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二人决裂;江湖再见定取你狗命

  • 曲尽红颜
  • 苏绮陌
  • 2192字
  • 2021-11-30 14:32:14

沈老爷看戏似的瞪大了双眼,故淮安猛的从腰间抽出长鞭如同毒蛇似的飞向逍雪陌,逍雪陌腾空一跃,被长鞭逼退好几米,想不到才过去两年,他的鞭法既然能使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故淮安再次出鞭,地板拔地而起,纷纷飞向逍雪陌。她眸子一皱,拔出腰间长鞭,长鞭如同旋风将飞石一一击碎。

尘埃飞扬,二人仇视,故淮安冷声道:“今日你故意破坏我的婚礼,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逍雪陌瞬间泪目了:“代价?我们在江城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我找了你两年,我管谁去补偿呢?我从未想过,你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

故淮安紧握双拳,在江城的快乐时光历历在目,她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姑娘。可是为了成为武林第一,那又如何呢?

二人激烈的打斗起来,沈钰很是着急,无数的鞭击声传来,漫天尘埃,视线模糊,只能模糊看见白红两个身影打得不可开交。

故淮安似乎更胜一筹,他知道逍雪陌的所有缺点,节节胜利,暗中一鞭击中她的小腹,她的小腹曾经受过伤,是她的致命缺点。

逍雪陌被他击倒在地,口中鲜血涌出,她捂住小腹,如同刀绞的疼,这是十三岁时,为了保护他被恶犬咬伤的地方。

故淮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这个局面只能这样做了。

“你走吧,别来纠缠我了。”

纠缠,他管我对他的爱和思念叫纠缠。她的眼泪模糊了视线,觉得自己又蠢又可笑,只不过两年而已,一切都变了。她还天真的幻想着找到他,就有了依靠,就能好好生活,重建家园。她内心的幻想和对未来的憧憬,通通都眼前这个男人摧毁了。

“江湖若再见,我一定取你狗命!”逍雪陌撕心裂肺的说道,她吹了一声口哨,鬃马跨过人群停在她面前。

逍雪陌翻上马背,落魄离去。

他紧握手中长鞭,内心五味杂陈。

“淮安哥哥,你没有受伤吧。”沈钰心疼的问,故淮安对她笑笑:“钰儿,我对不起你,没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沈钰哭成泪人:“淮安哥哥,只要你没事就好了,钰儿不要什么婚礼,我就想要你好好的。”

沈老爷看的尽兴,故淮安缓缓回头注视着他,他的眼神阴冷狡诈,俊美的脸上粘了一丝血迹。沈老爷吓得一哆嗦结巴的道:“不用拜堂了!以后淮安就是我沈家的女婿了!”

故淮安冲他微微一笑,挑了挑眉毛,似乎在警告他。如果再对自己有偏见,那么他的下场就和今日一样。

逍雪陌废马一路往西,她的泪水没有断,旧伤的复发,被心爱的人无情抛弃,都令她的心如同刀绞般疼痛。

暮色来临,马儿跑累了,停在了小河旁休息。渔火亮起,她的模样是那样的可怜无助,她想逍家山庄了,想过世的爹爹了。

沈家大院

“听说,姑爷以前在长安可是名人!”扫地的家丁道。

“怎么说呢?”另一个家丁问。

“他娘…是青楼女子。姑爷的娘不喜欢姑爷,十四岁因为长的帅就把他卖给老寡妇…没过多久老寡妇就死了…听说是过劳死的。小说都不敢这样写,太精彩了!”

“总感觉,这姑爷的眼神阴冷得很,原来以前是干这一行的…你说我们家小姐怎么会喜欢他啊。”

“肯定是被下了迷魂药!”

故淮安挽手,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二人身后,他抿嘴道:“看来你们很清闲嘛,以后府上茅厕都由你们二人负责打扫!打扫不干净我就开除你们!”

二人被吓得冷汗直流异口同声道:“是是是姑爷。”

故淮安转身离去,二人立刻嘟嚷道:“凭什么,仗着自己是姑爷就欺负我们!”

“就是,就是!以前还不知道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故淮安不在意的一笑,说吧,随便说吧,天下丑事多的去,只不过我的丑事被暴露在阳光下而已。我就是出生贫贱,我就是不光彩,我的标签你们已经贴好了,我做什么你们都会觉得我是错的。可那又怎样,等我成为天下第一,你们都只会来膜拜我。这世间都太世俗,他们只会爱戴那些成功的人。

“淮安哥哥,爹爹叫你去书房呢。”沈钰挽住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

“行,那我这就去。”

“嗯,我回房间等你。”

故淮安推开沈老爷的书房,沈老爷正在观看字画,知道他进来后也没有回头看他,还是在欣赏字画。

故淮安给他倒了茶水微笑着说:“爹,您找我有话说?”

沈老爷子假装才知道他进来惊讶的说:“淮安来了呀,我看得太入迷了,没有注意到你。”

“没事,爹,你有什么事和我说。”

沈老爷子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墙上挂着的字画说:“这是我爹的字画,就是钰儿的爷爷的作品,是不是很不错啊。钰儿的爷爷曾经是翰林学堂的老师,钰儿爷爷的爷爷也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我们沈家,可谓是世世代代的书香世家啊。就是我没能生个儿子,没能延误沈家香火,本想着让钰儿嫁一个当官的,或者是经商的。没成想…,不过,淮安你也是一个好孩子,就是黑料多了点,没事,你照样配的上我们家钰儿!”

故淮安尴尬的冷笑,他这分明就是在调侃自己的身世。

“爹,你其实还年轻,大可以再娶一些年轻貌美的小妾,为您生儿子延续沈家香火。钰儿的爷爷和曾祖父都是学识渊博的人,怎么到爹这里就不行了?爹,你还是要好好学习的不然他们老人家在泉下得知一定不会安心的!”故淮安假意笑着。

沈老爷子脸青了笑了笑:“你这是在说笑,我都六十了,哪还生的出儿子。钰儿就是我的宝贝,我这辈子有她就够了。”

故淮安握住他的手说:“爹,以后你不但有钰儿孝敬你,还有我孝敬你。我和钰儿多生几个孩子,每天逗你开心!”

沈老爷子气的要死,本想好好讽刺他的,却被他反咬一口。

“淮安,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就直说,爹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沈老爷子拍拍他的手。

“爹,以后你就把我当你的儿子,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

“行,回去吧,回去吧,改天爹在和你聊聊。”

“那爹我就先回房了,钰儿还等着我呢。爹你早点睡!”

沈老爷子捂住心口,喝了口茶水。这故淮安真不是什么善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