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她也是六份婚书之一?

当晚,早见樱在神乐的怀里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考虑到他与小和尚大和协助办案的身份,前来的警察完成登记后便放他们走。

夜半12点,三人坐进一辆出租车,大和很识时务半路下车,最后则是神乐把沉睡的早见樱背回早见家。

神乐说早见桑遭遇了人贩子,可能明后天警方还会来找早见樱询问一些事。

女儿平安归来比任何事都重要。

早见夫妇千恩万谢,要留神乐下来吃宵夜。

“改天吧,早见妈妈,早见桑现在更需要人照顾,家里也有人在等我。”

神乐在千业哪儿有什么家里人,唯一与他有书信往来的千代如今还没有见过面。

不过早见家被折腾了一个礼拜,需要休养生息,特别是早见樱,恐怕必须先修养一阵才能回学校上课。

挥手告别,神乐又一次走上了公交站台,想想那辆很是奇怪的公交车,他倒不认为是什么幽灵车,疼爱孩子的欧巴桑、为孙女带汤的老爷爷、小夫妇,等等等,无一不让神乐怀念起家的温暖。

拿出手机,神乐给乡下爷爷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不是爷爷,而是个相对年轻的声音。

那人说道:“神乐少爷,请您吩咐。”

神乐说:“我爷爷这段还好吗?”

电话另一边:“老爷念叨了您好几次,说如果您能带孩子回来就更好了。”

“......”

神乐没忘那六份婚书,六名未婚妻固然美妙,可他也得有资本娶呀。

按下挂断键,神乐长出一口气,“不理他们、不理他们,先拿到第一月的工资再说。”

神乐看了看时间,然后看公交运营表,MMP,没赶上末班车。

出租车?

开玩笑。

神乐干脆跑回了玉兰街酒吧。

回家洗澡睡觉再去上班,神乐的睡眠时间又将不足3小时。

而且早见家离酒吧至少比离黑崎公寓近一半,偷偷回去,偷偷上二楼,明天哪怕被发现也能拿打扫房间作为理由。

......

神乐没看到,他念叨新认识的老爷爷、欧巴桑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辆虚幻的公交车。

里面的司机乘客朝他挥手告别,还有感谢。

......

黑崎公寓,吐槽大会。

鬼斯三灵围成一圈数落神乐的各种不好。

“夜不归宿。”

“没错,神乐那小子越来越过分了,昨天半夜才回来,今天干脆不回来了。”

鼻涕虫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他。”

鬼斯和老骷髅没回话。

黑崎公寓的灵哪个不想教训神乐真司,关键它们惹不起他身后的神明。

明白过来,鼻涕虫也改口了,“那小子太过分了,瞧把咱们家千代气的。”

老骷髅和鬼斯赶忙捂住它的嘴。

它们在这里吐槽正是为让千代消气,以千代那个小脾气,这个时候千千万万不能往枪口上撞。

然而,沙发上抱小熊的千代少女闻言并未暴走,转过身来问它们,“你们说,我是不是该去见见那个女人?”

老绿骷髅一愣,“你知道?”

千代白了它一眼,“白井家的白颂,一个不被白井家承认的女人,也是个可怜的人。”

老骷髅说:“千代,可不能因为她可怜,就把神乐让给她。”

千代扬起小下巴,“当然。”

随后,3103安静了下来,老骷髅穿墙失败,打算钻下水道失败。

千代少女双拳紧握,一张小瓜子脸胀得通红,“老家伙,你给我去死!”

千代要捶死这个多嘴的老头子。

......

第二天。

玉兰街酒吧二楼,白颂从隔壁走过来,见某人又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轻轻地哼了一声。

鉴于他昨天无理的行径,白颂决定不管他,走到办公桌,摊开文件夹,将昨晚发生、结束的诡异事件梳理了一遍。

其中有一份关于失踪案的报告,案件状态显示已结案,失踪者早见樱于昨夜平安回到了家。

早见樱的照片摆在报告上,白颂注视两秒,将照片扣过来,“怪不得这么卖力,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呢。”

不过这一起失踪案引出了两起新案件,一是【幽灵公交车】,二是【贩卖具有灵能天赋的神秘组织】。

神秘组织成员被逮捕三人,均是野路子出身的除灵师。

对组织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完成任务就能拿钱,表现得好升职加薪,法器、女人、灵咒、房子车子......应有尽有。

换句话说,神秘组织不仅活跃在超凡领域,现实世界中,他们同样拥有一定的影响力。

“贩卖灵能种子,等级森严......”白颂果断写下了“上报”两个字。

至于【幽灵公交车】,案件状态“已结案”。

今早在距离神奈大桥约莫10公里处发现一辆报废的公交车,车上尽是骸骨,经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大概在4~6年前。

通过痕迹判定,车上人员的死因以撞击窒息为主,由于时隔太久,暂无法确认死者身份,但那辆车就是5年前发生意外的公交车。

白颂抬头看向依旧熟睡的神乐,“超度,拔除?……看来你昨晚还做了我不知道的事情。”

正这时,沙发上的神乐猛然起身,揉揉眼睛看时间,大拍脑门儿,“我靠,我又特么睡过了,这两天我是得了困病了吗?”

白颂并未因此低头,四目相对。

神乐嘿嘿一笑,说道:“白姐,您办公室的沙发睡着真舒服。”

白颂倒立签字笔,道:“假如我今天还不搭理你,你会怎么做?”

这是找后账?

神乐挠头,心说女人果然是世界上心眼儿最小的生物。

“那我去工作了,呵呵。”

说着神乐便要跑。

白颂说:“你已经两天没洗澡了,先去把自己收拾干净。”

“……”

貌似、好像,不到一天工夫高冷白姐对神乐的态度有所转变。

她是早见家的亲戚?

神乐脑补了一下。

紧接着,办公室的侧墙打开,露出一间十分有格调的小型会客厅。

ɿ(。・ɜ・)ɾⓌⓗⓐⓣ?

原来做玉兰街酒吧的店长不仅有独立办公室,还送公寓套间。

白颂静静地看着神乐。

神乐指自己。

白颂继续静静看着。

神乐:“洗就洗,谁怕谁?”

他是真不记得自己有姓白的姐姐。

如此特别的姓氏,神乐相信只要自己听过,百分百会有印象。

换句话说,他与白姐的相识应该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会不会……她也是六份婚书之一……

不。

“虽然我没仔细看,但里面绝没有两个字的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