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借粮Get,成功

  • 穿到亮剑成后勤
  • 云镜云
  • 2027字
  • 2021-12-05 16:36:34

李家峪,赶路五个小时,孔捷终于来到了新一团的驻地。

“一连长,就在这等着。”

甩一甩马鞭,孔捷下命令道。

“是!”

这里只是新一团的驻地外围,驻守的是新一团一营,营长是张大彪。

作为跟着李云龙一起爬雪山,过草地过来的老兵,张大彪对自家团长的这个老战友孔捷那是相当的熟悉。

他也听说了,这位孔团长所带的独立团之前跟坂田联队打了一场遭遇战,现在正在小谊庄修整。

小谊庄那个地方可不算什么好地方啊,在心里盘算一番,他也大概知道孔大团长此次来的目的了。

不动声色地递给通讯兵一个眼神,通训兵了然于胸,慢慢退出去,往团部跑去。

他们的小动作虽然隐蔽,但孔捷那可是在大大小小几十场生死对战中活下来的,通讯兵的离开被他看在了眼里,可他什么也没说。

张大彪虽然是一营长,可是这事他也不能做主。

端起张大彪递过来的白开水,孔捷喝一口,等待着在新一团当家做主的李云龙的到来。

“哈哈哈,老孔啊,你这老小子终于有时间来看老子了!奶奶的,想死老子了!”

人未到声先到,一杯水喝完,李云龙那形象都喊骂声传来。

孔捷放下搪瓷杯,站起来走到门口,刚好碰上笑的满脸褶子的李云龙。

“耗子不来无粮的仓,我这是有事来了!”

没跟李云龙客套,孔捷开门见山。

李云龙身形一滞,深深看了孔捷一眼,孔捷避也不避,就这样两人眼神对撞。

自然,孔捷眼睛里的坚定也被他看在了眼里。

李云龙心头一个咯噔:看来自己这个老战友今天是铁了心了,不好交代啊,要不给这小子一些像样的东西,这小子估计要跟自己断交。

“哈哈哈,你看你说的啥,你咋算是个耗子呢,你家里有几斤香油我还是知道的。”

李云龙将孔捷又按回座位,还很殷勤地给递上一支烟。

“老孔啊,试试,这可是我从旅长那里顺来的,只有这么一盒,听说是朱总指挥给的。”

接过卷烟,一旁的猴子给点上烟,屋子里瞬间烟草味飘起,另一边的张大彪深深顺一口气,烟草味顺到肺里,面上很是享受。

李云龙看这小子这么没出息,气的一脚就踢了过去,嘴上还骂骂咧咧:“你这小子,就知道给老子丢人!”

张大彪顺势跑了,孔捷给了猴子一个眼神,猴子会意,出门,带上门,站在五步开外,神情警惕,担任起了警戒任务。

房间里,一根烟燃完。

李云龙正准备从桌下掏出地瓜烧,孔捷一把拉住了他。

“别急,老李啊,我跟你说,我这次来是有目的的,其他老子也不要,就要粮食,你也知道老子现在那个驻地周围的情况。

本来独立团还可以去县城周围的炮楼打打,改善一下生活,可谁想撤退的路上碰上了坂田联队,那一仗,真的是把我的家当都给打空了。

独立团本来就是一个民兵性质的部队,战斗力本就没有主力团,旅属团强,现在这么一搞,部队只剩下不到六百人。

一个人一张嘴,那都是要吃饭的啊,最起码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部队只能修整恢复了,老李啊,我也不怕你笑话我,我这个团全团上下粮食不到六千斤,你说那点东西够吃几天啊。”

孔捷不等李云龙说话,就像倒豆子一样将自己的现状给说了一遍,期间更是叹气连连。

李云龙之前也知道点独立团的情况,可却不知道情况竟然会这么严峻。

武器枪炮哪个部队都缺,孔捷虽然外号叫二愣子可却不代表着人家傻,这东西他肯定不会开口,真没想到自己这个老战友竟然是来借粮来了。

罢了罢了,独立团也不容易,刚成立一年,大型战役还没打直接就遇到了敌人的反围剿,百分之八十新兵就这样贸贸然地被赶上了战场,只一个照面就损失三百多人,听说连带着政委都没了,自己就当给老战友援助了。

思索良久,孔捷又喝了两杯水,李云龙终于松口:“这样,老孔,粮食这东西没问题,现在刚过夏收,秋收也就快了,新一团也不宽裕,给你匀十五天的粮食,共计两万斤。

你也别着急谢我,先说好,这粮食肯定不会有细粮,细粮之前就被旅长给调给了野战医院,老哥我现在也没有。

还有就是十五天内,你小子必须要把独立团给搞起来,老哥我可是已经盯上了一块肥肉,要是你小子,嘿嘿,就不要怪我不带你吃肉了。”

孔捷很是感动啊,真没想到李云龙这么一个老战友竟然会这么给力,不仅要给自己援助还要带自己吃肉。

独立团之前打了几次大仗,将底子都给打薄了,就在一年前,独立团吸收了七百多名新兵,当时的总部正处于不稳定期间,也顾不得安排独立团。

就这样在重重巧合下整个独立团的新兵率竟然高达百分之八十,要不是政委李文英的思想工作做得好,独立团团内肯定就会出现不小的动乱。

可谁想到,本只是打打炮楼,围堵围堵伪军的独立团竟然会在后撤的路上遇到了敌日军第四旅团第三联队——坂田联队。

坂田联队可跟往常碰到的那些鬼子不一样,整个联队下辖5个步兵大队约4000人,是日军的精锐部队。

这双方刚一碰面,独立团团内新兵率太高的问题就突显了出来,不到半个小时,就伤亡了三百多人,要不是周围的七七一团跟七七二团给独立团支援,说不定独立团这个编制就这样被打没了。

“行!我给你保证,十五天,十五天后独立团肯定又是一支能战之师。

老李你都给我搭台唱戏了,我要是不去那岂不是不知好歹了。”

孔捷将杯子往前一送,虽嘴上没说什么感谢的话,可所有的情感却都融入了这一动作里。

老战友之间并不需要将话挑明,只需要靠默契就足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