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赶苍蝇

与酒吧的其他员工不同,白井梨衣可是知道神乐有多么的恐怖。

不聊别的,单黑崎公寓主人未婚夫的身份,就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神乐和白店长,小狼狗什么的决计不存在。

此前神乐装聋作哑等她往陷阱里跳的事,白井梨衣还没有忘。

现在她线人的身份不能丢,神乐她又不敢得罪,所以她倒是希望神乐能把注意力放到白店长的身上,这样自己身上的压力便能小一点。

双面......哦不,魅妖的三面间谍之路就此开启,昨天主管一雄大人已找她聊过,要她多多关注工作期间的神乐。

白井梨衣默默念道:“唉,我真是太难了。”

此时,神乐刚好吃完便当,闻言有些奇怪。

有人去经理办公室汇报谈业务不正常吗?

神乐并不觉得,他现在的问题是又被轰了出来,而他的衣服还在白姐家没机会拿出来。

“要不,我趁此机会上去缓和缓和,那套衣服是我为面试买的,花了不少钱。”

......

酒吧二层。

一名短发男人坐在神乐连睡过两天的沙发上,嘴角含笑。

男人名为松山田岛,三十岁,眼睛不大,很有精神。

作为协会总部的巡查员,松山田岛拥有比各分部部长高半级的权力,虽然手下没有执掌分部的大店长来得多,“监察”一项职责使得他每到一地必定受到热情的款待。

“白店长,你是知道的,当初认命你为千业分部的负责人,不少人意见很大。”

这是敲打?

如是坐在办公桌身后的白颂,不动声色。

“不过最近千业分部做得很不错,特别是幽灵公交车与尚未知名的灵师组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今早就听说了。”

面对夸奖,白颂也只是简单道谢。

气氛稍显僵硬。

白颂是被白井家排挤出来女儿,性格古怪,如今看来应该不假。

“哈哈哈。”大笑几声,松山田岛道:“白店长太谦虚了。”

白颂抿嘴不语。

“白店长真的想在千业窝一辈子吗?”

松山田岛话锋一转,“我听说千业分部净化了一整车的怨气,玉兰街酒吧昨晚并无大面积调动,不知白井家是不是有新法器问世?还有......不知白小姐今晚有没有时间?”

所谓除灵,就是将恶灵消灭,当然除灵自然不光光是打打杀杀那么简单。

以黑崎公寓为例,若非白井惠理子发现近期缠绕公寓的怨气大幅减弱,白颂请她来她也不会接什么净化黑崎公寓的任务。

幽灵公交车同理,一整车数十怨灵的对人体造成的伤害相当之大,最好的应对方法是请大神官、大法师出马,问题则是代价太过昂贵。

所以,松山田岛突然造访的目的是拉拢白颂,事实证明她有被拉拢的价值。

不过见到本人之后,松山田岛理所当然地产生了一点点其它的想法。

白颂早年丧母,亲生父亲对之的感情也相当冷淡,这应该是个却爱的孩子,说不定……

“笃笃笃”~

神乐推门而入,“白店长,听说您这儿有客人在,我带了些茶水上来。”

松山田岛当即蹙眉。

正题才刚刚开始,哪里来的没有眼色的家伙,居然还是名毫无灵力反应的普通人?

神乐给他倒了一杯茶,转身又拿着一杯给白颂送过去,随后悄然道:“白姐,没打扰你们谈正事吧。”

对面又跟他玩那种压力很大的目光。

神乐说:“我落在你家的衣服?……”

“扔掉了。”

“靠,扔哪儿了?!”

来千业到现在,神乐的生活一直很拮据,一套新衣服对他来说称得上是重要资产。

白颂看一眼松山田岛,“喏,帮我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弄走,我给你买套新的。”

神乐:“我不要新的。”

他问白颂松山田岛什么来路。

白颂喝茶。

明白了,反正就是苍蝇,一个“OK”的手势,神乐回到松山田岛身边不走了。

松山田岛:“......”

他现在非常怀疑身边的小子想死!

可毕竟他现在是玉兰街酒吧的客人,哪怕是朝神乐动手,也不能在酒吧里。

“呵呵,白店长,刚才我们说到幽灵公交车。”松山田岛道。

握着茶杯,白颂的表情似是变得灵动了一些,微笑着手指神乐,说:“并没有新法器,我的处境松山部长应该知道得很清楚,不过松山部长如果想知道细节,可以问问神乐,他才是昨晚我这儿派出的主要办事人员。”

“他?”松山田岛不信。

“我?”

神乐其实根本没仔细听白颂说什么,是听她一次性说这么多字,感到惊讶。

“你昨晚在神奈大桥的那辆车上?”

这句话神乐听明白了,“是的,先生,我是为打听我一个朋友的消息,但那不是什么幽灵车,我还是从车上乘客口中得知了犯罪组织的一点线索。”

松山田岛问:“是你净化了车上的怨气?”

神乐:???

“先生,您不会也相信市面上的传言吧,我已经总结过了,什么幽灵车,无外乎胡编乱造,某些人心里有鬼,想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接下来,神乐便开始给松山田岛灌输无鬼论的各种思想,把这位东京除灵总部的高管说得一愣一愣的。

等神乐说完,他终于明白,这小子就是白颂专门安排来恶心自己的。

好大的胆子!

白井家的弃女而已,居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看来小丫头是把他对世家的尊重当成了依仗。

松山田岛起身,并不高大的身躯与神乐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店长工作繁忙,我就先走了。”

说着,他转身出门,从袖口中抽出一只小猴放在肩上,几步消失。

“噗嗤~”

白颂笑了。

不知是因神乐的胡扯,还是松山田岛的负气而走。

神乐倒不觉得自己有多过分,怪只怪目标太没有耐心,他的攻势分明尚未展开。

而此时,他看着白颂的笑容,对软饭的态度又有些松动。

高冷的白姐,一个眼神就让人压力山大,很不好相处。

但不得不承认她是好看的大姐姐,笑起来更迷人。

“衣服没有扔,下班来找我取。”

这是白颂赶他走之前最后说的话。

神乐下楼后,又有人送上冰镇可乐,他“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才发现楼下的侍应生都围了过来。

“神乐桑,刚才发生了什么?”一人问道。

“我看那位总部派来的巡查员气得够呛,店长没事吧?”递来可乐的侍应生问道。

神乐说:“没事,白姐说那是只讨厌的苍蝇,我把他赶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