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傲慢

  • 最强女猎魔人
  • 步留情
  • 2882字
  • 2014-09-17 23:50:34

她在跑出去了一段距离之后,纵身一跃,跳进了一棵两人环抱粗细的大树后面,接着它的影子进行迷彩隐形。

然后她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暗中跟着她的人现身,可是过了足足一个小时,却什么也没有出现,她这才从树阴后走出来,迷惑的看了看四周,不解的挠了挠头。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难道真的是老师,她留在艾尔兄弟身边了,但为什么这种被监视的感觉,还是消散不去?

从地上抓了把雪,放进嘴里,等雪在嘴中融化成水,缓解了口中的干渴,这才又一次行动起来。

这一次她仍然没有选择回去,而是继续朝树林的深处跑去。

而在她刚刚跑开的时候,她一直隐匿着的那片阴影当中,忽然张开了一只拉长了的怪眼,轻轻眨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

李雯喘了口气,扶着身边的树休息了一下,她急速奔跑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就算是数据化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脱掉了一层外衣,等到恢复了一些体力,就又一次朝着树林中心跑去。

被人盯着的感觉还存在着,让人不舒服,可更令人奇怪的是,她跑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只动物也没有看见,仿佛是被人有意驱逐开了一样,又好似有人故意给她打开了一条路,诡异的很。

终于,她突破了树林的范围,斑驳的树影消散,眼前忽的一亮,有些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等她慢慢适应下来,看见了眼前的一切,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个类似于祭坛一样的地方,虽然是露天的,却没有一点积雪,或是根本就落不上,又或是被人清扫干净了。

祭坛的样子不算新,但出现的时间也绝不会超过十年,李雯走过去四处瞧了瞧,这才发现祭坛之上所刻画的花纹似乎是一个炼成阵。

这个炼成阵李雯从来都没有见过,当然,他见过的炼成阵除了在科多镇的地下室里,马尔科留下的那个贤者之石的炼成阵以外,也就只有艾尔兄弟在建造屋子时用的那个了。

可这一个,和那两个都不一样,从感觉上来说就不一样。

首先就是复杂,它的构成要比马尔科的那个半成品的贤者之石炼成阵还要复杂一些,占地范围也要更大一些。

除了这个,就是上面的符号和图形,这个炼成阵所用的几何图形似比较少,而符号之类的东西却较多一些。

李雯看了有一阵子,虽然不能看出来它的构成原理以及一些专业的东西,却也并不妨碍她知道这个祭坛以及上面的炼成阵是做什么用的。

因为她有系统,对于这些未知的东西,只要读取属性就可以了。

伊兹米·卡迪斯的人体练成阵:为了复活自己的孩子所建造的炼成阵,放入原料,可以用炼金术催动炼成阵进行炼成,炼成结果不可知。

这个祭坛,居然是伊兹米为了复活自己的孩子所建造的。

李雯轻轻抚摸地上的纹路,缓缓叹了一口气。

老师抱着一切希望,用炼金术试图复活自己死去的孩子,但结果却还是失败了,甚至还被夺走了部分的内脏以及生育能力,而她得到也,也仅仅只有真理之门和合手式炼金术。

她把双手放在炼成阵上,想要去催动它,过来好久,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不禁摇头苦笑了一下。

“炼金术啊炼金术,为什么我就学不到呢?”

“谁说你学不到的,我们可以教你啊!”周围突然传来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吓了李雯一跳,她下意识以为是艾尔兄弟跟过来了,毕竟这里也只有他们两个孩子,还可以自称为我们。可是她又仔细对比了一下,又发觉声音根本就对不上号。

“你是谁?”李雯朝四周大声喊道。

“我是谁?你又有什么资格知道呢?”那个稚嫩的声音冷冷的说,那种语气,仿佛不把一切看在眼里一样。

李雯原地转了几个圈,却仍旧什么也没有发现,从背包里取出长枪,拿在手中紧紧握着,用来防备,同时仍不断寻找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想要找到那个说话的人。

可是那个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这样去找,根本什么都找不到。

就在这时,李雯忽然觉得身体一僵,人就已经动不了了,身上似乎有一只只小手缠了上来,把她死死困住。

李雯用余光看了看困住自己的东西,却惊愕的发现,那哪里是什么小手,而是一根根黑色的影子,牢牢地缠绕住了她。

“你是……你是普莱德!代表傲慢的人造人普莱德!”李雯惊呼道。

“哦?你居然知道我,一下子就把我给认出来了呢,看了你果然知道很多东西,很多关于我们的东西啊!很抱歉,我需要带你跟我走一趟。”

从身后的树林中,缓步走出一个小男孩,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坎肩,一脸的不屑与轻狂,身后的影子如同万千毒蛇一般,纷纷耸立起来,在空中不断舞动,一只只诡异的巨眼浮现在影子上,越发透出骇人的气息。

这不是别人,正是人造人普莱德!

怎么会是他?以李雯的实力,想要遇到这种级别的人,还远得很呢,可现在又怎么会遇到的?

她实在是想不通,但却也没有机会再去想了,普莱德没有跟她多费口舌,在说完话之后,右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李雯就觉得困住自己的奇怪影子变得紧了起来,死死地嵌入皮肉中去,当即便呼吸不得,虽然死死挣扎,却也只能任凭眼前的黑影渐渐扩散,终于眼睛一翻,露出眼白,晕了过去。

手中的石枪掉在地上,没进了雪地里。

普莱德挑起嘴角,挥挥手,影子就卷着李雯退回到了他的身后,然后他就转身要离开,还没迈开步子,又回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了中央的祭坛上。

“这个炼成阵,是个人柱呢,父亲大人,托您的福,看来这次收获不错呢!”他迈开步子,身形渐渐消失在树丛的阴影之中。

……

“哥哥,这都过了半天了,李雯姐姐怎么还没回来?”阿尔有些担心的问他的哥哥。

“不能叫姐姐,要叫小师妹才对。”爱德华纠正道,然后继续说,“不过确实是太久了,难道是出危险了?”

阿尔一听到危险两个字,就立即紧张起来,拽着哥哥的衣袖就要往外走。

“我们去找找吧!”

“也好。”

兄弟两人拿好武器,刚刚走出屋子,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两人立即眼睛一亮,大呼起来:“老师!”

伊兹米点了点头,朝四处看了一下,问道:“李雯呢?她去哪了?”

两人就把李雯不见了的事情说了一遍,伊兹米听后皱起了眉头,向岛屿的中心遥遥望了一眼。

“怎么可以乱闯!这里可不是给你们来玩的,已经过了多久了?”

“已经快过去半天的时间了。”阿尔说。

“半天,半天,对了,她会炼金术吗?”伊兹米忽然问道。

“当然不会了,又没有人教她,她怎么可能会呢?”爱德华说。

伊兹米将信将疑的听了进去,眼中光芒连闪,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然后对艾尔兄弟说:“我进去找她,你们去湖边,你们师公在那里,他会带你们回去的,回去之后你们就坐车,回利布赛尔一趟。”

“为什么回利布赛尔,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特丽莎病了,而且病的很重,你们该回去看看她。”

“什么!”两兄弟大惊,来不及和老师告别,就撒开腿急匆匆的跑向湖边。

伊兹米看着两兄弟离开,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了树林。

半个小时之后,她出现在树林中心的祭坛附近,走近祭坛四处看了看,很快在炼成阵附近发现了几个手印和脚印。

“果然是到这边来了。”她蹲下仔细查看,然后又站起来,就发现不远处有一排脚印,就顺着跟了上去,在脚印的尽头,她看到一把石枪被没在了雪地里。

她捡起石枪,抚摸了一下。

“这是爱德华的作品,看了是那小子帮她弄的,但现在丢在这里,显然这里发生过什么,可这附近一点挣扎打斗过的痕迹都没有,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随手把石枪插在地上,又向前走去,忽然看到地上又出现了一排新的脚印。

这排脚印十分的小,甚至比艾尔兄弟的脚印还要小一圈。

伊兹米盯着脚印瞳孔微缩,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看来这个岛上有别人上来过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