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明的血亲

当晚,白井惠理子来不及治好身上的伤,火急火燎地赶到了距离市中心不远的玉兰街酒吧。

“女士,请等一下、等一下!”

不顾阻拦,白井惠理子直接冲上二楼。

酒吧二楼从来都不是随便上的,不过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朝楼下摆了摆手,酒吧一楼的秩序便很快恢复。

“白颂!”

白井惠理子带着12分的怒火踢开了办公室的门。

黑衣男人拦在前面,说道:“惠理子小姐,请您冷静。”

此刻,长方办公桌后,如是白色外套的姐姐白颂正在批改文件,白井惠理子不管这些,继续向前冲。

黑衣男人无可奈何,只得催发气力,将其按在墙上。

正常来说,惠理子不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但下午的一战她消耗了太多的法力,“普通人”惠理子又怎么可能是式神的对手。

“放开我,快放开我,一个是这样,全家人都是这样,白颂!有了靠山之后你真是厉害了啊!”墙上的白井惠理子挣扎道。

办公位置,白颂缓缓地合上文件,又将签字笔扣好,才将那张雪山般的鹅蛋脸抬起来,“你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你这样跟街头的泼妇有什么分别?”

“切。”白井惠理子冷笑,“没错,白井家的女人都是泼妇,你姓白,跟我没关系,不对,你现在改姓神了,神乐姐姐,逗弄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很有意思的,对吧?”

白颂微微蹙眉:“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装,你继续装,你男人刚揍了我一顿,别告诉我,你不清楚!”

白颂哪儿来的男人,就算有,也不是现在。

可白井惠理子这副被气疯了的状态不像是演出来的,既然不是,那么中间就一定有什么误会。

“你就装吧,哈哈哈哈!”

白井惠理子一巴掌拍开高大式神的胳膊,甩出一张纸,带着嘲讽的笑声扬长而去。

“小姐,惠理子小姐她?......”式神保镖双职的男人想说点什么。

白颂摆手道:“不用管她,吃点亏对她来说不算坏事。”

说话间,白颂已经捡起了地上的入职简历。

【神乐真司,20岁......】

白颂瞬间陷入沉思。

几秒钟后,她吩咐高大男人,“一雄,你去楼下问问白井梨衣,问她在便利店工作的时候是不是有个叫神乐真司的同事。”

“是,小姐!”

式神一雄躬身退出办公室。

其实不用问,白颂已然猜到了大概。

神乐真司来到了千业市,在便利店找了份工作,白井惠理子要对付黑崎公寓,魅妖去过黑崎公寓,两方人就此撞在了一起。

然后,白井惠理子被神乐真司揍了一顿?

白颂的食指敲向眉心,“这个不对,神乐真司灵感值为零的事不算秘密,他无法修炼,神家又从来都不对神明感冒,不可能是白井惠理子的对手,惠理子身边还有四名来自镇国寺的和尚。”

这时,式神一雄带着答案回来,神乐真司确实就是那个神乐真司。

新消息加入,事情的脉络更加清晰。

神乐真司住在黑崎公寓,地缚灵王日向千代生前与他结有婚约。

婚约之事,白颂不在乎,从来不在乎。

而神乐真司之所以这么强,“应该是受到了老爷子的庇护。”

神乐的爷爷神宫健次郎号称行走在人间的神明,神明要护佑一个人不是难事,更不用说那个人是神明的血亲孙子。

“神乐真司......”

白颂轻轻念着,高耸的胸口略显起伏。

“呼”的一声,个人简历化为灰烬,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只她自己知晓。

……

黑崎公寓。

鬼斯、绿骷髅等一众恶灵们在白井惠理子几人离开之后便破除了封印。

那几个家伙对黑崎公寓决计是蓄谋已久,见面不开打,请出一樽木质佛像强行令恶灵们坐下听经。

等它们回到公寓楼,战斗已然结束。

众灵浩浩荡荡地赶往3103,见千代无事终于算放下心来。

不过!

这只是重点的一方面。

还有便是,打退短发女和和尚并非千代,而是......神乐真司!

关于公寓的战斗,众灵基本不会让千代参加。

因为千代是地缚灵,力量来自怨气,一旦爆发便将失去理智。

最后的结果,敌人指定没有好下场,怨气收回需要时间,它们这些友军也会有灵命危险。

可千代说敌人不是她打跑的,而是下班回家的神乐,差点让众恶灵把下巴惊掉下来。

它们其实看到了一些,以为是幻觉。

再三确认,依旧很难接受。

这本来就很难接受……

老骷髅它们与四个和尚接触过,知道和尚虽然是靠佛门法器才将它们困住,自身本事同样不差。

法器皆不是死物,如果随便一个人就能够驱使还了得。

然后神乐真司一打四,不,是一打五,以胜利告终,还是一边倒的战斗,打跑了敌人神乐连皮都没掉一块。

真的很难接受。

……

3103室。

神乐又有钱了,但家被搞得一团糟。

这件事坚决不能告诉千代,他是哥哥,要面子哒。

于是神乐下楼买了几枚灯泡,先让3103的照明系统恢复正常。

短发妞来捣乱时主卧次卧的门关着,门有损伤,两间卧室完好无损。

神乐开始清扫地上的玻璃以及各种碎屑,敲开3101的门,说03没事,不用担心。

他没忘3101的绿森老爷子和日向家的关系不错,怕被告黑状。

好在老绿森当时不在家里,不知道楼里进了坏人,事故就算压了下来。

看着神乐鬼鬼祟祟出去倒垃圾,绿骷髅三个在半空中怀疑灵生。

鬼斯笑呵呵地道:“你说当初我们真对他下杀手会怎么样?”

鼻涕虫回答:“应该会被打死,呜呜呜。”

鬼斯说:“我们打不过他?”

绿骷髅睿智地道:“刚才我又把那份婚书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小千代是谁家的孩子你们都知道吧,神乐小子的爷爷是神宫……”

最后三个字它光比划没说。

“不会吧?!”鬼斯鼻涕虫异口同声。

绿骷髅:“如果你们认为自己能咬死神明的血亲,尽管去,咱们三个反复实验过了对吧,他的确是个普通人,尽管去。”

正这时,鬼斯猛拍骷髅脑袋,“混蛋,快看快看,那小子开了千代房间门,他要睡千代的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