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桥,桥

大和同样不是专业侦探,且他是独自行动,专业性的东西以及数据信息方面的需求支持,从来不会对合作方客气。

神乐上车无论如何都是极其冒险的举动。

好在他不是不了解触发危机的开关,上车找人,却不强求,不给那些家伙发作的机会。

与此同时,大和顺利收集站点,并搞到了一些车的情况。

这辆车五年前发生意外,至今下落不明。

“现在我找到了这辆车,会不会有额外的奖励?”

大和小小的思考了下,旋即颓然,他跟着神乐上了贼车,当下最该关心的是如何安全下去。

“大哥,神乐大哥。”

大和轻声呼唤又在四处游说的神乐,“五年前的资料,您要不要看一下?”

他的确想了许多,可是他如何也没想到,神乐是一名灵力为零的普通人。

玉兰街酒吧怎么会收普通人?

哪怕酒吧的规矩改了,普通人决计接触不到超凡领域,又怎么解释神乐将调查目标锁定为车?

时而坐前排、时而坐中排、时而坐后排的神乐,闻言挥了挥手示意大和干好自己的工作。

什么五年前,毛线资料,跟早见樱的失踪有关系吗?

他坐到一名老爷爷旁边,把手机照片翻出来道:“老爷子,您见过这个女孩吗?”

坐得笔直的老人喃喃念道:“小莲最喜欢喝我煮的味增汤,我给小莲带去,我给小莲带去。”

神乐重新问了一边,老头的回答依旧是汤和小莲。

“唉,这老爷子应该是想女儿或者孙女,想得有点神经了。”神乐叹息道。

他管不了这么多,起身准备走向下一名乘客。

正这时,老人说:“她是个好孩子。”

“!!!”

神乐的动作一顿。

老人的精神不好,却是车里第一个对早见樱有印象的人,这让神乐不敢太过激动,“那......您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

老人说:“桥,桥。”

大和突然上前,拉住神乐回座位,“大哥,不能再问了!”

天目当中,老人已开始迸发黑气,每一个“桥”字出口,黑色便浓郁一分,还有污染邻座的趋势。

神乐问:“桥,这条路上哪里有桥?”

大和当即反应,“是神奈大桥,五年前的事故就发生在那里。”

“给我看看。”

神乐接过手机。

资料显示,这就是当年那辆失踪的车。

但由于翻得太快,他看到的却是,有辆车出事故,害得他们现在坐得这辆车三年没上路。

“距离神奈大桥还有多远?”

“不远了,大概五公里。”

神乐做了个“OK”的手势。

那名老人睡着了,神乐换别人问。

五公里的时间,他又打听到欧巴桑是带小儿子回乡下看外婆,一对青年情侣去拜访女方家长,也有加班回家,城里工作镇里生活,蛮辛苦的。

“......”

好吧,神乐承认,自己费了半天的力气,和乘客们的交情更好了一些,正经的只找到一个“桥”字。

小和尚大和说:“大哥,那座桥不长,所以一直没安装监控设备。”

上周二晚,一路站点的监控录像已完成调取,录像中依稀可以看到早见樱的身影,说明她一直在车上,没有下车。

正这时,前方的司机不再平静,双手“噼里啪啦”操作着台面上的按钮,神情变得慌张,说道:“要过桥了,要过桥了。”

又是桥。

不仅给孙女送饭的老人对桥字敏感,全车的乘客闻言都紧绷着身体,怨气飘荡。

大和赶忙捂住了嘴,“大哥,神奈桥有问题!”

神乐颔首,“的确有问题。”

如大和所说,神奈桥号称大桥,一眼能够望到尽头,神乐看见桥中央站着三名黑衣人。

“嗤”!......

急刹车。

幽灵公交不偏不倚,刚好停在三人身前。

紧接着,司机与乘客们便像中了定身术一般愣在了当场,中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张刀疤脸操着笑嘻嘻的表情探进头来。

“哈哈,今天是两个小家伙,吓坏了吧,叔叔来救你们了,快到叔叔这儿来!”

刀疤脸露出大黄牙,警官证在手里晃了晃,“已经吓得不会说话了么,我是警察,快过来,不然等这帮怪物醒过来,你们就下不来啦。”

闻言,神乐看向大和,大和看向神乐,问号加问号。

见他们不动,刀疤脸终于收敛了笑容,因为时间紧迫。

后面两个人也在催促,说什么还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下来!”

刀疤脸上前几步,一把抓住坐靠外侧的神乐的手臂。

神乐说:“大概他们就是抓走早见桑的歹徒。”

大和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大哥,不过!......”

他想说这三人实力都不错,可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看到神乐反手掐住刀疤脸的脖子,提着人走下了车。

车下的两名黑衣人也懵了,“他们不是货?!”

其中一人啐了一口,“上周就有一个上错车的,也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喂,你们两个,举起手来。”

说着,啐口男抬起了一柄左轮手枪。

“是法器,神乐大哥!”

看着微微发光的枪管,大和惊呼道。

他的金钵是法器,但现今年代可开光物品的范畴扩大,根据不同物品的特质提升威力,不同的强化方向,针对不同的敌人。

神乐不管什么法器,见对方掏这种玩意,立即认定遭遇了极道组织,右胳膊一甩将刀疤脸朝前丢过去,然后跟着这面肉盾完成近身。

他的身手是在乡下练出来的,经常被虐,不过对付几名小混混,不在话下。

“砰”!

一道火光,刺鼻的火药味弥散,啐口男情急之下开枪,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同伴。

几乎同一时间,神乐来到他的身侧,握住他的手腕,反方向一掰,啐口男惨叫,左轮手枪掉落在地。

自此,两名歹徒已被制服,剩下的一个经过短暂的慌乱,抽出一打咒符,一股脑儿丢给神乐。

他已经看出来,这两人是来抓他们的,附近说不定还有埋伏,他得赶紧回去通知大家跑路!

然而……满天咒符洒落,只是洒落,附着在上面的法力无故消失,未溅起半点水花。

神乐一脚,将其踹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