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这也行?

此时此刻,大和的心已快提到了嗓子眼。

如他所料,幽灵车上坐着大半乘客,少说也有近三十人。

不,它们都不是人,而是披着人皮的灵,单抽出来一头,他凭借金钵法器定能够轻松镇压,三十头一起上,大和身上的那点肉百分百不够它们分食的。

这时,已上车的神乐朝他招手,“大和,还愣着干什么,根本没什么幽灵车,只是玻璃贴膜的效果而已,赶快上来一起问问,有谁坐过上周二的晚班车没有。”

眼看公交车没有司机,神乐也很疑惑,不过车门一打开,乘客与前面中年司机的身影便显现了出来。

他们都是人,甚至跟假想中的妖怪半点关系没有,至于车辆停运之事,同样有可能是搞错了,神乐自然而然上了车。

“!!!”

“!!!”

这些都是大和脑袋上的叹号。

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接下寻人任务是个错误呢?

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来自玉兰街酒吧的神乐大哥有点不靠谱?

那只托着金钵的手在颤抖,大和擦干净不久的脑门儿又渗出了汗水。

他吞吞吐吐地道:“大哥,咱们不是说好先看看的吗?”

之前神乐便是执意要上幽灵车,大和百般劝阻,才说服他保守。

然而神乐的回答是:“对啊,先看看,看完了我们还得问,最不济我们记下途径车站,你不是说公交车线路有点问题么,查不出来就得问,早见桑可能就是在那些地方下的车。”

“!!!”

“!!!”

这些都是坐在位置上的灵们脑袋上的叹号。

“下车?”一名表情僵硬的妇女道。

“下什么车,这辆车是回镇里的,不到镇里下什么车?”

“谁要下车?”

“是谁,谁说的要下车?!”

几乎是眨眼的工夫,本来十分安静的“乘客”们变得吵闹,然后齐刷刷地看向中门外的学生和尚大和。

大和心说完啦,遇到了更加棘手的类型。

恶灵之所以称之为恶,是因为它们已经泯灭了理智,只知道依照本能去撕咬杀戮。

而车上的灵们还不是完全的恶灵,甚至以为自己是乘车回家的乘客。

这种情况非常危险,一旦戳破,爆发出的怨气将是正常的数倍十数倍,作为“旁观者”,他一个见习和尚只有死路一条。

“小子,上车啊。”

“是啊是啊,别耽误大家时间!”

靠窗的几名“乘客”催促道。

上下为难,左右也为难,大和计算了下自己的脚力,最终默念“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登上了幽灵公交车。

“呼”的一声,车门关闭,车子驶出车站,“到达镇里前禁止下车”的规则自动生效,大和满眼的绝望。

......

千业市区,深夜十点半。

身在幽灵车上的神乐与大和已找地方坐下。

大和不想坐,或者说是不敢坐,神乐拉着他说:“有位置为什么不做,司机师傅也能开快点。”

确定了这辆公交车,寻找早见樱的几层计划自然浮出水面。

弄清楚站点,早见樱从车上下去只可能是公交车到站的时候。

向乘客司机打听早见樱,失踪事件至今不过一周,那天同乘之人应该会有印象。

最后,光只是公交车,早见樱不可能失踪,也就是说那天车上存在歹徒,若能确认歹徒的身份,距离找到人便不远了。

“欧巴桑,上周二晚上您有没有见过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

坐在中门后侧的大婶没搭理神乐。

“小朋友,你有没有见过这个姐姐?”

大婶领着一名手拿棒棒糖的小正太,神乐举着早见樱的照片问道。

真问呐?

坐在位上不敢动弹的大和早就看呆了。

他也是除灵师协会的一员,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和尚与除灵师属于两派。

大昭寺庙小香火不兴,他老爹年轻时候就是靠接除灵任务养家养寺庙的。

除灵师VS灵。

无需分辨好灵坏灵,它们本就不该出现在世上,度化它们,送它们去西方极乐世界保准没错。

一直以来,大和所见、他自己都是这么干的。

可神乐居然选择和它们聊天,他难道不知道惹恼这些灵的后果吗?

靠聊天把灵聊死的,大和真没见过。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眼见这种情况,大和对找人已不报希望,只求能够安全走下这辆车。

另一边,神乐问了一圈回来,扭头对他道:“这个点大家都困了,不太愿意聊天。”

小和尚大和:这是聊不聊天的问题吗?

随即哭丧着脸,小声道:“大哥,您不要玩了行不,求您了。”

神乐笑骂道:“我玩个屁。”

语罢又问最前面正襟危坐的中年司机,“大叔,每周二都是您开晚班车吗?”

中年司机娴熟地操控着公交车,颔首道:“是。”

“上周二也是您吗?”

司机说:“是。”

神乐起身,“那真是太好了,您看一眼,对这个女孩有没有印象?”

说着,他凑了过去,亮出那张手机照片给司机看。

刚好前面是红灯,司机踩下了刹车。

着实如此他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路,并小声嘟囔道:“开车要专心,不能分神,更不能抽烟,我要对这一车人的命负责。”

言下之意就是工作期间,不肯帮忙。

闻言,神乐讪讪收回了手,欠身道歉,“不好意思大叔,是我考虑不周全,没关系等您把大家全部送到目的地,我再向您请教。”

司机说:“好。”

红灯转绿灯,司机放开刹车,轻踩油门,车子驶向下一段路。

大和愈发懵逼,好像在说:这也行?

不过像这种徘徊在生死线上的灵,认识到自己已死的事实之前通常不会害人,将这条规则运用得当,说不定就能从它们口中打探到消息。

可,“大哥,您这样还是太冒险了。”大和说。

神乐没太听懂,“你说的什么跟什么,我让你记站点,怎么样了?”

此时公交车已停下两次,中门也开了两次。

大和当然不能干坐着,顺便测试了下“禁止下车”的规则。

事实证明这项规则确实存在。

开门期间,哪怕大和往门外看一眼,也会受到全体“乘客”的注目。

从他的角度看来,假如早见樱是与灵们产生矛盾,最有可能的矛盾点就是下车,他已将【沙田前】、【沙田后】两个站点名称及位置发送给了警方的联系人,暂无反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