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火药上交

  • 穿到亮剑成后勤
  • 云镜云
  • 2151字
  • 2021-12-11 10:53:47

第二天,被阳光照射的周军脑袋很疼,接过小战士端来的凉水喝下,状态稍微缓解。

忍着呕吐的不适,周军打量起了自己身处的这个房间。

昏暗的光线,土黄色的墙体,一个军用水壶孤零零挂在哪,屋外有人声传来,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勉强被人扶着,周军掀开布帘子,一个熟悉的汉子跟一个有点书生气的人正在商讨着什么,还时不时在桌上的地图上写写画画。

见惯了云地图的详细,桌子上模模糊糊只能看到几个地名的地图周军竟看不懂。

“咳咳!”

看不懂就不看,周军可不是会为难自己的人。

“周兄弟!你醒了?”

孔捷看见来人,扔下手里的铅笔,热情地上前紧紧握住周军的双手。

“孔团长,你这是?”

“这不是昨天说的那座炮楼吗,我们正计划拔掉它。”

“要打仗了吗?!”周军显得有点兴奋。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是不会体会战争的残酷的,他们只会觉得新奇,热血。

周军就是典型的例子,到这个世界十来天了,周军整天无所事事,虽然期间做了点小事,可周军始终觉得自己毫无用武之地。

虽然他的身体素质不好,但经历过现代和平精英等游戏的洗礼,再加上小时候用弹弓射鸟的回忆,周军一直觉得自己即使算不上神枪手,可打枪肯定也有一定的准头。

这不,一听有仗打,男人内在的那股热血一下子就被点燃,蠢蠢欲动起来。

“不一定,我们正在商量。”

好男儿谁不志在四方,这也是孔捷他们计划的一部分,要是让他们张嘴跟周军要装备,有点违反纪律,想来想去,团部参谋们还是认为这种事应该由周同志自己提出来。

“商量?还商量什么啊,打啊,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人家都将眼线插我们家门口了,要是无动于衷岂不是对不起支持我们工作的老百姓。”

一瞬间,周军觉得自己此时有三米高。

“老弟啊,我们当然也知道这么一个理,可是部队实在是缺少重火力,小鬼子们的炮楼坚固,要是没有重火力协助,团里估计要损失一半人才能搞定!”

孔捷满脸愁容,周军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了,没有重火力,想要拔掉这个据点只能靠战士们的生命去填。

这是周军不想看到的,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将要出口的话吞下,周军一时间也没有好的办法,自己仓库里徒有火药,并没有重火器啊,这可怎么办?

周军眉头紧锁,看的一边不明所以的孔捷等人急得跳脚。

“这样,团长,重火器不好搞,但我有一批很好的黄色炸药,你看能不能找几个能做炸药包的工匠,我们临时做一批。”

“黄色火药?”

“对,黄色火药。”

“多少?!”

“三吨多,有点少,但这炸药威力很强,一公斤就可以炸掉这么两间屋子。”

周军简单介绍道。

“这么强!”

众人唏嘘。

兵工厂因为缺少硫酸,外国常用的一些炸药是制作不出来的,只能制作一些黑火药填充手榴弹,这也就造成了兵区造的手榴弹有时候会哑火,质量太差,即使爆炸了,有时也只炸成两半,弹片的杀伤效果极其的糟糕,这种手榴弹在战斗中常耽误事,一般时候团级部队并不喜欢。

当然这也只有在有选择的时候,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兵区造就兵区造吧,有就不错了,挑啥挑,用李云龙的话说就是:能拔脓的就是好膏药,有总比没有强。

孔捷的独立团没有李云龙富裕,所以也不可能看不上人家兵区造,可兵区造的效率太低,还优先提供给主力团,独立团一年到头能拿到十箱就不错了。

比如说现在,全团上下手榴弹不到三百枚,要是没有周军的火药供给说不得孔捷最后还要去求外援。

现在好了,有了周军承诺的三吨火药,在找几个会做炮仗的老乡,先制作个三十多个,再在团里选几个机灵点的趁着夜色摸过去,丢了炸药包就跑,简单轻松。

孔捷激动了,拉着周军的手就不放。

“周兄,那火药在哪,放心,你火药一到位,不出三天这个据点肯定能给拔了。”

“行,那你派人跟我去拿,在一个山洞里。”

“好好好,猴子,叫上警卫排跟上。”

将军帽戴好,孔捷做出一副亲自要去的架势,旁边的三个营长也随着跟上。

见此情景,周军不免心里庆幸自己的未雨绸缪,经过药品一事,周军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要是什么东西必须自己到场,那样很容易暴露。

在再三的尝试下,周军发现只要不离开自身范围一公里,物资可以随意取出,但必须花费一金币进行定位,虽然肉疼,但为了解放自己以及不引起怀疑,周军觉得必要的花费都是应该的。

这不,今天就用上了。

一行六十人浩浩荡荡朝着后山出发,一个小时后,一处断崖边,周军指着离地三米高的洞口说道:“就在那里,为了防潮,特意还盖了雨布,搬运的时候小心的,不要把包装给拆了。”

“好!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上!”

因为周军的提醒,这次众人特意带了两个梯子,顺着梯子爬上去,山洞里一览无余。

山洞并不大,满打满算有个五十平方,被雨布包装堆的满满的,两人一组将一立方米的火药小心搬出,放在带来的大箩筐里,地上的人放线,箩筐慢慢地落地。

不等众人反应,孔捷先上前查看一番。

捏出少许,在手掌心里搓了搓,火药很快松散,不想黑火药那样疙疙瘩瘩的。

“好啊,好啊!”孔捷很是高兴,留下林班长在此地监督,孔捷一把揽着周军又朝团部而去,看这架势,说不得还要再喝一顿。

周军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喝酒啊,真是想不明白了。

“团长,我不能在喝了!”周军认怂了,不认也不行啊,这再喝下去非得中毒不可。

“哈哈哈,想的美你,酒呢已经没了,你就算想喝也不可能了。”

孔捷哈哈一笑,啪啪啪地拍在周军略些单薄的后背。

“那团长我先走了,打仗的时候记得要找我啊!”

运用小技巧从大巴掌下逃脱,后退两步,周军还不忘提醒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