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洗了个澡

“哗哗”的水声。

雾气蒙蒙。

这是神乐第一次在他白姐家洗澡。

剔除另一段记忆,神乐是从未出过乡下的神乐。

在日向家蹭吃蹭睡实属无奈,幸好他有婚书在手,算是有蹭的借口。

而入职玉兰街酒吧的两天,白店长对他的态度明显不对劲。

原本他以为又是该死的魅力惹得祸,如今渐渐明白,他白姐是见他过得不好,才利用店长经理的职权送了他一份工作。

说好的自力更生,说好的不吃软饭……

“嗯,真香。”

神乐靠自己的双手赚钱不丢人,况且酒吧侍应生只是过渡性的工作,他的中期目标是当一名轻小说作家。

关闭花洒。

神乐顺手取来浴巾擦头发、擦身体。

连穿了两天的内衣内裤自然不能再穿,神乐换上新的,外面再套上侍应生的制服,神清气爽。

桥豆……麻袋……

神乐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

洗过澡的确很舒服,可他连家都没有回,哪里来的换洗的衣服?

正这时——

“笃,笃,笃”~

高跟鞋与硬质地毯接触发出来的声音。

上白下黑,如是高冷知性的白颂来到了浴室门前,伸出一双玉手,帮神乐将衣领整理好,说道:“不用胡思乱想了,是我让一雄临时去买的。”

神乐:“……”

主要是对冰山大姐姐突然这么积极主动感到不习惯。

“我……呃……”

“不想要?”

白颂发出轻轻的鼻音,而后道:“你可以脱掉。”

神乐果断说:“谢谢白姐。”

貌似他在吃软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霸道女总裁养的小奶狗不就是他这样嘛。

随后,是安静。

神乐又被那种毫无声息但压迫力巨大的目光盯着看了好几分钟,最终坚持不住,“那要不我也给白姐买一套?”

说完他就后悔了。

送衣服当礼物没啥了不起,送内衣妥妥的流氓行为。

再次飞出经理办公室的镜头已在神乐脑中浮现,对面的漂亮女人却是未因此而发作。

“还有呢?”

“……”

白颂将耳前的碎发撩到后面,“你就没点想对我说的?”

神乐:“那水电费我也……”

“出去!”

神乐落荒而逃。

他第一次来白颂家洗澡,白颂家何尝不是第一次有男人进入?

以白颂排斥接触的性格,她的家甚至没有过客人。

式神一雄也不行,所以今天才是一雄出去买衣服,白颂将衣服送进来。

而她对神乐态度的变化,自然不会是因神乐救了名漂亮女孩。

白颂是除灵师协会的分部长,看待【幽灵公交车】的角度与别人不一样。

神秘组织、幽灵公车,本没有交集,一名成员误上了这辆车,从而产生交集。

到达神奈大桥之前禁止下车的禁制,千业市区到乡镇的行车路线,为神秘组织的行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被抓的三人负责接货,当然有人负责把货送上车。

幽灵公交车相当于移动的密闭空间,只要提前把货身上的通讯设备收走,即可保证“货物”准时到达接货地点。

车本身,源自五年前的一场悲剧。

一辆大货车抛锚,于神奈大桥之上维修,当时的公交车司机疲劳驾驶,烟瘾也犯了,导致注意力不集中,最终整车人连同车坠桥失踪。

此案大货车占主责,临时停车不做任何危险警示本就是件相当危险的事。

乘客自然是最无辜的。

执念、怨气等等因素,令他们变成了【幽灵公交车】,而但凡看到车内怨灵的数量,都会觉得棘手。

可时隔一天,公交车案结案,昨晚上过车的人只神乐与一名大昭寺的小和尚。

白颂不会认为是小和尚超度了一整车的亡魂,那么这就是神乐的功劳。

他超度了冤魂,同时留下了那些无辜的乘客的尸骨,如此家人还能带他们回家。

剥离数十人的怨气,将一切恢复正常,比之单纯超度净化难数倍。

所以白颂看来,神乐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心地还是蛮善良的,便打算对他好点,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结果他还在装,还要继续装下去!

白颂冷冷一哼,瞥眼看到之前神乐洗澡换下来的衣服。

“脏死了。”

说完,白颂脱掉外套,挽起袖口,走进卫生间。

……

另一边,也就是又被赶了出去的神乐,想法没那么多。

女人翻脸比翻书快是俗语,白颂的性格怪异,神乐不知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然后闹掰,并不值得奇怪。

“她不会有精神分裂吧……”

撇了撇嘴,神乐更喜欢那个和蔼性格的白颂。

现在是工作时间,白天玉兰街酒吧客人永远比工作人员稀少,所以他下楼的动静全全映在了一众人的眼里。

不见上楼,却从楼上走下来,有点小尴尬。

神乐干笑着说:“大家上午好呀。”

楼下的侍应生、调酒师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说道:“上午好。”

“呵呵,好啊好啊。”

“今儿的天气真不错......”

神乐以普通人的身份加入玉兰街酒吧,显得十分的突兀。

有人猜测他与白店长的关系不简单,不敢乱说是肯定的,却不代表心里不这么想。

消息灵通的很快打听到昨晚神乐后半夜上了二楼。

所谓的偷偷溜上去在一般酒吧好使,实际上每一名出入玉兰街的人都会受到严密的监控,所以现在神乐把实情告知,也没有人信。

众所周知,白店长的家就在二楼,神乐大半夜过去,现在才出来,头发还有点湿,鬼才相信他在沙发上睡了一宿,顺便洗了个澡。

如此,谁还敢让神乐干活,连带着和神乐关系不错的白井梨衣,今日的卫生任务也轻松了不少。

午饭时,神乐给早见家打了电话,得知早见樱住进了医院。

问题倒是不大,主要是身体虚弱,受到了惊吓,早见妈妈强烈要求住院观察几天。

神乐说:“那我明天去看望下早见桑。”

最近排班表上,神乐全部是白班。

本来应该今天去,可连续两天夜间奔波,作息都乱掉了,他便打算今晚做修整,明天下班之后再去医院。

“诶,哪里来的冰镇可乐?”

中午侍应生们轮休用餐,用餐地点自行挑选,以后厨为主。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白井梨衣说道:“神乐桑,刚我看见有人进了店长的办公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