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逍雪陌大闹婚礼现场;故淮安翻脸不认人

  • 曲尽红颜
  • 苏绮陌
  • 2228字
  • 2021-11-28 16:44:17

逍雪陌敢马三日来到了景色宜人的姑苏城。她从小是在北方长大的,自然没有见过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了。

红艳艳的糖葫芦,碧霄之中高飞的纸鸢,绿水河流中飘荡的乌篷船,唱着秦淮曲洗衣裳的豆蔻小姑娘。碧水蓝天,烟柳画桥,这都深深地让她爱上这里。

“姑娘,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店小二恭敬的问,面馆里的飘香令她肚子作响,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对店小二道:“来一份牛肉面吧,加小葱。“

“好嘞,一份牛肉面!”

逍雪陌刚坐下就听见邻桌的几人谈论道:“今天可是沈家大小姐的大婚之日啊!”

胖男人道:“可不嘛,沈老家今天可说了,姑苏城的饭馆今天都免费!我今天可要吃五碗!”

“姑娘,您的面好了,外送您一份花生米。今儿是沈家大小姐和故少爷的新婚之日,所有饭馆都免单!”

“谢谢。”

“可是听说,这个故淮安就是一个被人包养的男宠!他在长安城可是出了名的,听说还把包养他的老寡妇给玩死了!”高瘦的男人窃窃私语。

胖男人好奇的问:“真的假的?这沈小姐,既然会嫁给这种人?”

矮个男人道:“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之前在沈家做过事,这事的原委我最清楚!”

“你快说!别卖关子!”

“是啊,说来听听!”二人催促道。

矮个男人喝口小酒悠哉悠哉道来:“话说这一年前一个雨夜,沈小姐从扬州外婆家回姑苏。中途遇上强盗,那群强盗可厉害了,把沈家的下人都杀了!正当强盗想要对沈小姐做不轨之事时,这个故淮安如同天降奇兵似的,一身白衣,手持黑色五米长鞭,一鞭就将强盗的头给打爆了!那画面简直叫做血雨腥风啊!沈小姐就对他一见倾心,要以身相许。这故淮安也算是青年才俊,年纪轻轻武功高强。但是沈老爷看不上他,我觉得…就是这故淮安色诱沈小姐,沈小姐已经偷偷住在他的小阁楼有几月了,估计两人都睡一起了!”

胖男人瞪大了双眼,一脸吃惊的表情:“想不到这故淮安真有本事!沈小姐都能骗到手!不得不说,有一手!”

高瘦男人继续说:“还不是巧言令色,人家是老寡妇搞得定,小姑娘也能搞定,什么样的女人,是他故淮安睡不到的!”

“哈哈,王兄说的对!”

逍雪陌注视着面前的牛肉面,只觉得些许悲伤涌上心头来,故淮安要成亲了,他们说的故淮安手持五米的黑色长鞭,穿白衣,我要找的故淮安也是穿白衣,手持五米长鞭。

她轻轻搓捻着故淮安送自己的香囊,我们的婚约难道你忘了吗?你亲口向我爹爹承诺过要一辈子对我好的,你怎么可以娶别人呢。

“这个故淮安啊!”

逍雪陌猛的抽出腰间的长鞭,唰的一声飞向几人的饭桌,几人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鞭子就已经将饭桌给排碎了,面汤溅在几人面上,三人被下目瞪口呆,不敢动弹。

“故淮安在何处?”

几人齐齐指了指沈家的方向,逍雪陌翻上马背往沈家赶去。

“什么情况啊,情敌吗?这么凶残?”

胖男子擦擦脸上的面汤舔舔嘴唇道:“一定有好戏看,不如去凑热闹!”

“行,走走走!”

沈家已是大红一片,唢呐宣天,高朋满座,无空缺之位。

“恭喜啊,沈老爷,得了这么俊美的女婿!”

沈老爷赔笑:“是啊,长的好看能有什么用,还不是一穷二白!”

“恭喜啊,恭喜啊!”

逍雪陌挤进人群,大堂中,身着大红喜服的高瘦俊美男子正是她找了两年的未婚夫。

逍雪陌很是震惊,一时感觉头晕目眩,眼泪夺眶而出,故淮安的身影在她的眼中渐渐模糊起来。

媒婆高声道:“有请新娘子和新郎,拜天地喽!”

碧青扶着沈钰缓缓向他走来,红盖头下是一张精致美艳的脸蛋,她的红唇羞涩的抿着,眼神满是爱意的看向故淮安。

故淮安轻轻握住她双手,皎好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逍雪陌紧握手中的长鞭,他们红色的衣服很刺眼,二人简直就是如花美眷,天生一对。

“淮安哥哥,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沈钰热泪盈眶道,故淮安摸摸她的头饰:“叫夫君吧,得改口了。”

沈老爷白他们一眼,无奈的瘪嘴。

“请二人新人一拜天地!”

逍雪陌再也忍不住了,她一定要讨个说法,为何要背弃承诺,另娶她人。

只见逍雪陌踏着众人的肩一跃而起,平稳的落在了大堂之中。

“这谁啊。”

“不知道啊。”

故淮安一定睛,星眸微微一皱,脸上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既然是她。

他看了眼身旁的沈钰,已经想好了如何解释了。

“钰儿,她是我的发小,小时候我说了要娶她,不过都是小时候的玩笑,你不会介意吧。”

“夫君,我当然相信你了。”

“雪陌妹子,实在对不住了,儿时的承诺,我可能不能兑现了。今日来你一定是给我祝福的吧。”

逍雪陌心凉了半截,想不到他既然说我们的婚约是儿时的承诺。

“你管十八岁叫做儿时?那七十八岁,且不是叫做青年!是你昏了头,还是我记错了?故淮安,是你亲口向我爹爹承诺要娶我的!如今我爹死了,你就转头娶别人,你对得起我们逍家对你的栽培吗?”

“原来是故淮安的前任啊!看来这个故淮安是个渣男!”胖男人探头道。

“果然长的帅的男人都是渣男啊!还是我们长的丑,安全!”矮个子男人道。

沈钰惊讶的问:“淮安哥哥,是不是真的!你和她真的有婚约?”

“钰儿,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就算我曾经有过什么,但如今我就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我有错吗?”故淮安红着眼眶问,逍雪陌失望至极,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一心一意爱着的人,她以为他是被追杀的人带走了,谁知道,他过的很好,还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妻子。看来,这两年来,是我错付了。

她悲痛欲绝,恨不得亲手毁了这喜庆的一切。

“故淮安!我逍家鞭法呢?是不是被你偷走了?如果你今天不交出来,我就血洗沈家!”

故淮安将沈钰推开道:“钰儿,你先离开,我来处理这里。”

“淮安哥哥,你要小心!”

故淮安道:“想要鞭法,打赢了我再说!”

“果真是你偷了鞭法!”逍雪陌恨得咬牙切齿,你我二人一起逃亡,我把鞭法当做性命,是你趁我睡着时偷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