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商讨战术
  • 最强女猎魔人
  • 步留情
  • 2647字
  • 2014-08-26 21:21:27

虽然参与进来了,但却也只能站在她那位便宜老师的身边,但她却并不在意,她参与进来的目的也并不是凸显出自己有多么不同,而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她可不是这些站在后面发号施令的大佬,而是冲在前面拿命在拼的战士,她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讨论一开始,维克大佐就先站了起来,用力拍了下桌子,震住现场乱哄哄的气氛,然后重新坐下,轻轻咳嗽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座城市,你们进攻了两个月还没有攻克下来,而还要我来为你们收拾这个烂摊子。但既然我已经接手了,那么我就是这里的总指挥,除了总统府直接下达的命令,我的命令就是最高指令,我不希望有人搞一下无聊的小动作,因为那除了显示出你的无能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的气势震慑住了,不敢出声,只有李雯早就习惯了老师的这一套,以往每次去别的地方进行增援,他在事先都会说这么一串的。悄悄捂住了嘴巴,转过头去打了个哈欠。

维克大佐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说:“这边的情况我不是十分了解,虽然军部给出了资料,但那些资料却已经是过时的,现在战局严重,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个变化,我需要一个能够详细说明一下战局的人来把敌我的状态交代清楚。尹思特中佐,你作为先前的总指挥,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位,你来说吧。”

那位尹思特中佐耷拉着眉角,两撇小胡子不时翘起一下,似乎在述说心中的不满,但却也只能通过表情来说,要真的从嘴里说出来,他还没那么大胆,只能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然后细声说:“我们这边的战局其实已经很明了了,这些伊修巴尔的叛民人数众多,久攻不下也是难免的。”

“难免的?那么他们究竟有多少人?”维克大佐不改颜色的问道。

“现在有三千人左右吧。”尹思特中佐低头寻思了一下,缓缓答道。

“那两个月之前呢?有多少人?你们又有多少人?”维克大佐的言辞更加的犀利。

尹思特中佐听到这里,脸色立即变得十分难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在面颊上擦了一下冒出来的冷汗,嘴唇发白,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要知道在两个月之前,他手下的士兵一共是有四千人的,而城里的叛乱分子却只有这个数字的八分之一多一些,实力差距悬殊,而且这边还有一共四架火炮,这可是维克大佐馋得眼红的东西啊,结果被分到这里,却只能够当摆设。

而战局之所以会拖延这么久,原因也根本不是什么伊修巴尔人英勇好战,民风彪悍之类的鬼话,这些话拿去骗骗其他人还可以,但想拿来糊弄维克大佐,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他和伊修巴尔人打了两年的仗,对于这些家伙的实力,他难道还不清楚吗?四架火炮足以轰开城市的大门,然后凭借优良的装备,就算是对方不断有增援,但拿下这里绝对不会花上超过半个月的时间。

真正的原因是,尹思特中佐想要在这场战斗之中获得更大的功勋,就必须消灭掉更多的敌人,于是一直严格控制兵力,没有全力出击,一方面是做着围点打援的打算,另一方面就是想保持城市的完整。

结果就是这样,一开始是他想拖,可到了后来,就算是他改了注意,现实却也已经由不得他了,所以只好向军部申请增援。

维克大佐也早就知道这些了,故意提出来,不过是想立威,消除一切不和谐的声音罢了。

见到尹思特中佐说不出话来,他微微扬起了头,要是他把这些事情汇报上去,绝对会让尹思特中佐名誉扫地,下降军衔也有很大可能。不过他也知道凡事不能够做得太绝,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有些事就当做不知道,也没听说过,那是最好的了。

“算了,既然现在的兵力以及重新获得了优势,那过去的事情再谈就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在现在拥有兵力优势的情况之下,你们会拿出什么样的计策。”

尹思特中佐坐了下去,表情以及十分的不自然了,现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李雯看着这些,倒是越发觉得无聊了。

一帮军事将领,弄得好像中国古代文官夺权争宠一样,实在是要多无聊,就有多无聊,行兵打仗而已,要的就是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将领只要研究作战的方法,士兵只需要拼命厮杀就已经足够了。

就好像秦将白起,几句话骗的赵王对廉颇起了疑心,等到赵军将领换成了赵括,又做了围城不攻的举动,却在断了赵军的水粮。待到赵军投降做了俘虏之后,哪里还管优待俘虏这些乱七八糟的传统美德,直接将四十万大军多数坑杀,赢得长平之战,却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而尹思特中佐的性格,和赵括还真的有上一拼。

短暂的沉默过后,首先发言的居然还是尹思特中佐。

“我的想法,是应该做出全面的总攻,一举拿下伊维特,现在在实力上,战胜应该并不困难,所以应该做的就是尽力减小战损。”

维克大佐眼前一亮,暗暗点了点头,这个人虽然十分的功利,但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还不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什么实用都没有的草包。

“减少战损是应该的,每一名士兵的生命都应该值得珍惜,不过你的具体想法是什么,能说一下吗?”

尹思特中佐见到自己的意见得到了赞同,却也不敢沾沾自喜,只是在暗中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首先,应该尽量发挥我方的优势,我们的优势一处是火炮,一处是精良的装备,当然人数现在也占据优势。火炮在战斗当中的作用是巨大的,我们的弹药也足够充足,我建议在不保证城市完整的情况之下,可以先用火炮进行轰击,至少要在城市中间豁开一个口子,让我军有足够的机会,可以一举冲进去。”

“这个方法虽然中规中矩,但还是比较稳当的,可以采用,只不过你说的最后,我军一举冲进去的话,不就落入敌方的包围之中,反倒受制,如何能够减小战损?”维克大佐先是十分含蓄地赞扬了一番,随后一句话点到了要害。

“确实是这样。”尹思特中佐继续应答道,“不过还可以采取相应的措施,来避免直面敌人包围的情况,而且还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形成火力压制。”

“什么措施?”

“比如扩大这个空间,让士兵短时间内能够进入,并占据一部分城市,凭借城市和他们打,但这样会僵持很久,不过好在我们所剩的物资,足够坚持到下次物资送到的时候。”尹思特中佐侃侃而谈道。

“可以考虑,但详细的步骤还需要更严密的计划,还有吗?”维克大佐又问。

“再就是派遣多股小队伍分批对城市外围进行骚扰,以保证分散伊修巴尔人的火力,给主力军更大的机会。”

“这个主意很好,你先坐下吧。这些计划组织起来,恰好能够形成一个较为严密的战术,但这并不是最后的成品,大家对此还有什么建议,多多提出来。”

地下的军官都开始低头沉思,然后便有人站起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但很快就被其他人反驳掉,倒是对尹思特中佐的提议没有太多的质疑,而是各添己见,例如把火炮留下部分,用作扩大战场的武器,而在前面火炮轰炸的过程中,可以由士兵的火力进行补充,等等。

随着大家的积极发言,这个战术也渐渐成了形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