......

就这样,神乐莫名其妙成了玉兰街酒吧最受欢迎的侍应生,还掌握了一点点的管理权。

他仔细地看了看,酒吧自身制度很完善,局部调配根本消耗不了多少时间。

换句话说,这个岗位属于闲职,空闲时间很多,只是部分绩效工资会与自己无缘。

“不可能又轻松又赚钱,否则傻子才把这份工作让给我。”

一下午的时间,神乐算是歇回来了,过六点上楼去取自己的衣服。

“笃笃笃”~

神乐推开了经理办公室的门,里面空荡荡的。

他拿出电话,想起自己根本没有白姐的号码。

神乐看向侧面的墙壁,估计白姐现在是在家里休息。

“我去敲墙,里面能听得见吧?”

神乐走过去,墙开了......里面传出白颂清清冷冷的声音,“门口换鞋。”

神乐低下头,一双男士拖鞋摆在墙门口。

上午他进来洗过澡,不过当时匆忙,没来得及参观白姐的家。

白色墙壁,复古的地板,家具电器看起来也有些年纪了,不豪华,生活气息很浓。

鼻尖嗅嗅,神乐闻到了肉香,寻着味道看去,他白姐正在厨房里煮饭。

天啦噜!

今儿他发现白姐不仅会说许多许多话,笑容很迷人,已经算是相当惊人。

现在高冷大姐姐和贤妻良母融合在一起,说颠覆三观也不过分。

这时,白颂撤步看过来,说道:“你的衣服还有一会儿才能干,你不要新衣服,留下来吃顿饭。”

她用的是标准的陈述句,神乐不同意的话,衣服就拿不到。

神乐说:“好。”

随即又往厨房凑了凑。

贤妻良母不光是行动,此刻白颂身上穿的也不再是百年不变的黑白职业套装。

她的上衣是圆领体恤,被围裙包裹着,看不到前面的图案,牛仔裤笔直,勾勒出完美的臀型以及两条修长的腿线,下面的黑色丝袜还在,只是不知道现在是短袜筒袜还是裤袜。

软饭、软饭、软饭……

神乐终是以大毅力别过了头。

婚书之事尚未解决,甚至可以说才刚刚开始,六再加一,不是给自己增加游戏难度嘛。

坐在客厅刷手机,神乐又问了下早见樱的近况,早见妈妈说一切都好,小樱听他明天要来很开心。

然后他收到了小和尚大和的消息,大和大声呼叫,神乐回了个“?”,对面立即开启狂轰乱炸模式。

“神乐大哥,你太厉害了,幽灵公交车是你净化的对不对?”

“大哥,下次再有这种机会一定带上我,我的法力低微,学习观摩我没问题。”

大和颠三倒四地发来一屏幕文字,看得神乐脑门儿上问号更多。

什么净化,幽灵公交车?人家辛辛苦苦开车得罪到你们啦,这事就过不去了?

神乐抬头,发现餐桌上的四菜一汤已准备完毕,解开围裙的白姐正往他这儿看。

【行,下次一定,我要吃饭了。】

信息发送。

锁上屏幕,神乐微笑,挑起大拇指说:“白姐煮的饭好香,能吃到白姐煮的饭真是我的福气。”

另一边,白颂才不会为两句夸赞表示什么,餐前洗手,招呼神乐过来坐,自己坐他对面。

“……”

一分钟后,两人都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神乐的家教是长辈先吃,主人先吃。

白颂知道神乐的真实身份,自然不能先动筷子。

不过那可恶的具有压迫力的目光,迫使神乐率先开口,“嗯,要不咱们一起吃?”

白颂说好。

两人双手合十,开动晚餐。

白姐依旧是高冷的白姐,吃饭时眼神动作同样带着让人远离的威压。

神乐……有点习惯了,管它压不压吃饱再说。

而且今晚是他第二次近距离,或许没有上次近,可在家里白颂只穿了件白衬衫

秀色可餐。

白姐的手艺不错,还能欣赏到靓丽的风景,有本事再像上次那样来一次,他保证不躲!

这时,白颂问道:“你在傻笑什么?”

神乐赶忙收敛,否认道:“我笑了吗,我没笑,我笑也是因为吃到白姐你亲手煮的饭开心。”

白颂:“幽灵公交车……”

神乐:“打住,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还有啊白姐,没有人告诉过你么,你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闻言,白颂笑了笑,果真是百花盛开。

这才对嘛。

神乐继续扒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