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早见樱的失踪

黑崎公寓,晚11点,神乐还没有回来。

这是神乐入住以来的第一次。

千代抱着小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表面上并无不妥,可谁看电视会在一分钟内换八次台?这样的情况已持续将近一个小时。

可想而知,小千代此时的心情其实应该是相当烦躁的。

鼻涕虫凑过去说:“酒吧工作晚点回来也正常,他的行李还在这里,跑不掉的。”

千代看都不看它,继续折磨神乐才搬进3103没几天的电视和遥控器。

这时老骷髅绿油油的登场,简单明了四个字,“线人来报。”

闻言,不仅是千代,全体恶灵的目光纷纷被吸引了过去。

线人也就是魅妖,乃千代大人安插在神乐真司身边的卧底。

女人和尚前来攻打黑崎公寓,再加上神乐失业,众灵便以为魅妖已经完蛋了。

不过既然老骷髅说是线人的报告,那么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魅妖就还活着。

【尊敬的黑崎主人,神乐真司先生已入职玉兰街酒吧,为更好的完成您安排的任务,我也混进了这里。】

【玉兰街酒吧是除灵师协会千业分部,分部长白颂是个很厉害的女人,今天下午面试,神乐先生在她的办公室里呆了1小时38分钟。】

【白颂也是个孤僻的女人,排斥与任何人接触,小妖严重怀疑她患有社交恐惧症。因此神乐先生也没在她身上讨到便宜,被从办公室里踹了出来。】

【还有一件事,今晚神乐先生试工,本来半小时前就该下班回家,但离开前神乐先生接了一通电话,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我听到一点点声音,里面好像说到了失踪。】

……

看完信息,众恶灵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神乐那小子还真是个麻烦精,刚解决完魅妖,又来了一名除灵师。”

“姓白,好古怪的姓氏……”

千代面对它们,手指门外,“都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好咧。”

众灵消失。

……

千业市的早见家,距离黑崎公寓并不近。

神乐记得早见樱说过她家就在黑崎公寓的下一站,害得他多跑了二十分钟的冤枉路。

玉兰街酒吧的工作还好,新同事跟他不熟,不太爱搭理他,不过有位叫做梨衣的女侍应生,同为新人,愿意带着他做一些基础工作。

好消息大概就是这些,坏消息则是哪怕到了晚上来玉兰街酒吧消费的客人也不多。

神乐的赚提成计划,需要客流量。

希望今晚只是个例。

而神乐来此的缘故,是早见樱的父亲早见英二的一通电话。

曾说过“不在乎永远做女朋友”的早见樱失踪了,就在肆田便利店暂停营业的前一晚。

英二爸爸说他们已经报了警,也知道此事与神乐无关,可随着时间的拉长,女儿安全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小,希望他能来家里一趟,帮一些小忙。

神乐只记得自己在早见樱失踪的前夜摊了牌,然后两人就变成了纯粹的朋友。

若说异常,早见桑那天的表现的确有点不对劲,还说什么家里出了事,早见爸爸却说根本没有。

“我和早见桑是朋友,希望我能帮上点忙吧。”

来到独栋小院门口,神乐按响了门铃,不多久一名面容憔悴的妇人开了门。

“早见妈妈晚上好,我是神乐真司。”神乐鞠躬行礼。

对面也是欠身,同时歉意地道:“这么晚打搅你实在不好意思,神乐桑,快里面请。”

看得出来,早见樱的母亲十分担忧女儿的安危,神乐便没多说什么,随着妇人走入前庭。

值得一提的是,道路两旁燃烧着白色的蜡烛,并未使用正常的照明设备。

跪坐在圆垫上,身穿类似中山装制服、一脸严肃的早见爸爸早见英二,神乐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对他的戒备之心。

“感谢神乐桑在休息时间前来帮忙。”

戒备归戒备,早见英二的感谢情真意切。

神乐被请坐下,说:“没关系的,我现在酒吧工作,玉兰街酒吧,离这儿不远,而且比起早见桑的安危,这点小事没有什么。”

“玉兰街酒吧?”

不远处一扇门从内打开,一名身披僧袍的少年走了出来,少年尚未正式出家,留着圆寸头。

他看向神乐,神乐也看向他,相互沉默。

少年僧人大和此刻终于明白,看似普通人实则比他还厉害的男人来自除灵师分部,也就怪不得男人那么强。

神乐忽悠过大和5元円,已经花干净,所以他这里更多是尴尬。

几秒钟后,大和先动了,向早见英二行了记僧礼说道:“早见施主,既然您请了这位先生,我觉得我就有点多余了,订金明天我会打回到您的账户,祝三位施主幸福安康。”

早见英二:“......”

早见妈妈:“......”

神乐:“......”

最迷糊的当属神乐,这都什么跟什么?

然而事关女儿的命,严肃脸的早见英二赶忙起身,“三戒师傅,您已经帮了我们不小的忙,怎么能说走就走,神乐桑并不是我们另找的除灵师,他只是我女儿的朋友。”

“朋友?”少年僧人蹙起小眉头。

“是啊,朋友,我原来和早见桑在同一家便利店工作。”

虽然不清楚这个小家伙又犯了什么病,直觉告诉神乐,促使小和尚“跑路”的原因与玉兰街酒吧有关。

神乐同样不清楚早见樱的失踪与和尚有毛线关系,但见早见爸爸出言挽留,他便也愿意出一把力。

大和继续蹙眉,“你是玉兰街的新职员?”

神乐:“今天入职。”

大和落座:“哦,那没事了。”

“......”

不管神乐是谁家的天才,除灵任务先来后到,他打不过神乐,不是还有他爹么,但若神乐来自发布任务的玉兰街酒吧,玩潜规则,他还抢个屁。

到时候神乐内部操作一下,大和出十分力赚一分钱,他又不傻。

现在神乐以朋友的身份出现来这里,大和朝他伸出五根手指,再伸出五根手指,意思是除灵的酬劳五五分成。

神乐点头。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掳走委托人女儿的鬼物等级未知,线索也不多,大和乐得接受强援。

神乐:决定个啥?

“算了,小和尚神神叨叨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