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别拦着我,我要咬死他!

“!!!”

飘在天上的千代愣住了。

少女努力想了想,爷爷过世前似乎的确说过婚约之事。

老人传统,对类似的约定尤为看重,当时千代不过六七岁,听不懂也没当回事,大概就是知道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叫做神乐真司。

“啊!......”

白裙少女落荒而逃。

喜欢哭、喜欢笑以及骷髅头诡异也傻眼了。

那枚钥匙很显然是它们做的,不过是觉得好玩。

现在却不是好玩那么简单,虽然婚约之事不算稀奇,可日向千代,享年13岁,莫说她从来都没想过嫁人,她这样哪怕想嫁也没办法嫁。

客厅角落,后背紧贴墙壁的日向千代说:“你们,把他给我扔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他!”

爱笑恶灵忍俊不禁,“别啊,小千代,他应该就是上面写的神乐真司,这是你的家,也算他半个家,哪有回家被扔出去的道理?”

爱哭恶灵呜呜道:“回家,被扔出去,好可怜,吵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

由于不再是披头散发,日向千代露出了那张虽然苍白但是俏如桃花的瓜子脸。

少女捏着小下巴想了想,说:“可以。”

随后便跟着一群五颜六色的恶灵等神乐醒来。

晚7点、8点、9点。

沙发里的神乐轻轻地打着鼾。

日向千代一拳捶在爱哭恶灵竹竿般的身体上,“他摆明了要在这里过夜,他就是头猪,你也是猪吗?”

绿光骷髅头飘上前,以睿智的口吻说:“那我们把他吓醒吓跑好了,就像对付之前的那些房客一样。”

神乐真司是来“探亲”的,没有恶意,确定也不是什么除灵师,没必要下杀手。

对此,千代未作回应。

她已像现在这样生活了三年,和当年天真烂漫的少女渐行渐远,更不可能再回去,突然冒出个未婚夫,她的心情只能用“复杂”两个字来形容。

她不想再看神乐一眼,不针对这个人,而是害怕想起过去,自己会发疯。

下一刻,爱笑恶灵招招手,“这个我最擅长,保证5分钟之内完成任务。”

茶几上的婚书“pia”的一下拍到了神乐的脸上,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不过不疼。

神乐醒来了,因为呼吸不畅。

他起身揉了揉眼睛,发现外面的天完全黑了,起身寻找客厅的灯开关。

一下。

灯没亮。

一下。

还是没亮。

房间里安静得吓人。

爱笑恶灵伸出两根黑乎乎的手指,神乐却是“哦”了一声,回沙发继续睡。

“……”

半空中,大球般爱笑恶灵逐渐收敛笑意,一记响指让电路恢复正常。

还没来得及睡的神乐眨巴眨巴眼睛,说:“原来是有延时功能的灯泡。”

一句话,某些恶灵已经憋不住想笑了。

此时,3103室内依旧安静,卫生间忽然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

重新起身,神乐揉了把小腹,想放水,而且有点饿。

“还没有人回来吗?”

神乐走进卫生间开灯,解开裤腰带释放,结束冲水,转身面向洗漱台上的镜子......嗯,还是那么帅。

突然!

一只带血掌印拍在了镜面之上,五只掌印、十只掌印,最后几乎布满了整面镜子,血水流淌,汇入洗手池。

神乐后退了一步,脸上尽是凝重的颜色,“头发该剪了,不知道城里理发得比乡下贵多少钱。”

打开水龙头,“哗哗”的血水喷涌而出,神乐却像没看到一般,洗了把脸,回沙发盘腿坐好,顺手打开了电视。

“!!!”

“!!!”

笑恶灵急了,疯了似的冲向神乐,“这个人类就是块木头,放开我,让我咬死他,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猪一样的人类?!”

一群恶灵抱腰抱腿抱胳膊,劝说道:“不至于、不至于,他怎么也算半个日向家的人,冷静,冷静......”

这时,又是绿光骷髅头站了出来,它的声线苍老嘶哑,睿智的姿态始终如一,“这个小子应该是那种灵感值比较低的人类,胆子比较大,不把诡异当回事,所以才会对鬼斯的手段不感冒。”

神乐已经开始点外卖,日向家的人不回来,他也不能一直饿着肚子不是?

又是突然!

屏幕中蹦出一颗大号的骷髅头!

神乐一边滑动手机界面一边念叨:“买一份便当好呢,还是来一份拉面?”

同一时间,电视跳台,一部限制级恐怖片自行播放。

神乐扭头,这一次他看到了,绿光骷髅头随之欣慰,“只要让他心生恐惧,后面就好操作啦。”

可看电视里的女鬼撕扯啃咬,肆虐村庄,神乐的眼皮开始打架,“不行不行,我一看恐怖片就犯困,起码得等日向家的人回来再睡。”

“啊!......”

绿光骷髅头的上方升腾火焰,“这个人类就是个怪胎,气死我了,你们别拦着我,让我咬死他!”

一群恶灵死死地抱住老骷髅,为首的刚好就是之前被气疯的鬼斯,“哎呀,不至于、不至于,他怎么也算半个日向家的人,冷静,冷静,哈哈哈!......”

3103的客厅乱作一锅粥。

“噗嗤”~

角落位置,始终看着一切的日向千代也忍不住笑了,笑容灿烂,虽仍未多看神乐一眼,但是说:“你们今晚谁能把他吓跑,我就放谁离开。”

霓虹,千业市,黑崎公寓,建造至今已有几十个年头。

按理来说,这座公寓早该迎来拆迁改造,但由于其紧邻市中心,预算太高,便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保留到了今天。

有人说,黑崎公寓之所以没人敢碰是因为闹鬼。

网上公寓始终保持着可租赁的状态,且价格低得离谱。

结果但凡住进这里的人几乎都遭遇过诡异事件,最长的租住时间不超过一个月。

还有便是哪怕搬离此地也要倒霉好一阵,被车撞、摔断腿、掉河里……一个赛一个吓人。

久而久之,除了一些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提及黑崎公寓没有谁不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实际上。

三层九扇大门里的确住着灵,以3103的地缚灵日向千代为最。

黑崎公寓不欢迎人类,对同类的灵,千代大人一直秉承着只许进不许出的方针。

“!!!”

“!!!”

3103客厅,一群妖魔鬼怪闻言激动不已。

外面的人类看来,黑崎公寓可以称之为禁地,可它们这些真正的住户并不是禁地主人,而是禁地里的囚犯。

“你说的是真的?”

“千代大人,真的放我们出去?”

……

二十几只怪物你一言我一语,吵得千代烦躁。

随即,千代指向墙上的挂钟,“距离天亮还有不到9个小时,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沙发上的神乐主动离开了公寓。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是外卖员的电话。

对方说找不到神乐录入的收货地址,刚巧神乐对这儿也不熟,莫得办法,只得他这个客户下楼接外卖。

“……”

如此就变成恶灵们和千代大眼瞪小眼。

爱哭的“鼻涕虫”说:“我去把门锁上,这样他就回不来了。”

笑灵鬼斯身体一横:“桥豆麻袋,我堂堂鬼斯大人居然被一名蠢得不能再蠢的人类打败,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绿骷髅头周遭荧光闪烁,“吓人,我们可是专业的,怎么可以主动投降?”

两位恶灵的领军鬼物驳回了鼻涕虫的提议,它们发誓,这绝不是为小千代刚才说的“离开”飚演技,完全是看叫做神乐真司的愚蠢男人不顺眼。

没错,它们要从正面击垮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