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再会新一团
  • 穿到亮剑成后勤
  • 云镜云
  • 2042字
  • 2021-12-27 20:42:56

“这些,你们直接送到郑院长那去,告诉他,那是我老李给他搞来的!”李云龙指使着后勤连长。

“李团长,这都是啥啊,刚刚赶路的时候部长都不让我们快走,就好像是怕摔破什么一样。”

这个连长并没有听到周军他们几个之间的谈话,所以自然而然也就不知道那些个大木桶里装的都是啥。

这次大运输,他本是负责第二队运输,谁想就因为部长一句“走慢点!”硬生生让迟出发的第三队给追了上来,现在想想老林那得意的样,这位连长就相当的不舒服。

“这啊?好东西!”

李云龙才不会说实话,要知道这东西自己还没有呢,要不是因为自己之前答应过副总参谋长要给野战医院提供营养品,说不得这么点好东西自己非要劫下来点不可。

“额”

“别傻愣着了,还不赶紧干活去!”见人还傻愣在那,李云龙一个大巴掌就拍了下来。

“嘶!嘿嘿,李团长,你这手劲可真大!”

“别贫了,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团长,记住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称呼我为李厂长,知道吗?”

李云龙再三强调。

“嘿嘿,这话说的,谁不知道你李大团长的大名啊,你这完全就是在总部放假来了,想必不出半年你肯定又是一个主力团的团长了!”

这位连长目光看的很远,说起话来也不像是没上过学的大老粗,反而分析的头头是道,直击问题中心。

“你小子,叫啥!?”上下打量着这位连长,李云龙突然起了爱才之心。

“我?我叫李成昌。”

“上过学?”

“嗯,家里之前找了个私塾先生,我跟着学了两年。”

“不错不错,文化人!”李云龙很是赞赏,虽然自己是个大老粗,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但这也不妨碍他赞赏文化人不是。

说来也怪,李云龙一直觉得自己是很尊重读书人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遇到政委,他李云龙就看哪哪都不对,之前在新一团的时候就跟两任政委都不对付,这事最后都上升到需要旅长调节的程度。

“谈不上什么文化人,就认识几个字。”

这话明显就是在谦虚了,李云龙可知道,这位连长还挂着总部帐房先生呢,这要不是文化人,张万和怎么可能会这么安排?

“行行,去吧,就是一些营养品,你送去给医院里的兄弟们补补,赶紧的!”

“是!”

“老李,怎么?我这刚不在你就准备谋朝篡位了?”张万和的声音远远响起。

“我这哪敢啊!”李云龙讪讪。

“小陈,去,带李厂长去被服厂去!”

“李厂长,刚刚得到副总参的命令,这个月被服厂要出两千套军装!”

“是!”

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作为走过草地,爬过雪山的老红军,李云龙很有这个觉悟。

不管是一线作战的主力团团长,还是后勤的被服厂厂长,李云龙最多就是嘴上碎碎念两句。

被服厂,李云龙正式走马上任。

简陋的被服厂工厂里,几个缝纫机人停机不停,整个被服厂分为三组,日夜不停地工作着。

一个月后

“厂长,我找到了,那个周记杂货铺。”

李成昌跑来汇报。

“小成,干的不错,以后我走的时候一定打报告带着你,打鬼子!”李云龙很满意。

副总他们真是太小看他李云龙了,真以为离了新一团,他手里就真没有可用的人了吗?

笑话,自己是谁,那可是敢正面硬抗坂田联队的人物。

看看,看看,这就是他老李的个人魅力,这才一个月呢,自己就从总部这挖到一个人才,这速度,要真让他再待下去,说不定最后张万和这后勤部长还真可能成光杆司令不可。

“那李团长,说定了,他们老说我小,我都十七了,能上战场了!”

“对,是个男人了!”

此刻,一个男人的心愿成功实现。

又一个月

“少爷,你这是准备去哪?”丁一询问。

“去找丁伟。”

“丁伟?新一团团长?”

“对!”

“不对啊,少爷,没听说你还认识丁团长啊?”乙一疑惑。

“我不认识啊!”

“那你找他做生意干嘛?”

“谁说我要跟他做生意了?”

“那你这是?”

“我去找人家帮个忙。”

新一团

“周同志?你可好久没来找我了,怎么,今天这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一营营地,得到消息的张大彪给周军倒了一杯酒,客套的问道。

“哈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最近不是在县城里做点小买卖吗,为了日后能少点麻烦,我就托了点关系。

这不,前段时间我约人喝酒的时候听到这么一件消息,听说有一支特殊小队昨天在掘井小太郎大队部修整,我们这才刚刚从敌人的包围圈里逃脱,再想想这支队伍,我觉得他们来的也太巧了,这不,就来找部队汇报来了。”

“哦,是吗,什么小队?周同志你亲自见过吗?”

“这也是奇怪的地方,昨天整个县城并没有进入什么陌生人,这群人就跟是从天而降的一样,要不是这人昨天刚好在大队部做事,说不得我还不知道县城里还有这么一支小队呢。”

周军装作很感慨,昨天一听他就在店里苦思冥想,这事该怎么说才算是符合逻辑。

按着原剧情,这支小队执行的都是特殊行动,所以这支特战队肯定不会驻扎在县城这么小的地方。

再按着山本一木的警惕作风,为了保证每次行动的神出鬼没,行动过程肯定就是尽量的隐蔽行踪。

这点可以算周军话里的漏洞,也可以是周军所能利用的有利点:

因为没人知道,所以周军可以自由发挥,并不会有人跳出来反驳,但同时,也因为没人知道,周军的这个消息被人重视的程度肯定很小,说不定还会被人直接忽略。

在独立团,周军就曾隐晦地提醒过独立团岗哨的,可当时的孔捷并没有在意,所以周军就打消了提醒独立团的念头,反而是决定跟新一团的新团长做一个交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