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既然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下去

神乐两辈子的面试经验集中在最近一个月,但关于面试的套路,尤其是低端职位,算得上有所研究。

酒吧侍应生,工作内容无外乎点单上酒再拿一些销售提成,比便利店员好一些,具体还得看玉兰街酒吧本身的客流量、销售规模等等。

碍于神乐在千业没根基没存款,每一个面试机会都要认真对待。

可这名姓白的经理实在是太奇葩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说出来的字能数得过来,最终他嘴甜叫了声姐,面试就通过了……

WTF,这地方不会表面卖酒实际做违法生意吧?

神乐愣在当场。

白颂说:“怎么,拿下新工作不开心?”

神乐赶忙摇头,并伸出了手。

此时他并没有更好的选择,哪怕继续找工作,也是一边工作一边找最为恰当。

桌面上,双手相握,神乐的手很温暖很有力,与另一只冰冰凉凉的小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之前他看腿已引起过一次误会,示意了一下便说道:“那店长……哦不,白姐,我先回去了,几天前家里遭了贼正在装修,我明天来上班,您看可以吗?”

白颂说:“可以。”

面试成功结束,神乐拉开椅子往外走,不得不说,这位白姐虽然为人奇葩,疑似也馋他的身子,还算通情达理。

桥豆麻袋!

神乐突然停下脚步,回身举手,“白姐,我还有个小问……题……”

又提莫尴尬了!

他不过是个小员工,走就走了,并不觉得白店长有起身向送的理由。

结果她送了。

前一秒距离神乐不足半米。

以至于神乐回身往上举的手刚好陷入一片柔软之中。

白色小西装里是同样白色的衬衫,这件衬衫呐,又大又白,而且货真价实。

神乐嘿然一笑,道:“白姐,我要说这是意外您相信吗?”

说完他才想起来收手。

紧接着,酒吧二楼炸响一声,神乐倒飞而出,灰溜溜地离开……

依旧是二楼,经理办公室,白颂站在窗口,面无表情,亲眼看着某人坐上公车。

“神乐真司,喜欢玩?”

白颂冷冷地说:“好,既然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下去。”

十八年前,白井家与神氏的婚约正式生效。

由于神家老爷子的强势,各大世家巴不得能把自家女儿塞进去。

可神宫健次郎的孙子神乐真司灵感值为零,也就是未来没可能有大出息。

再加上一些其它原因,白井家就变成了想要退出的家族之一。

好巧不巧的,婚书上姓白井的女孩半路夭折,不可能再完成婚约,白颂便以替代品的身份加入到了其中。

对此,当事人神乐不是没可能不清楚,但白颂自我介绍姓白时,对方眼中闪过了明显的欣喜与亲近。

他认出了她,又装模作样的聊什么上班、制造意外,不是玩是什么?

于是,二十分钟后,白颂拿出手机拨打出去,说:“让他回来上班。”

“啥?”

就快到家的神乐接到电话,差点爆粗口。

电话里的主管一雄说:“你的面试虽然通过了,工资待遇还没来得及聊,另外,酒吧的发薪日就在一周后,规定里面只有工作满一周才能领到当月的薪水。”

神乐看一眼时间,9月16日,换句话说只要他从今天开始工作,一周后就能拿将近半个月的薪水。

切,不就是多坐两趟公交车嘛。

神乐拍着胸脯说:“一雄主管请放心,我马上回去!”

……

就这样,神乐成为了玉兰街酒吧的正式员工,月薪15万円,提成另算,工作时间双班轮换,一班18点到第二天6点,二班是6点到18点,新人暂时没有夜班。

这里面有一点需要说,晚班工资是正常工资的1.25倍,极限算法计算,神乐基础月薪最高可达18.7万円!

“!!!”

乡下花钱的地方少,神乐另一段记忆所生活的城市也不算发达,直到来到千业他才明白什么叫做花钱如流水。

神乐默默YY了一下,玉兰街酒吧,认真工作,月到手的钱超过20万不成问题。

这些钱一半吃喝用度一半存起来,干上七八百年就能在东京买一套大房子!

“哈哈……呵。”

神乐换上侍应生制服,外套马甲领结,下面是皮鞋。

他对着镜子做了个加油的手势,“没错,神乐,你要加油!”

而随着神乐的归来,玉兰街酒吧另一名正式员工变得生无可恋。

下午白井梨衣见神乐真司进店长办公室一个多小时,以为这家伙胆大包天,渣两个还不够又对白店长下手了。

结果也如她所料,神乐被踹了出来。

当时白井梨衣的心情就像普通人中了1000万大奖,险些起飞。

玉兰街酒吧是白店长罩的,不怕黑崎公寓,至于那位传说中的神明,无法轻易行走于人间,她也就跟着安全了。

结果神乐真司又回来了,面试成功,今天开始上班……

ε=ε=(>Д<)ノノ!!

“啊啊啊!”

天呐,白店长也没能抗住神家的压力!

想到自己变相24小时的工作制,白井梨衣便是每天都要和神乐真司相处。

他向自己提过分的要求怎么办?

梨衣现在的身体与人类无异,且妖力被锁,相当于普通人。

还有白店长不怕黑崎公寓,她害怕。

按照约定她需要按时汇报神乐的工作情况,肆田便利店应该是没了,约定自然作废,可现在她与神乐真司又成了同事,倘若不报,黑崎主人把她抓回公寓怎么办?!

白井梨衣的脑子乱糟糟的,直到神乐走出更衣室来到吧台。

被白店长踹出办公室还能在这里工作的男人没人见过,更何况神乐是一名毫无力量的普通人。

种种迹象表情这个人有问题,一时间神乐变得无所事事。

莫得办法,白井梨衣上前欠身,“神乐桑,我是梨衣,要不你和我去擦一下厨房?”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白井梨衣选择勇敢面对。

神乐说:“好啊。”

此刻他的工资已开始计算,虽然是第一天,干耗着不叫事。

再者他两小时前刚得罪过白店长,极有可能被报复扣工资,坚决不能再被抓住把柄。

“谢谢梨衣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