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 曲尽红颜
  • 苏绮陌
  • 2349字
  • 2021-11-29 19:29:18

【题记】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黄昏庭院瘦柳迎风,杏花树下,故淮安手捧书籍细读,读到得心时,嘴角便挂上微笑。他年二十二,身材高挑魁梧,颜如冠玉,剑眉星目,悠然自得,是姑苏城里出名的美男子。依旧一身白衣,如同世外仙人,红色发带被微风拾起,神情悠然自得。

“淮安哥哥,时候不早了。”屋里传来沈钰的叫唤声。

故淮安缓缓抬起头,夕阳的光已经照到了厢房的门楣上,一天又过去了,离成亲的日子又近了一日。他美美的一笑,满足的看向正在为自己装备晚餐的姑娘。

“淮安哥哥,洗手吃晚餐了。”

淮安哥哥,多么熟悉的称呼啊。

故淮安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和钰儿一样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她是自己第一个爱上的姑娘,可是她一定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当做家人,而我却偷走了他们的传家秘籍,还练成了一身绝世好本领。

故淮安帅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令人畏惧的笑容。沈钰挽住他胳膊撒娇的说:“淮安哥哥,人家叫你洗手吃饭呢,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背着我在想某个漂亮的姑娘?那我可要生气了!”

故淮安宠爱的掐住她脸蛋凑近她面孔道:“我有钰儿就够了,我怎么会想其他姑娘呢。”他的声音清脆温婉动听,温柔入心。

“哼,就知道你会这样说!那你亲我一口!我就不生气了!”沈钰歪着头指了指自己的脸蛋,故淮安抿嘴难为情:”好钰儿,先吃晚饭吧,我都饿死了!淮安哥哥饿死了,你可就没有淮安哥哥了!”

“好吧,那先吃晚饭吧。”

月照东厢,满天露冷风清,空中皓月一轮,杏花白如雪,月色下的姑苏城格外的安静祥和。

故淮安夜不能寐披了件外套漫步在阁楼上,月色冷清,杏花的碎影落在他俊秀的侧脸,他的眼神迷离,许多往事历历在目。

他出身在长安的一家青楼,他的母亲是年轻貌美的妓女,自幼不被人接受,受尽白眼折磨,就连他的母亲也深深唾弃他。

待他长到十四岁时,就已经身材高挑,玉树临风,颜如冠玉。因为他的样貌出众气质非凡被一个有钱的老寡妇相中,出高价买他让他做自己的房中男宠。

母亲见钱眼开,一口答应,不顾他的拼死抵抗,将他五花大绑送上了老寡妇的花轿。他忍辱负重,对世间失望至极,本想在新婚之夜一死了之,谁知老寡妇精明强干,下蛊于自己,每日若不做苟且之事便如同百万蚂蚁心中乱爬。

故淮安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目,每每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如同刀绞,老寡妇对自己的羞辱,毒打咒骂,都如同刀刻似的留在他的骨肉上。

他双手扶住凭栏,白皙的小臂上既然满满都是发黑的抓痕,这都是蛊毒发作时为了抑制而做出的抵抗,道道深入肌肉,即便是五年过去,却依旧清晰如初。

这些令他痛苦的回忆都是他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的理由,就是因为自己受过这么多的委屈,所以一定要成为这天下最厉害的高手。

他看向卧室,钰儿还在呓语,离成亲之日近了一步,那我得到沈家武功秘籍的日子又近了一日。

他的眼神变得凶狠凌厉,呼吸加重,静脉暴起。他恨不得,立刻,马上成为这浩荡天下的第一人,让那些个欺负过自己的,看不起自己的人都俯首称臣做自己的阶下囚。

微风吹过他的发梢,他调整好心态,回屋继续睡觉。月光明亮,杏花枝在微风中轻摆。

旭日东升

沈钰正在欣赏成亲时要穿的喜服,一针一线都是她亲手绣的,她早就想成为故淮安的妻子了,多等一刻都不行。

“小姐,我来看你了!”丫鬟碧青兴高采烈的跑进大厅,一把将钰儿抱住。

沈钰也很是欢喜,已经快一月没有见过她了,感觉她似乎又长胖了一圈呢。

“爹让你来的?”

碧青噘嘴道:“才不是呢,是我出来买衣裳,偷偷溜过来的。小姐,你说你为了一个男人,和沈家闹成这样,你值得吗?”

沈钰笑了笑:“爹不是已经同意让淮安入赘沈家吗?他已经是我们沈家的姑爷了,你以后可不能这样说了!”

碧青不以为然:“你说你,为了他和夫人老爷闹成这样,老爷还不是心疼你,才勉为其难的让他入赘的。你看他,就一间破阁楼,就想娶你?我们沈家可是家大业大,他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娶到你。”

沈钰刮刮她的鼻梁满足的说:“我沈钰这辈子能嫁给他,才是我修来的福。我爱他,我不管他有钱没钱。好了,碧青我知道你说这些都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是真的很爱他,这辈子就嫁给他。”

门外的故淮安听得一清二楚,他本是阴沉的脸立马变笑脸跨进大厅。

“是碧青姑娘啊,好巧啊,来看钰儿的。”

碧青刚才虽然吐槽得尽兴但是他本人来了,却怂了。因为她曾经亲眼看见他用长鞭五米之外将一个歹人的脑袋打爆浆,鲜血如同飞雨,染红了一片花草,那画面一直刻在她的脑子中,挥之不去。

“是啊…时候不早了,我的先回去了…小姐我有空再来看你!”碧青畏畏缩缩的大步离去,故淮安冷她一眼,真是狗眼看人低,你一个小丫鬟也敢背后议论我。

“淮安哥哥,你看看,这喜服漂亮吗?”钰儿挽住他的胳膊将他拉去看喜服。

“我的钰儿穿什么都漂亮。钰儿,你真的愿意嫁给我这个一无所有的浪子吗?”故淮安深情的注视着钰儿的一双大眼睛问,钰儿害羞了低头玩弄他的腰带:“你有了我,你就不再是一无所有了!”

故淮安露出喜悦的神色:“那我们以后要生好多好多宝宝。”

沈钰幸福的笑了,轻轻搂住他的细腰,将头贴在他的心口处,感受着他的呼吸心跳。

暮色凝重,夕阳的光辉落在她身后的河水中,微风袭来,吹动芦花,水波不惊,落雁归巢。

水天一色略无纤尘,鬃马悠然走来,发出低鸣声。逍雪陌轻轻抚摸马头,眼神中流露出悲伤的色。

逍雪陌如今十七岁,已然出落得亭亭玉立。身材窈窕清瘦,乌黑秀发细软及腰,如清水芙蓉,天外来仙。鹅蛋脸,前额饱满,带着些许碎发,五官小巧灵动,叶眉下是一双生得极好的端凤眼。

她的目光虽凌厉但带着岁月洗礼过的淡淡忧伤,肤如凝脂,唇如桃花,一身素衣,玉手中紧握一把黑长鞭。盛气凌人,拒人千里之外,如同辽阔平野中的一抹绝色月光。

她的眼中泛出泪光,淮安哥哥,你到底在哪里,我找了你两年,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了。

她紧握手中黑色长鞭,翻上马背,扬鞭前行,落霞孤鹜,她的身影显得异常唯美凄凉。很快,一人一马,就消失在了朦胧薄雾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