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新居

  • 穿到亮剑成后勤
  • 云镜云
  • 2167字
  • 2021-12-20 20:00:00

团部

“这是咋了?”周军躺在属于自己的草床上,看着屋里慌慌忙忙收拾东西的李柱子问道。

“前边说是送来了几个重伤员,这里的地方要先空出来,安置他们。”将安静的纱布,零散的药品收拾好,李柱子看着周军。

“那我呢?”周军懵了,自从来了这里,自己可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这一下子让自己往哪去啊!

“你说呢?还不收拾?”李柱子可没有把周军当成宝贝疙瘩的自觉,反讽刺起来那真是不留余地。

“可是我要去哪儿啊?”周军抱着自己的小背包,可怜兮兮。

“恭喜你,你成功跟我住在一起了,开不开心,高不高兴?”李柱子笑眯眯地看着周军,给他爆了这么一个消息,静待着他的反应。

“额,好像也不是那么高兴。”周军懵逼地回道。

“不高兴也只能那样了,你就忍着吧!”李柱子不开心了,转身出去,一点也不想搭理这么不会说话的人。

“额,这世界到底是咋了,说实话都不行了,唉~”周军一副小媳妇样,跟在李柱子身后一步一挪往自己以后的住所而去。

李柱子作为一名可以看病的医生,在独立团虽说不是享受到什么特殊待遇,可单间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还是能够满足的。

推开一间木门,外面的太阳透过房门射进屋内,屋里的布置一目了然。

“李哥,那个这个屋里只有一张床,我应该睡在哪里啊?”周军小心询问,一点也不像在触及眼前这位的霉头。

“你在山庙李咋睡就在这里咋睡,咋了,这里人少,你还嫌弃不成?”一个反问,成功将周军后面的问话堵了回去。

放下小包,周军委屈地出门找木板去了,他才不傻,在山庙里那是没有条件,现在自己都要有自己的宿舍了,还不好好捯饬一下自己的狗窝,那他还咋好好跟周公女儿约会啊。

在村子里找了一户木匠,在付出十斤粮食的代价下,成功让人给自己简单打造了一张单人床。

老人带着自己的儿子在院子里忙碌,周军则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看来这穿越也不全是坏事吗,瞧瞧,这卯榫结构的做法可真神奇,不需要用工具进行测量,只凭借老师傅的一双利眼跟一双巧手,这一个个部件做的是刚刚好。

将部件一个个运到周军的新居,三下两下将部件组装完毕,一张小床就组建完成了。

从仓库里掏出自己做的简陋的床垫铺好,在往上铺一床棉布做的床单,再将自己分到的那床薄被叠好。

搞定!

看着自己的杰作,周军很是骄傲。

此刻的李柱子并不在,所以没骄傲一秒,周军整个人完全就萎了,这逼装的竟然没有观众,这没成就感。

外面的忙碌周军当然听见了,可他一点也没有要出去帮忙的意思。

这并不是他不热心,反而还是因为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本就是一个身份敏感的人,要是现在表现得过分热情反而不妙,很容易被人认为事项打听什么军事机密。

周军对于自己的定位很清晰,独立团只是自己暂时的落脚点,等做好几庄生意,积累足够的本金后,周军就打算找一个隐蔽的山沟沟把镇子里的那些人都给提取出来,游戏里的小镇怎么也是虚拟的,周军的野心可大了,他想要在现实中真正拥有一个自己的小镇。

至于后勤工作,那当然也不会放弃,这可是周军跟八路部队打好关系的资本。

在周军的计划中,他要组建一支特殊的运输小队,为自己这个神奇的游戏金手指提供遮掩,能少在人前出现就尽量少出现,这样双方才能更好地相处。

在外面的嘈杂声中,周军重新点开了游戏界面,原先只有一个人的道路上突然又多了一个人,上面的介绍也更周军想的那样:名称:乙一……

十天多了一个人,这速度也还行。

周军在心里心算一下,很快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两个人,也还凑合,再等等,等到独立团换防的时候自己先告诫孔捷一声,以报这段时间的收留之前,等这些事都做好后,自己再悄悄离开,只要暗地里提供支援就够了。

周军现在计算的很好,可他忘了五千年以来老祖宗还有一句话流传下来,那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在美滋滋的计划跟外面嘈杂声中,周军渐渐进入梦乡。

午夜十二点,大部队的跑步声与拉物资的骡车齐齐响起,惊醒了在睡梦中睡的正香的周军。

趁着月光,周军发现李柱子竟然一晚上都没回来。

“这一仗是有多惨烈啊,忙到现在都没回来。”周军自言自语。

感叹完毕,压抑住心里想要出去的蠢蠢欲动,周军迫使自己转移注意力。

哎!这里的夜生活真的是要逼死周军的节奏,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更没有各种各样的夜间娱乐活动,每天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生活被迫规律的周军背上那几颗才冒出来的小痘痘这几天都消了,就连皮肤这几天都好了几分,都快赶上以前说的那种牛奶肌了,虽然这也是因为自己平时没少喝牛奶的缘故。

“唉,我这该死的魅力。”摸着自己的皮肤,周军自恋道。

“咳咳咳!”突然,昏暗的屋子里传来了别人的咳嗽声,周军在床上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一声“我cao!”脱口而出。

一时间,什么入室杀人,什么间谍入侵都浮现在了周军那脑容量不大的大脑里,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把小刀,这还是自己前天跟老林班长特意讨要的,为此他还付出了一头肥猪,可贵了!

“谁!”周军强行镇定。

“哈哈,哈哈,原来你也又被吓一跳的时候啊!”李柱子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平时周军老是一副乐嬉嬉的傻笑,真没想到原来被吓是这么一个反应。

“柱子?”周军小心试探。昨天叫人家李哥,被人家好一阵嘲笑,经过解释周军才知道这位李柱子同志竟然只有十七岁,于是周军就改了称呼。

“对啊,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是谁?”李柱子没好气回道。

“忙完了?”周军关心。

“嗯,忙完了,困死我了,我先睡了,有事明天说。”一阵热闹后,李柱子终于是挡不住困意的袭来,直接敷衍道。

“好!”周军乖宝宝状,将头埋进薄被,自我催眠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