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危机四伏
  • 最强女猎魔人
  • 步留情
  • 3093字
  • 2014-09-16 00:02:08

感到面颊上带着肉食腐败后腥臭气息的恶口靠近,锋锐的尖牙划过脸颊时,她就知道不好,这头狼在没有发现她的情况之下,居然还是选择了发动攻击。

李雯立即大叫一声,双臂聚于胸前,使劲向上方推去,同时侧过头,一人一狼一触即分,狼被推上了空中,在空中一扭腰肢,灵活的落在了地上,几乎无视掉了李雯的那一推。而李雯仓促之间只来得及向一旁滚去,然后快速站起来,只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用手一摸,才发觉居然被狼锋利的牙齿划开了一道口子。

女人的脸是绝对不容许被伤害的,虽然过去她从不在意打扮,但那是为了保护自己,可眼下睡觉的时候,居然被一头狼给闯了进来,还把脸给划破,这怎么能忍?

她反手从背包里拿出匕首,连狼的属性都顾不得看,直接挥手杀了上去,这是艾尔兄弟也被李雯的叫声惊醒,看到一匹狼出现在帐篷了,立即都紧张起来,纷纷拿出武器围了上来。

爱德华的武器是一干长枪,阿尔的武器是两把短刀,两个人配合的极其默契,一前一后围上了,顿时挡住了这匹狼所有的退路。

李雯抢先出手,一刀切向狼的颈部,却被灵巧的闪身躲过,不过这样一来,它就落进了艾尔兄弟的攻击范围之内,爱德华一枪戳在狼的后腰上,带出一个血洞。

狼悲鸣一声,转身就要咬靠近的阿尔,却又被爱德华一枪刺中尾巴,钉在地上,没有咬中,阿尔趁机挥动两把短刀,分别割过狼的后颈和右肋。

狼被这几下击中,立即受了重创,尾巴却又被爱德华的长枪钉住,动弹不得,想跑是没机会了,于是便激起了野兽疯狂的本性,开始齿爪并用,撕咬靠近的所有人。

爱德华没了武器,被它一口咬在了小腿上,那里原先有一道不是十分明显的疤痕,是以前训练睡觉的时候,被狐狸咬的,现在这道疤痕又被扩大了一次。

阿尔没有受伤,倒是李雯靠近过来,一刀劈中狼首的同时,被利爪在手臂上狠狠抓了一下,立即就是四道血痕。

不过这匹狼的挣扎也只能是到此了。

随着阿尔再一次把短刀划过狼的脖子,狼终于哀嚎一声,躺在地上抽动了几下,不再动弹了。

几个人都狠狠喘了几口粗气,把先前的惊骇都吐了出去,李雯发现这匹狼死后,经验居然增加了百分之零点几,虽然少得可怜,但这匹狼却不是她杀掉的,能获得一少部分经验,她就已经很知足了。而这部分经验,估计则是减去击杀所得的那部分,剩余的进行按伤害比例所分的。

不过这时候,李雯倒是没有什么心情去管什么经验的事,连狼死后没有出现钥匙也没有一点失望,而是完全把精力放到自己的脸上了。

脸居然给这匹笨狼给刮破了,虽然过不了太久,就能够自动愈合,没有一点伤疤的愈合,但是这几天注定是要蒙着脸过日子了。就算是艾尔兄弟这两个小屁孩,她也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破了相。

“怎么会有狼闯进来的?”爱德华说着,一边捂着被咬伤的小腿,口中抽着凉气,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怎么会知道,你不是说他们走了,就没事的吗?”李雯有些埋怨的说,拿出一颗生命恢复药丸,碾碎之后敷了一些在脸上,用纱布包裹粘上,从背包里面存放着的衣服上面撕下一片布条,蒙在脸上当做纱巾。又把剩下的药分成了两份,一份敷在自己的手臂上,另一份敷在了爱德华的小腿上。

爱德华的伤口上上了药,疼痛立即减缓了许多,不过看到李雯把一颗药分成三分来用,不由得暗道小气。

李雯听到他说的,倒也不生气,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这可都是用敌人的命换来的。不过说起来,少数的人,一条命只能换一颗丹药,而多数的人,被李雯杀死后,却连钥匙都不出,这么算起来,人命真的是很不值钱的。

阿尔帮两个人处理好了伤口,包扎完毕,掀开帐篷的帘子向外面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有。

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其实单独的一匹狼,在座的几位都是不畏惧的,但狼是群居的动物,往往一出现就是一群,像这样的独狼倒是少见的很。

“它应该是被狼群给赶出来了,恰巧闻到我们的气味,趁着我们熟睡溜进来的。”阿尔说。

“估计是这样,可是这样一来,不是连一个安稳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李雯说。

“没有就没有,我们是来训练的,又不是来玩的。”爱德华说,他把自己的长枪拿起来,用剩下的一些纱布的角料擦掉了上面的血。

随着他的动作,李雯很自然的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件武器上,然后她惊奇的发现,这柄长枪居然不是金属锻造的,而是石质的。不过虽然是石质的,但却丝毫没有打磨过的痕迹,显然是炼金术的产物。

和爱德华相同,阿尔的那一对短刀也是同样的材料,仔细看才发现,这对刀的刀刃上,居然林立着许多的倒刺,这也难怪同样是刀,为什么他的抹过狼的脖子,就带起一大片血肉,而李雯却只能割开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不过小师妹,你的格斗术还真是有够烂的,比我三岁的时候还不如呢,哈哈!”爱德华调笑道,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表现。

李雯怒视于他,道:“少吹牛了,我承认我的格斗术很差,原因是我几乎没怎么训练过,但你说不如你三岁的时候,你三岁的时候连怎么打架都还不知道吧?还有,别叫我小师妹,我可至少要大你十岁呢!”

“老师说你在军队里呆过,怎么会没训练过格斗术呢?”阿尔好奇地问。

“我是在军队里呆过两年,可时间选的不是很好,刚进入没几天就上战场了,再加上我在狙击方面有一些天赋,所以我的长官,也就是我在军队里的老师有意把我塑造成一个出色的狙击手,好迅速适应战场,产生作用,于是格斗术也就落下了。”

“那你现在拜倒老师门下,是想让她教你格斗术吗?”

“是的。”

“可是老师平时很少出手的,让她亲自教你可不太容易,我们的格斗技巧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领悟出来的,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教你,你说对吧,阿尔!”爱德华一拍胸脯,骄傲地说。

“没错,我们也可以教你的,至少不会比你现在更差。”阿尔吐了吐舌头。

“我不得不承认,你们想的注意真的很不错,但是你们的话真是太讨厌了!”李雯不悦的说。

“那有什么,我擅长长枪,阿尔擅长短刀,就从这两样开始吧。”

“在那之前,我们不应该先做些什么吗?”

“的确。”阿尔看了看狼的尸体,走过去踢了一脚,说,“我们必须处理掉它,不然它的血腥味会吸引来更多的动物的。”

“怎么处理?”

兄弟两人都低头沉思,想了片刻,又仿佛是心有灵犀似的,同时把头抬起,齐声呼道:“我们把它吃掉吧!”

“可是那样不是更吸引注意吗?”李雯大惑。

“那就用炖的,至少比烤的味道淡多了。”阿尔说。

爱德华一拍双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喂喂,貌似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吧?”李雯说。

“难道你不想吃?狼肉的味道其实很不错的。”

“为什么我不吃?我要吃两人份的!”

天这时还没有亮,但却也距黎明不远了,几个人被这么一搅和,都丝毫没有了睡意,便起身准备生火做饭。

生火虽然会在黑暗之中暴露自己的身形,但野兽不是人,他们大多数都是惧怕火焰的,所以这样一来,倒也不怕再出什么岔子,几个人洗干净了狼,除去不能吃的部分,剩下的切成几块,放进锅里加着雪一块炖煮起来。

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正赶上狼肉出锅,香气四溢,虽然没有加什么调料,但像这样什么都不加,反倒特能凸显出肉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动。

每个人都夹了一大块肉到碗里,艾尔兄弟来不及吹就狼吞虎咽的咽了下去,结果被烫得嗷嗷直叫,反倒没有丝毫悔改,等缓过来,又往嘴巴里塞了一块热气腾腾的狼肉。

几个人吃的正开心,几乎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都忘了,可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叫声。

“吼——”

几个人的面色同时一变,爱德华飞快夹起几块肉塞进嘴里,也顾不上温度了,嚼了几下,就朝着李雯含糊的说:“赶紧走吧,这家伙八成是被咱们炖的肉吸引过来的,大不了不要就是了,硬拼我们可不是对手。”

李雯也同样塞了几口,然后回到帐篷里,拿起几个人的所有物资,统统放进来背包里面,然后转身出来,几个人快速的离去。

一直走出了几百米的距离,这时,李雯才有机会喘了口气,向艾尔兄弟问道:“这还是一个小岛吗?为什么不仅有狼群,连熊都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