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获救
  • 最强女猎魔人
  • 步留情
  • 2963字
  • 2014-09-24 22:50:06

齐总拿着榴弹发射器追到楼边上,又一连发射了数枚榴弹,不过现在距离已经拉开,而榴弹发射器的威力更在于爆炸而不是打击,竟没有一发能对李雯造成直接的伤害。

李雯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跑掉了。

“妈的!”齐总把榴弹发射器狠狠扔在地上,大骂,“小死丫头,上次没让人捞你的尸体,算你逃过一劫,这次看你还能不能逃得过,不把你挫骨扬灰,老子就不姓齐!”

他转过身回到房间里,打了个电话,从其他的地方叫了几十个人过来,目标就是干掉李雯,不择手段。

……

李雯还在跑,她的秘法时间早已经过去了,现在身体虚弱的不得了,可是她不敢停下来,她不相信这个齐总不会派人来追她。

所以当她转过一条街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的几个小混混让她眉头一跳,她只当那几个小混混只是偶然路过的,可那几个人看到李雯,一下子都跑了起来,快速朝她追了过来。

果然是追她来的。

李雯吐了一口血痰,转过身换了一个方向继续逃,可跑出一条街,她发现这边也有人堵在这里,只好又换了一个方向,这样几次下来,她忽然发现,自己又来到了那条河的边上。

情况感觉和上次惊奇的相似,虽然李雯已经变强了很多,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她还是被逼到了这里。

她站在河边,回头看向围过来的这些小混混,发现带头的那个,居然也是上次那个叫做薛哥的家伙。

“小丫头,你上次不是说,只要你活下来了,我们这些兄弟就都要死翘翘的吗?可是你活下来了,我们却仍然活得好好的,而你现在,又一次被我们给堵在这了。”

“呵呵,那也没什么,最多我就是再说一遍罢了,只要我活下来,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逃?你还想着逃?”

他抬手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李雯,李雯一见不妙,现在自己属性大减,对所受的攻击还有额外的伤害,要是被他打上几枪,说不定好不容易逃出来的这一条命,就要留在这里了。

她头也不回的向后躺了下去,直挺挺的一头扎进了河里,她能寄托的也只有这一条救过她一次的河了。

薛哥看到李雯又一次跳了下去,没有像上次那样站在岸边傻等,而是朝着河中的李雯跳下去的位置接连开枪,直到把枪里面的子弹打空,这才停手,长长吐了一口气,然后挥手,开口跟身后的人说。

“你们都去下游给我仔细的搜,要是这样都让她跑了,我打断你们的腿!”

“是!”小混混们接到命令,都分散开来,一路向下游搜寻而去。

薛哥摸了摸下巴,把枪揣回怀里,暗道:“妈的,上次就被老大狠骂了一顿,这次不会又来?这小丫头可真是个灾星啊!”

……

李雯一直潜在水里不敢露头,结果那一串子弹打下来,就有两发打中了她,一发打在手臂上,另一发打在右胸口,伤了右肺,疼的她几乎穿不上来气。

不过在水中,就是右肺没受伤,也是喘不上来气的。

但这样一来,她身上的伤就很严重了,一下子没了支撑的力气,整个人顺着水流,被冲向了下游。

最近刚刚下过一场雨,所以河水比较深,也十分的湍急,李雯落在水里,再加上体型较小,速度竟比那些来搜寻她的小混混快出几倍来。

可在河里用这样的速度前进,也是很危险的,先不提不能呼吸,极大可能窒息的危险,就是河床中淤泥里混杂着的一些尖锐锋利些的石头,都很可能要了李雯的命。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受她控制了。

不知道被水流冲出了多远,河流开始渐渐放缓下来,李雯也终于有机会把脑袋伸出河面,好好的透了一口气。

透出一口气,她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那一口浊气刚吐出去,新鲜的空气还没吸够半口,就又被一个急流打翻,沉进了河里。

她挣扎了一番,只觉得越来越没力气了,手脚开始变得冰凉,发麻发绵,不听使唤,在这样下去就要出危险了。

忽然,她被一个东西给拦住,停了下来,接下来似乎有一个人抱住了她,她强睁开眼睛看了一下,确实是一个人,可是她没看清那个人的相貌,甚至是性别,眼皮就不受控制的合了起来,怎么也睁不开,脑袋一晕,人就已经晕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受伤过度,经过短暂的昏迷,她渐渐进入了深度睡眠的状态,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无尽的威力,她又一次回到那家会所,只用一只手就把所有守在门口的人统统凭空捏死,然后挥手之间,半座大楼都消失不见。

齐总出现在大楼断层的边缘,手中拿着榴弹发射器,表情似乎是恐惧,双手颤抖着连续发射了数枚榴弹,而这些榴弹在这时李雯的眼中,慢的就好像蜗牛在爬一样,只是轻轻扭了扭头,就已经全数躲闪过去。

然后她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就已经来到齐总的身前了,她举起右手狠狠掐住面前仇人的脖子,就要了结这一段恩怨。

可是她却发现,面前的这个人竟一直在笑,起初只是微笑,但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张狂,到了后来,已经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

李雯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怒火自然也跟着激升,手中不断加大力气,就见齐总的脖子如同一条橡皮筋一般,被握得越来越细,齐总的脸上也越来越难看,但他的笑容却仍然不减,反倒更胜。

终于啪的一声,他的脖子被李雯狠狠扭断,不是把颈部的骨骼扭断,而是真正生生的把脑袋扭下来了。

可是他还在笑,小的那么张狂,李雯就要伸脚去把他的脑袋踩得稀碎,却忽然觉得忘记了什么,连忙回头,却看到在街道的角落,有两个人相互抱着坐在地上,面相模糊,看不清楚长相,只能分得出来是一男一女。

虽然看不清楚,但李雯又怎么会认不出来这两个人?这两个正是她的父母啊!

他们的身边,散落在齐总刚才发射出去的榴弹,榴弹已经到了要爆炸的极限。

“不!”

她大叫一声,豁然惊醒,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一家医院里了。

“你醒了!”她的耳畔忽然响起一个男声。

她已经,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是被抓住了还是怎么了,听到身边有人,下意识从身边抓起一个东西就扔了过去。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好歹是我救了你,不说一声谢谢也就算了,怎么醒了就动手打人啊!”

李雯这时才从梦中回过神来,认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应该是被眼前的这个人给救了,然后送到了这家医院。

她自己看了看这个救命恩人,这个人穿的十分休闲,短袖,凉拖,大裤衩,就差一副墨镜和一架躺椅了,头发高高立起,两边的鬓角几乎露出青色的头皮,头发前面的一撮被染成了红色。他的长相说不上英俊,但也算阳光,面颊上棱角分明,皮肤光洁,体型不胖不瘦,站起来个子大约在一米九上下,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最多也就比李雯大上两三岁的样子。

好在刚才扔过去的是一个枕头,不然李雯就要愧疚了。

“怎么了,我说话你听不到?是不是刚醒来的缘故?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的。”他见李雯盯着他一动不动的看了半天,心里有些发毛,连忙劝李雯再休息一会儿。

“谢……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李雯磕磕绊绊的说。

“对了,我已经报了警了,你当时的情况可真吓人,浑身都是枪伤,到医院抢救,子弹都取出来半斤还要多,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

李雯打断他的话:“没什么,只是小伤,等一下,你是说……你报了警?”

“是啊,我报了警,而且警察已经来过两次了,不过都因为你在昏迷当中,所以只能离开了。”小伙子回答道。

听到他的回答,李雯暂时松了口气,然后突然想起齐总的手下还在不断搜寻自己,可自己已经住到医院里来了,想要寻到应该不难。

于是她又问:“我昏迷了多少天?”

“十二天了,算上今天,刚好是十二天。”

李雯一惊,已经过去十二天了吗?按照那些人的手段,不可能找不到自己的呀!

“我现在在哪?”

“在哪?当然是在c市的市医院了。”

“c市,原来是c市,难怪。”她这才知道,自己在重伤投河之后,竟然顺着水流,漂出了两个城市,也难怪齐总的人十二天的时间都没能找到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