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白姐

玉兰街酒吧距离市中心不远,算起来离黑崎公寓大概也是差不多三十分钟的车程。

神乐提前到达,随便找了个小店吃了份快餐,来到酒吧正门。

门锁着。

ɿ(。・ɜ・)ɾⓌⓗⓐⓣ?

神乐给邀约面试的号码打电话,这才知道玉兰街酒吧白天不营业,也就是说如果他能面试成功只需要上晚班。

从侧门绕进去,神乐发现自己想多了。

此时酒吧内虽然没有客人,男女侍应生已开始打扫卫生,做营业前的准备工作。

吧台前站着一名身高接近两米的西装大汉,朝他微笑点头,神乐则是在心里面咂嘴,着是无法将HR与肌肉猛男连接到一起。

还有一件事,玉兰街酒吧的侍应生们通通低头忙碌着,不远处有个手拿抹布的女侍应生却是满脸诧异地盯着神乐看。

神乐笑笑,以为又是该死的魅力惹的祸。

梳着单马尾的女侍应生跟着笑了一下,但是笑得比哭还难看。

“神乐先生,下午好。”

“下午好,一雄先生。”

神乐今日前来最主要的目的是面试,侍应生小姐姐的故事便被他抛在了脑后,上前与西装大汉打招呼。

大汉一雄微笑说:“神乐先生,您比约好的时间早了半小时,不过没关系,我们店长吩咐过了,您直接上楼见她就好。”

店长?经理?

神乐思考了下,心想大概就是经理的意思。

小小的侍应生,经理亲自面试,不至于吧?

搞得这么厉害是不是还有初试复试终试?

神乐边走边在脑子里吐槽。

另一边。

也就是女侍应生白井梨衣。

曾经的她是一只快乐的魅妖,不小心遇见了叫做神乐真司的铁渣男,被欺骗了感情,紧接着又被神乐真司的未婚妻抓住,变成了一名卧底。

再后来,她的身份暴露,被女人和和尚榨干了价值后,入职玉兰街酒吧。

他非常讨厌叫做白井惠理子的女人,有关黑崎公寓的消息,白井惠理子问什么她便回答什么,关于背景深厚的铁渣男神乐真司,白井惠理子没问,她就一个字没说。

几天前,她见白井惠理子鼻青脸肿地返回玉兰街,开心极了。

白井VS神乐一家,不管谁是胜利者她都很开心。

可是。

可是......她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神乐真司。

虽然玉兰街酒吧是除灵师协会千业分部,神氏与除灵师协会不是一路的,怎么就又遇上了呢?

“看样子他是来面试的......”

白井梨衣快哭了,“刚才他应该已经认出了我,那他入职之后继续玩弄我的感情怎么办?”

“还有他那个小未婚妻,他们赢了,我是不是得当回双面间谍?”

.・゚゚・(/ω\)・゚゚・.

白井梨衣在心中呐喊道:“白店长,这家伙就是个24K纯铁渣男,您一定要把他赶走,一定要赶走他,只要他不来这儿,我自愿为玉兰街酒吧打白工100年!”

......

走上楼的神乐刚吐槽完,来到经理办公室门前敲了下门,而后推门而入,轻手关门。

神乐微微欠身,“店长您好,我是神乐真司,这是我的简历。”

神乐算是经验丰富的面试者,言语和面貌都很精神。

不过坐在办公桌后面,身穿白色小西装的女人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批改着手上的文件。

神乐:“……”

有点尴尬,好像他进来的不太是时候。

“那什么,她让我上来的然后不理我,毛线意思?”

搞得神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在桌上的文件不多,神乐觉得应该不会等太久,便站在原地等待。

没料到这位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美女店长看文件仔细的程度令人发指,半小时过去,还有三叠文件没有看。

“得,我还是下去等吧,下面起码有地方坐。”

神乐摇头,准备转身,可就在这一瞬间,美女经理说了声,“坐。”

女人的声音清冷,似没有一丝感情。

神乐是那种从心之人吗?

显然不是。

所以他一屁股坐进旁边的沙发里,倒是看看今天的面试究竟有多难。

然后,又是半小时。

神乐中午吃得急,也没带水,自行走到饮水机,抽出一只纸杯接水喝水。

饮水机位于办公桌的侧面,可以看到未知名女经理的侧脸。

神乐扫了一眼,好长的一双腿!

本来他看不见腿,是对方批文件累了,大概在二十分钟前改成了侧坐的姿势。

如此他才能在不惊动主人的情况下欣赏到这道靓丽的风景线。

侧坐不好,容易伤腰,尤其那两条腿还是交叠的形式。

神乐想着提醒,但想到自己跟人家又不熟,便又趁机多看了两眼。

黑白配,白色小西装配黑色包臀裙,再往下就是那双轻薄黑丝包裹的美腿。

“怪不得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给我配这样一名女同事,每天多上半个小时班我也愿意。”

神乐有点想笑,笑自己戏太多。

就算他能在这家酒吧工作,长腿美女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家里的六份婚书没处理完呢,哪儿有工夫招惹其她人。

想到这儿,神乐收回了目光,看到……未来顶头上司的目光不知何时已经挪到了自己这里。

“哈哈,哈,店长您好,我是神乐真司,这是我的个人简历。”

神乐尴尬一秒,再一次主动出击,上前将简历放在了办公桌上,自然而然坐到了对面。

美女经理:“嗯。”

不接受不拒绝,继续伏案工作。

“……”

神乐想要捂脸了,他大大小小的面试早破了两位数,但如此奇葩的面试官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呵,那什么,店长,要不我还是下去等吧。”

神乐起身告辞。

“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这是白颂今天说的第三句话。

神乐:“我的意思是今天您比较忙,我明天再过来。”

此话的潜台词就是不面了嘛。

这一次,白颂放下了笔,换上平视的坐姿,双手环抱于胸前。

她说:“我姓白。”

神乐诧异。

来自彼岸大国的姓氏,满满的亲近感。

只是她介绍完自己姓什么便又沉默了。

神乐接招?

“白店长?”

白颂蹙眉。

“白经理?”

白颂继续蹙眉。

难道是不够亲切的原因?

神乐放开胆子叫了声,“白姐。”

白颂伸出一只手,“恭喜你,你被录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