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呵,继续装!

熬夜不是好习惯,以前神乐从来没有,感受不深,今儿熬夜后工作,最直接的感受便是犯困。

昨天忙碌了一整天,睡眠时间刚满两个小时,又是第一次,6~8点的时间段,他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扛过来的。

今天,他的工作依旧是打扫卫生,由于白店长对此要求极高,神乐栏杆擦得速度慢,不会有人说什么。

同事们对自己的态度依旧一般,昨天下午同为新人的梨衣倒是和他聊了些工作上的事,现在不在酒吧里,他便只能孤零零的干活。

一楼到二楼,神乐很认真很仔细,下面就是办公室。

神乐打起精神敲了敲门,无人回应,想来身为店长,那位白姐怎么可能像员工一样早九晚五,按时打卡。

推门而入,果然没有人,窗帘也没有打开,办公室光线暗淡。

“大白天的拉什么窗帘?”

神乐“哗啦哗啦”打开帘子,开始收拾经理办公室的桌椅沙发。

此时的一楼。

主管一雄四下扫了一眼,问道:“神乐没有来?”

一名侍应生回应,“来了,刚才还在楼梯上。”

顺着他的目光,穿西装看起来十分别扭的一雄看向二楼第一间办公室,若有所思,转身离去。

玉兰街酒吧面积不大,营业的也只有一层,两班员工加起来不过30余人。

梨衣的本体是魅妖,众所周知,不过她已被贴上了白井家的标签,也就没人敢找她的麻烦。

新人神乐真司有点不一样,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一名普通人。

在玉兰街工作,真正赚钱的地方与酒水没半毛钱关系,靠得是真正的实力,所以他们看来,神乐入职背后一定隐藏着秘密。

“我看到神乐又进店长家了。”一人说道。

众员工惊奇不已。

为什么要说又?

昨天下午面试,神乐可是在店长家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他最后被踹出来是事实,却未对入职造成半点影响。

还有一雄主管的态度。

主管大人的本尊放在古代乃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一雄听从店长的号令,而店长从来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一雄也就对有所胆敢靠近店长的人十分厌恶。

对神乐,他没有。

甚至每次他与神乐说话很客气。

“诶,你说神乐有没有可能是店长的?......”

“闭嘴!想死别拉上我们!”

“没错,老老实实工作赚钱不好吗,不想干跟我说,现在一个员工名额至少值1000万!”

......

很快,楼下恢复平静。

经理办公室也很安静。

因为神乐睡着了......

他今天可不是下班就能回家睡觉,本就有找机会补觉的想法。

只不过他以为自己能坚持到中午,不想一坐进沙发里便再没站起来。

“咔咔咔咔”!......

机械转动的声音。

办公室的侧墙打开,如是黑白职业套装的白颂前来上班。

她走出来之后,墙壁自行关闭,但白颂按下了暂停键,回去取了一张毛毯,盖在神乐身上,这才开始伏案工作。

玉兰街酒吧是除灵师协会千业分部,分管全市的超自然事件,与各大警局均有合作。

千业各警署只是分部渠道的一部分,而通过各渠道汇总来的事件首先会到她的手上,再由她分派外勤、内勤、发布等等。

所以,她这个“分部长”掌握着极大的权力,调查取证处理一套下来,只要是从这里出去的任务,报酬便将直接进入分部账户。

又因白颂完美主义,除了一些小事,其余工作皆是由她一人承担。

在本部,白颂有“工作狂”的称号,对此她不在乎,她只是在做分内之事。

……

“嗖”的一下,神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忙不迭的就要跑出去。

可能是刚的动作太猛,神乐的脑袋晕晕的。

等他缓过来,看清楚坐在办公桌后的白颂,更觉得尴尬,再看滑落大腿上的薄毯,心想这位白姐虽然不咋会说话,心地还是蛮善良的。

于是,神乐歉意地说道:“白姐,不好意思,昨晚朋友家里出了点事,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白颂伏案工作,没搭理他。

“那我先出去忙了?”神乐试探着问道。

白颂依旧看着桌上的文件,头都不抬。

很好,神乐刚升起的一点好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我上班睡觉,扣我工资总行了吧。”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还是在经理办公室里睡,莫说扣工资,开除也不过分。

可白颂就是不搭理他,这让神乐有些恼火。

冷暴力,没错,典型的冷暴力。

神乐一步步退让,毯子证明,白颂并不是很生气,却不给回应。

行与不行总该给个话不是,难不成为这点事就让他肉偿?

神乐的表情垮了下来,放下毯子几步走上去,将签字笔从白颂的手中抽出来。

呵呵,让你装!

然后更绝的出现了。

笔被抽走,白颂继续看文件,好像那根笔本就不存在一般。

神乐,炸了,不管其它,伸手去捏白颂的脸!

到一半他意识到不妥,速度有所放缓。

白颂不躲。

她居然不躲。

神乐还就不信了,这个女人真能当他是空气!

下一刻,一抹细嫩被神乐的拇指食指夹住,温凉柔滑,仿佛羊脂美玉。

白颂也终于抬起了头,不管神乐的手,问道:“有事吗?”

神乐:“没事......刚看到白姐你脸上有脏东西,帮你擦一下。”

说着,神乐的两根手指头揉了揉,与昨天不小心碰到东西相比,真实了无数倍,也更加得令人舍不得放开。

神乐的心跳加速,这是抑制不住的,从他手指上传导过来的脉搏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与对方展现出的平静一般无二。

“又想挨揍了?”白颂平平地问道。

神乐说不是,“我想问问白姐,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不认识。”

“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把手放开,出去工作。”

“好咧。”

神乐转身离开办公室。

看他愁眉思索的表情,白颂的嘴角弯起,待办公室的门重新关上,白颂说:“呵,继续装!”

白颂重新拿起笔,文件翻到下一页。

白颂擦了擦自己的侧脸,用手,而不是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