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玉兰街酒吧

元气满满的第二天。

神乐将一封新写好的信投进楼门外的邮箱,开开心心上班。

提前拿到工资是好事,确保神乐不至于在下月的工资日前饿肚子。

好消息自然要和朋友分享,神乐尚未扬名立万,不会往乡下寄信,此外最关心他的人就是可爱的小千代,顺便他还在信里提及到了早见樱,说有名便利店同事追求自己。

神乐说他知道那不是喜欢或者爱,只是同事被他的颜值吸引,然后说千代那么可爱,应该也面临过类似的情况,想向千代请教一下处理的方法。

鬼斯、老骷髅两个目送神乐离去,相继摇头。

“傻小子一个。”老骷髅说道:“哪能在与未婚妻的私密交流当中提别的女孩子?”

圆滚滚的鬼斯却不这么认为,“面对魅妖还能保持冷静,这份心性就很难得。而且他很诚实,你看小千代的脸蛋阴了一礼拜,教训了那头魅妖也没好多少,但看完神乐写的信已经开始上网看裙子了。”

“嗯,小千代开心就好。”

虽然两头恶灵对神乐与千代的恋情依旧不看好,小千代开心,它们这些老家伙便跟着开心。

因此,它们选择性无视了神乐的身份,无视了他以普通人类的身体安稳地生活在黑崎公寓等等事。

小千代一天不讨厌他,它们便一天不会聊这类煞风景的话题。

......

肆田便利店。

神乐与另外一名兼职同事交接班,稳稳地站在了柜台后面。

中午吃员工内部价的工作餐,未起什么波澜。

为将追求变成纯粹的友情,神乐做好了准备,一周的接触,他对早见樱的行事风格有所了解,相信今天肯定能有收获。

正想着,门口的风铃被吹响。

神乐抬头看,一名身穿黑色紧身外套的短发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的气质偏冷,五官亦是冷漠的节奏。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女人同行的还有两个僧袍和尚。

女人+和尚,这个组合着是吸引眼球。

难道女人是代发修行的小沙弥?

或是俗家弟子?这个世界的和尚庙与尼姑庵合并啦?

神乐微笑道:“欢迎光临。”

“哒”~

女人直接站到柜台对面,清冷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神乐看。

神乐现是在工作,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与客人起冲突,随即他又笑了下问道:“请问有什么能够帮您?”

女人操着略显沙哑的嗓音道:“给我来包烟。”

神乐说:“好的。”

却没有动作。

“需要我出示成年的证明?”

“不。”

神乐让开来说:“我对烟不怎么熟,刚才在等您报品牌。”

又过了几秒钟,女人看似随意地点了款女士香烟,掏出钱包,“再给我个打火机。”

这个神乐熟,而且打火机本就没啥挑选的余地。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女人撕开包装抽出一根叼进嘴里。

这时,神乐提醒道:“女士,店内禁止吸烟。”

左侧的墙上贴着公告。

女人说好的,招呼两名和尚走。

等她们离开便利店,点燃香烟的女人问道:“发现什么没有?”

一名和尚回答:“有妖气。”

女人挥挥手,“有也是小妖,而且我们是跟着黑崎公寓的气息追到这里的,黑崎公寓是我这次来的主要目标,面对线索,我们要有耐心。”

“阿弥陀佛。”

两名和尚行佛礼。

随后,三人就此分道扬镳。

行动时他们是队友,生活中女人是女人,和尚是和尚,和尚要去哪儿蹭饭跟她没关系。

一根烟见底,女人叫来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玉兰街酒吧。

路上她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勾起嘴角笑笑,毫不在意。

“亲爱的姐姐,我来你的地盘,你不亲自招待一下我怎么说得过去呢?”

“小时候我可是极少愿意陪你玩的人之一。”

……

玉兰街酒吧,千业老牌酒吧之一,白天不营业,不过隔壁店有个小门可以穿到酒吧内部。

白井惠理子下了出租车,轻车熟路地打开侧门,路途大概一百米,酒吧的工作人员已开始工作。

扫视一圈,她坐上吧台的卡座,问侍应生:“你们店长在吗?”

说着,白井惠理子伸出一只手,温暖的光芒微微闪烁,证明了她的身份。

见此,男侍应生的表情变化不大,显然是经常接触这种人,“女士您好,我们店长有些忙,如果没有要紧的事,我可以......”

“不可以。”

白井惠理子打断了对面的话,说:“我是她妹妹。”

简单几个字,比之刚的法力展示好用无数倍。

男侍应生放下正在擦的高脚杯,一根手指按下耳上的耳机,转身说了句什么。

约莫一分钟,他转回来,同时施放笑意,“大人,白店长在楼上办公室。”

“谢谢。”

说完,白井惠理子走下卡座,拒绝了侍应生引路好意,沿着楼梯上二楼办公区。

酒吧店长,没有这种职位,所以她的姐姐应该是在经理办公室办公。

跟自家姐姐,惠理子不会客气,推门而入。

陈设简单的办公室当中,一道全白的身影正在欣赏街景。

“姐。”

“坐。”

姐妹两个都是简练的人。

白井惠理子坐进了长方办公桌旁的沙发,掏出只抽过一根的白嘴香烟。

白衣女人说话了,“我的办公室不允许抽烟。”

“好的。”

在姐姐面前,妹妹弱势,最重要的一点是白井惠理子打不过姐姐。

白井家不分长幼,拳头硬就是最大的道理,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但远道而来的惠理子哪里会被两句话吓到,莞尔一笑改为提问:“假如是他要抽烟,姐姐也要训斥吗?”

背对着的白衣女人说:“他不抽烟。”

“已经见过了?”

“没有。”

“姐你这么大位美女,居然有男人放着不来吃,千业距离神冢才几十公里诶。”

“你想死。”白衣女人说。

白井惠理子举手投降。

她是妹妹,有血缘关系的,聊姐姐的男人倒是不会死,别的就不一定了。

不过哪怕明知道不愉快她也不打算放过这个话题。

白井惠理子手中的烟盒转来转去,最终又换出一副俏皮的笑脸,“那姐,你就甘心一直在这里等他?”

“不然呢?”

白衣女人转身,“白井家已经死了一个女儿,再逃一个,给那位手里递刀子灭族?”

雨中女人、白衣女人是同一个人,离开村庄,她再无敬畏,如同一座孤傲的山峰。

假如白井惠理子是冷漠,她就是雪峰,而且是阴云散去之后令无数野外运动爱好者垂涎的雪中高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