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赔钱!

短发小姐姐,神乐记得。

带和尚的小姐姐嘛,虽然长得没他们家小千代可爱,作为曾经的销售人员与客户,神乐主动打了招呼。

白井惠理子,愣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双重场域与外面四位师兄的存在。

就像她说的,黑崎公寓最强地缚灵并非没有弱点。

只要让她的怨力爆发,日向千代便会进入短暂的虚弱期,白井惠理子手握强力法器,有信心在此期间将其封印。

没错,是封印不是杀死,但封印了日向千代,捣毁黑崎公寓任务的难度瞬间就会变成零。

现在日向千代手下的恶灵都被四位师兄短暂封印了,黑崎公寓里为什么还会有人?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下班回家。

白井惠理子也想起来了,这名青年是魅妖躲藏便利店的店员。

不对!

惠理子脑子有点乱,而且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于是便说:“小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给我出去!”

神乐:ɿ(。・ɜ・)ɾⓌⓗⓐⓣ?

感觉短发小姐姐好搞笑。

“这是我的家,是我要你出去才对,不过看在你买过店里的烟的面子上,我可以邀请你进家里喝杯......”

神乐边说边往前走,3103的门开着,里面的狼藉自然而然落入眼中。

“pia”!

便当跟着掉在了地上,神乐张大了嘴。

3103的门莫名其妙打开,门口站着一名短发小姐姐,而3103被搞得像爆破现场一样。

“你对我家做了什么?!”

哪怕接连碰壁,哪怕便利店关门,神乐依旧保持着良好的心态。

至少他知道这些不好与他人无关,不应将自己的不爽发泄到别人身上。

可,可这特码也太过分了!

“砰”!

白井惠理子一掌,切在了神乐的脖颈之上,“你已经被恶灵迷惑了,过后你就会明白。”

神乐说:“我不明白!这是我家,准确的说是我朋友家,哪儿特么来的恶灵?!你把她家搞成这幅鬼样子,还要打晕我跑路,别做梦了!”

说着,神乐一把抓住白井惠理子的手腕。

惠理子,又愣了,这次更甚,乃至吃惊。

她的一掌,力量不敢说多么强大,附加了法力,换成小鬼,现在已经坐上了前往西天极乐的飞机,普通人受佛法的影响较小,但也不可能一点感觉没有。

白井惠理子抽回手......抽不动。

“你放开我!”

神乐说:“你赔钱,我放手。”

“混蛋,这里是凶宅,千业第一凶宅,住着王级的地缚灵!”

神乐被气笑了,“你干嘛不说我被恶灵附体,连我一块超度?”

白井惠理子:“......没办法了。”

金!刚!掌!

漫天金光凝在掌心,惠理子平拍,一掌印在了神乐的胸口。

神乐:默默地看着她。

白井惠理子几近抓狂!

为什么,老娘一个佛法双修的天才,会对一名普通人束手无策,她一朝顿悟的金刚掌,比之佛门的金刚手印强大数倍,结果居然对被恶灵缠身的普通人无用......

不可能!

白井惠理子根本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

公寓楼下,四名手拿禅杖的僧人走上楼梯。

楼上的争吵与打斗他们能够听到,依照原计划,此时他们就应该上去协助白井师妹封印地缚灵王。

然而只听“嗖”的一声,一道身影摔落下来,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口中的白井师妹。

四人连忙接住,急切地问道:“师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侧脸红肿的白井惠理子羞怒地说:“计划有变,楼上还有个怪物......”

正说着,神乐“噔噔噔”走下楼梯,带着滔天的怒气,冷笑道:“怪不得死活不肯赔钱,原来是还有帮手,好,我就五个一起打,今天不把修房子的钱赔了,谁都别想走!”

四个大和尚:四脸懵逼。

重新落地的白井惠理子道:“别理会他,他是个疯子,我们先将他制服,再上楼除灵。”

一名大和尚说:“时间来不及。”

白井惠理子:“不打败他,我们进不去那扇门!”

说完这句话,她便退出了黑崎公寓。

这里是恶灵的底盘,法力受到压制,白井惠理子就不信了,她们五个一起上会打不过一名普通人。

“砰砰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闷响,黑崎公寓门外,神乐看着跟前的四柄禅杖,一根一根折断,然后扔回给躺在地上的和尚们。

“赔钱。”

白井惠理子:“……”

和尚们:“......”

惠理子已确认自己的咒术、佛法对对面的小子无效,力气又不如这小子,打不过他。

而和尚们是第一次见到佛掌无效,金刚锁链无效,甚至佛门经文无效的......人类,正在怀疑自己的僧生。

话说他们也算镇国寺的武僧,武技方面不如专修的武僧,却也不应该被一名毫无修炼痕迹的普通人按在地上打。

事实却是他们被打了,四人当中最小的僧人24岁,从没受过如此之大的挫折,佛心不稳,被打哭了。

神乐蹲在哭泣的和尚面前,几分无奈,“我也不是非要打你们,可你们私闯民宅,把我家毁成那样,还拒不赔偿......要不这样,修房子的钱你们出,你们的医药费从修理费中扣?”

和尚无声的流泪。

神乐看向其他人,“你们呢?怎么都不说话了,就算现在报警,你们也得赔钱。”

他不是没想过报警,可走警察局的程序到赔钱时间太长。

小千代上寄宿学校,又不是住监狱,总有放假的时候,若是让千代看见家里成了这样,神乐哪儿还有脸再在日向家继续住下去?

“算了,你们爱说不说,钱到位就行了。”

语罢,神乐开始搜索和尚的钱包,找到之后抽出里面的万円大钞,零钱留下。

如法炮制,其余三名和尚的钱包相继干瘪。

最后是白井惠理子。

神乐犹豫一秒下手开搜。

“你敢?!......”

神乐没什么不敢的,短发小妞的身材还不如早见樱,摸两下又不掉块肉。

四只钱包合计二十八万,不算多,买家具买电器之类之类,应该是足够了。

完事,神乐说:“你们谁留下个号码,如果剩下钱我转给你们。”

另一边,四名和尚相互搀扶地站了起来,转身败走;白井惠理子受伤不严重,但被陌生男人摸遍全身所带来的羞耻对她的打击更重。

“爱留不留,一群不讲道理的家伙。”

耳听着神乐的叨念,和尚们想吐血。

白井惠理子没有吐,离开场域范围,立即掏出手机调查神乐的身份。

不一会儿。

“滴”~

【神乐真司,20岁。】

【亲属:神宫健次郎,祖父。】

看完神乐入职简历上所填的个人信息,惠理子笑了,仰天大笑,随即怒吼道:“白颂,你这个贱人!亏我叫你一声姐姐,贱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