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幽灵公交车

神乐对付女人,线上经验比线下丰富许多倍。

可他又不是傻子,纵使白颂的性格有问题,面对男人的调戏怎么可能不躲不闪?

捏人家女孩子的脸,说调戏丝毫不过分。

神乐也不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了,就动起了手,而白颂抬头的瞬间,有那么一点点似曾相识。

“我们见过,肯定见过……可究竟是什么时候见过?”

神乐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回头看,白店长要她叫白姐,他睡觉白姐帮他盖毯子......光馋身子的动力决计不够。

“今天还有事,下次见面仔细问问。”

有位当经理的姐姐,对神乐来说是好事,经过一上午,新同事们更加的疏远,没关系,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借中午,神乐又找地方小睡了一会儿,下午自己找事情做。

期间白店长从未出过办公室的门,倒是酒吧的主管一雄在他临下班来了一趟,递给神乐一张纸条。

说是纸条,真是纸条,摊开来不过手指大小。

上面只写了一个字:车。

神乐反复品味半天,也没悟出其中的道理。

他觉得自己和白姐有可能是在车上认识的,细一想,自己这辈子坐车的次数都有限,车上遇见如此漂亮的姐姐,不可能没有印象。

......

如此,傍晚六点十分,神乐下班,先解决晚饭,又去了肆田便利店,把周围几条街逛了个遍,最后在肆田店对面的书店坐下,等小和尚大和。

说来奇怪,大和一个和尚,怎么就和警察署扯上了关系?

霓虹的和尚能结婚生孩子他知道,子承父业的也不少,可做法事和破案没啥关系才对。

神乐来书店,蹭的是座位和空调,没事就继续补觉,等到快10点的时候,大和终于来电话——

“大哥,我到便利店门口了,您在哪里?”

神乐揉揉眼睛,透过书店的落地窗户看见了马路对面手持金钵的少年。

“站那儿别动,我去找你。”

挂掉电话,神乐起身出门,走过街天桥与大和汇合。

今晚的大和学生装扮,一问才知道,大和除了见习僧人还是一名高中生。

和尚需要上学?

和尚也需要从业资格证。

现如今,正经的主持本科起步,已向硕士博士蔓延不少年。

呵呵,佛学的确是个值得研究的学科,内卷啊,真滴是无处不在。

神乐问道:“今天你有没有查到新的线索?”

学生和尚大和说:“有,范围又缩小了一点,但直径也有两公里。神乐大哥呢?”

小和尚大哥前大哥后,神乐很受用,不过他又没有警方的关系,能查到个啥?

见他不言语,大和以为是有好消息,眉开眼笑,“我就知道,大哥这边肯定有新进展。”

神乐说:“进展个球,我今天唯一的收获就是‘车’。”

简短一个字,却让圆寸头的小和尚陷入了沉思。

“警方确实也将当天过路的车辆排查了一遍,但若有辆车一直躲着摄像头走......”

大和立刻拿出手机,打出电话。

神乐:ɿ(。・ɜ・)ɾⓌⓗⓐⓣ?

他不过随便一说。

如果是上贼车,比被人劫走好查,怎么会到今天都没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早见樱下班的时间快到了,大和依旧在打电话,神乐出言提醒。

也正是这时,大和放下了手机,表情微凛着说道:“不愧是神乐大哥,劫走早见小姐的的确是一辆车,不过是一辆公交车。”

霓虹大城市的主要公共交通工具是电车,一般公交车更受老人和学生的青睐。

从便利店到早见家刚好有一辆直达车,末班车是晚11点半,所以兼职期间不论早晚,早见樱均是乘公车回家。

大和把手机屏幕亮出来,上面是一段时长5分钟监控录像。

前期普普通通,3分17秒时,一辆稍显老旧的公交车驶过某处路口,乍看很平常,但是,“千业市根本没有这一趟车。”

“滴”~

新信息,大和打开来看,信息的内容是:录像中的公交车早在五年前便已停运,里面还涉及命案,具体需要进一步查询。

停运五年的车重新开始营业,有点离谱。

更离谱的在后面!

大和截图之后放大图像,这辆公交车......没有司机。

幽!灵!公!交!车!

这就不光是离谱了,都市怪谈当中幽灵车出场的几率相当不低。

这时,大和又放大了图像的另外一处,说道:“神乐大哥,您看看,早见小姐那天穿的是不是这套衣服?”

XX公交车虽然没有司机,却能看到后面的乘客,从监控的角度,只拍到三人,且不是全身,但从衣着能够确认是两男一女,女孩身穿某高中校服。

神乐回忆了一下,说:“没错,是早见桑学校的校服。”

他记得,那天的早见樱情绪不好,慌慌张张的,来便利店前未换回常服。

“那么……”大和说,“早见小姐极有可能被幽灵公车所掳走了。”

神乐问:“那天是周几?”

大和说:“周二。”

神乐抬眼,“今天也是周二,我们去车站等那辆车。”

说完这句话,神乐便往前走去。

“桥豆,桥豆麻袋!”

大和拦住说:“大哥,如果是私家车灵,数量有限,问题不大,公交车,动辄三四十头灵啊大哥!”

神乐:“什么灵?”

“就是鬼啊!”小和尚焦急地道,“我建议咱们先观察,最好您能多联系几位大哥过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神乐已经走上了十几米外的公交站台。

大和:“……”

他知道神乐实力强劲,可幽灵公车不比其它,上了车便是进了恶灵们的地盘,有时候还需要遵守它们的规矩,贸然行动与送死无异。

神乐却是冲他招招手,“这个世界有成精的妖怪我知道,哪有什么鬼,别自己吓唬自己。”

闻言,大和光洁的额头上开始冒汗,转瞬满头大汗。

正当巧,一辆刷蓝白漆的公交车缓缓驶来。

时间不早了,站台上只神乐与神乐身后的大和两人。

他们分别看向驾驶位。

神乐说:“没看见人。”

大和双目闪烁,苦笑道:“果然。”

和尚修天眼,佛法高深的法师光用那双天目便可令鬼物灰飞烟灭。

大和的年纪摆在那里,他的天目至多起到看破的效果。

而天目当中,一名章鱼头的男人用触手按下了开门键。

“呼”的一声,公交车的中门开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