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先收俩小弟
  • 从兄弟连开始浪
  • 白忙活
  • 2578字
  • 2022-03-15 19:12:07

D日,也叫诺曼底登陆日。

炮弹在空中炸开一朵朵炫丽的烟花,不少飞机都被打烂,当场爆炸或者是失控坠毁。

伞兵们被迫提前跳伞,像蒲公英一样缓缓降落。

地面德军四联机炮像野兽一样咆哮着,空中随风飘落的伞兵们像活靶子一样被虐杀,绝大多数还没有降落就已经牺牲。

“哗啦。”

李安发现自己失重从树枝间砸落,距离地面还有两米左右时身体却被猛地向上拉了一把,降落伞挂在树上让他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

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潮涌一般袭来。

托尼·唐,二十岁,出生于M国洛杉矶,孤儿,参军之前刚刚失业。

和那些所谓积极向上的爱国青年不同,托尼·唐参军并不是听了所谓的号召才参军的,只是为了回来之后能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若是能在战场上捞一笔死人财的话,退役回来完全可以自己经商,让自己后半生过上富裕的生活。

怀揣着这个梦想,托尼·唐参军成为了美军101空降师506团E连士兵。

经过两年的艰苦训练,托尼·唐以下士的身份任职九班班长。

这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同时也到了战况最为惨烈的时候。

就在托尼·唐以为自己没机会到战场上捞钱时,同盟国决定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而法国北部的诺曼底则成为新局开端的要冲所在。

1944年6月6日,美国101空降师506团E连奉命空降这个枪火密集的海滩,托尼·唐随着E连来到诺曼底上空,他们的任务是夺取梅力山头。

战场,我来了。

金钱与荣誉,我来了!

就在托尼·唐准备大展身手,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狠狠捞上一笔时,空降地点出现了偏差,而他被一颗机炮子弹擦掉小半颗脑袋后勋命。

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

李安心里嘀咕一声,伸手摸了一下头。

要是少了半颗脑袋,那多难看呀。

还好,被削掉的半颗脑袋还在,甚至没有一点伤痕,只是头盔破了一个大洞。

这么说我穿越到了兄弟连?

做为SSS级强者,李安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哪怕前世提到李安的名字就能吓的兰利那帮人尿裤子,李安的一生还是有着不少遗憾。

既然老天爷重新给了一次机会,李安决定以托尼·唐的身份重获一世,弥补前世的遗憾。

换一种方式活着,先从这该死的战场开始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融合了原主的情感,李安现在对抢在二战结束之前建功立业、狠狠地捞上一笔有种特殊的执念。

好吧,就当是借了你身体的报酬,先满足原主小小的愿望。

建功立业、捞钱,享受幸福人生。

也不错,是吧。

李安伸手在身上摸了下,手里多了根断掉的绳头,武器装备和补给品也因此不翼而飞。

这是D日绝大多数伞兵的遭遇,想要在这个糟糕的日子里活下去,首先得想办法补充武器装备才行。

幸运的是,挂在腰间的刺刀还在。

李安刚刚伸手将刺刀拔出来,敏锐的耳朵就听到脚步声传来,跟着就看到树下距离自己不足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两名德军士兵。

在这种情况下德军士兵是绝不会考虑留活口的,通常看到敌人就会扣动扳机将其猎杀,不会在乎对方是否有还击能力。

李安面临着同样的局面,两名德军士兵发现他后立即抬起枪口并扣动了扳机。

不会这么倒霉吧,刚穿越过来就被击杀?

李安抢在德军士兵之前行动,双腿向上一抬,身体就一个凌空翻越,“哗啦”一声像鸟一样没入枝叶之中。

“啪啪啪......”

枪声也在这时响了起来,德军士兵的第一波袭击打了个空,急忙抬起枪口追击,只是根本看不到李安的身影。

李安已经在没入枝叶的时候用刺刀割断伞绳,然后借助降落伞和枝叶的掩护藏了起来,跟着身体又如同鬼魅一样顺着树身滑下,藏到敌人看不到的地方。

德军士兵却还在一味的朝着空中射击,直到打光枪里的子弹。

在两人补充弹药的时候,李安像一头猎豹般从树后冲了出去。

不到十米的距离,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两名德军士兵面前,跟着手中的刺刀划破了两人的喉咙。

“呼。”

李安吐着气,心脏加速跳动已经到了一个极限。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刚才那一系列的动作已经让这副身体有些承受不住。

太弱了。

李安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换作以前,两名普通德军士兵能对自己构成威胁?

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两具尸体倒了下去,刺刀还在滴血,李安的目光却已经落在右侧相距不远的灌木丛上,用纯正的曼哈顿口音讲道:“出来吧。”

对面没有动静。

李安脚尖一挑,德军士兵的Gew43步枪就到了手里,枪口指着灌木丛的方向说:“再不出来的话我就开枪了。”

“别开枪,我们出来。”

略微发颤的声音传来。

“哗啦。”

灌木丛里发出响声,跟着就见两名身穿美军制服的士兵举着双手走了出来。

“别开枪。

自己人,我们是82师的。”

82师?

李安眉心微紧,这降落地点可真是偏的离谱。

“闪电。”

“雷鸣。”

两个大兵立即回道,算是对上了口令。

李安示意两人把手放下,见两人身上有M1步枪就讥讽一声:“怎么,你们俩刚才是打算看着他们杀了我吗?”

“不是,我们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手而已。”

“是呀,我们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厉害,自己就把问题给解决了。”

两个大兵连忙回道,面色却有所羞愧,显然两人说了谎。

李安也没有责怪对方的意思,站在眼前的两个美国大兵估计连喝酒的年纪都不到,虽然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但是手上还没有沾过血。

在这如同炼狱般的诺曼底,他们感到害怕也是正常的事情。

刚才那种情况,两人看着李安被射杀的可能性更大。

一是恐惧让大脑反应不过来,二是他们也担心开枪后会让自己暴露。

开玩笑,到处都是枪声和炮声,这边即使开枪也不会被其他敌人察觉到。

即使有人真的听到,过来查看的可能性也非常低。

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很忙。

“你们的部队呢?”

李安问。

两人摇了摇头,估计现在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

“在找到你们部队之前,要是愿意跟着我的话就一起走吧。”

李安一边在死者身上搜集武器装备一边讲道。

在这种情况下,凝聚一切可以凝聚的力量是非常有必要的,可以极大限度的增加存活的机率。

李安有了收两人做跟班的想法,至少可以替自己打打杂。

两人相视一眼。

李安是下士,而两人都是二等兵,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跟着有经验的人有保障。

况且,李安刚刚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已经折服两人,心里已经将李安当成偶像一样看待。

“我们跟着你!”

“你们身上有地图吗?”李安问。

两人都摇了摇头,除了M1步枪和少量炸药之外,他们的武器装备并不比李安多多少。

在这种地方,要不是遇到李安的话,两人活下来的机率非常小。

李安将武器装备又分了些给两人,并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名字——托尼·唐。

这两个大兵一个叫约翰,一个叫史密斯。

和李安想的一样,他们还没有到喝酒的年轻,完全就是生兵蛋子,只有一些理论知识。

即使跟着李安,两人也无法掩藏内心的恐惧。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被扔到这种环境下,感觉到恐惧都是正常的,也不需要有什么羞耻之心。

不过,战场能让一个人迅速成长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