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要见孔捷了?

  • 穿到亮剑成后勤
  • 云镜云
  • 2070字
  • 2021-12-31 16:20:33

周军重新进入睡梦时,小沟这边却忙的热火朝天。

将最上面的木箱搬下来,林班长亲自上前查看。

拿出铁楔子,将两边的铁钉撬开,最上面的是密实的防水布,四角还很讲究的塞了棉花防震。

掀开防水布,一瓶瓶药品整齐排列在木箱里,一排十个,共四排,这一箱就是四十瓶。

瓶身上的字符林班长并不认识,但他也不在乎这些,组织战士们将药品一箱箱摆在骡车上,最后只剩各两箱留给团部。

“黑子,你拿着这个清单,一定要亲自送到旅部王参谋手里,听见没!”

老林班长紧紧握着黑子的手,再三叮嘱着。

“班长,你放心吧,我一定亲自送到!”

这件事的重要黑子很明白,车上虽然名义上拉着的是药品,可实际上却是一条条战士们的命!

郑重地向着众人敬一个军礼,黑子爬上一打头的一辆裸车,甩起鞭子,一声“啪!”,骡子嘶叫着往前跑去。

骡队朝着小路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人影,老林才抱着剩下的药品返回。

“团长,药品数量核对过了,3吨,只多不少,这两箱是我特意留给团里的。”

团部,林班长将两箱药品一一打开,让孔捷查看。

“这东西你直接交给柱子,看看怎么用,对了,剩下的药品你安排了吗?!”

孔捷在原地激动地走来走去。

“安排好了!二十辆骡车已经出发,随队五十人负责保护,我让黑子他们注意一点,能晚上行路就晚上,安全为上。”

“哈哈哈,好好好,很好,老子就不信了,老子这次立了这么大一个功,旅长还好意思惩罚我们!”

“团长,你的意思是旅长想要惩罚我们?为什么?”

一听旅部要有惩罚,老林立马就急了。

“没啥,不就是这次我们打的太窝囊了吗,听说现在那个坂田连队已经成了我们386旅的宿敌,旅长说了,不管是谁,见一次打一次,绝不姑息!砰!”

一拳头锤在桌子上,孔捷半点也没感觉到疼痛。

“…”一提到坂田连队,老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作为后勤,这次败仗也有他的一份责任,要是他平时多准备一点物资,独立团不至于打的那么惨烈。

“团长,既然哪位周同志真的这么厉害,是不是我们能让他多资助一点军火?”

团长恢复正常后,老林再次提议道。

独立团实在是混的太惨,整个团全部加起来有一千二百人(一营长招兵四百人),步枪却只有一千支,就算是这样,其中却还有一些老炮筒,甚至一些步枪的膛线都已经磨平,比烧火棍都不如。

把这些抢拿到战场上,能不能射击暂且不提,有些枪甚至会直接炸膛,伤到自己人。

全团上下子弹数量更是不多,按着人头算下去,每个人分不到五颗,手榴弹更是一人一枚都分不到,其他的重火力更是少的可怜。

药品这件事对于老林来说只是他的一个试水石,现在的药品就是黄金,或者说比黄金还要金贵,这位周同志现在能搞到这么稀缺的药品,那军火肯定更没有问题了。

老林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团长。

这件事有点大,并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团部后勤能绝对的。

“呼~”一口烟吐出,孔捷沉思着。

按着他的行事作风,这个人这么重要肯定是要往旅部汇报的,可在旅部有命令之前自己给自己捞一点好处好像也是无可厚非的啊。

眼睛一亮,孔捷说服了自己。

既然如此,那要怎么开口就是个问题了。

“老林,这样,今天晚上你给炒点小菜,叫上周同志,给人家接接风!”

孔捷想来想去,想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酒桌文化。

现在人的想法很简单,要有什么不好提的事,只要两口酒下去,那就都成了顺理成章。

“行!”

老林一口应下,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自己收藏的那点花生该怎么处理了。

午饭时间,看着跟战士们蹲在一起啃窝窝头的周军,老林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苛待这位功臣。

在心里暗自愧疚两秒,老林良心发现地多给他加了一个两合面窝窝头。

看着眼前比自己两个拳头还要打的窝窝头,再看看自己好不容易啃掉一半的窝窝头,周军心里的羊驼跑过一群又一群。

在这个时代里,浪费是一个不能存在的词汇,可周军知道自己的食量,一个窝窝头顶天了,现在再加一个,难道老林是看自己不顺眼,故意为难我?

不不不,不可能,不信你看狗蛋那垂涎三尺的样子。

抬头朝老林友善一笑,趁着老林离开的空荡,周军眼疾手快地将窝窝头夹给了正在长身体的狗蛋。

阻止狗蛋那泪眼汪汪的感激,周军端着碗急着转移阵地。

“唉!那位,同志,你~”

老林一拍脑袋,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吩咐团长的交代了,按着记忆来到周军蹲着的地方,话刚出口,就看到周军撤退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这是咋了?”

老林问狗蛋。

“不知道,可能是三急吧。”

埋头苦吃,狗蛋随口说道。

“嗯,有道理,等会我再找他吧。”

自言自语,老林转身处理自己的事去了。

将最后一块窝窝头咽下,舀一勺汤,周军美美的喝完,舒服!

“周同志!”

老林的声音不合时宜地想起,叫的周军浑身一僵,心里还以为班长这是秋后算账来了。

“额,林班长啊,你看你,老周同志周同志的叫,多见外,你叫我小军吧,亲切!”

见势不妙,周军本着要掌握话语权,赶紧随意找一个话题聊着。

“你说得对,行,那我就叫你小军。”

“对,就应该这样。”

“小军啊,我刚刚忘记了,之前团长说今天晚上要见你,说给你接风。”

“团长?”

“对啊,团长。你还没见过我们团长吧,我跟你说,团长这人挺好的,是一个老红军。”

老林一提起老红军,面上就很是自豪。

战争是一个绞肉机器,不少的战士已经掩埋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能坚持这么久的十不存一。

孔捷这一老红军的身份确实很加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