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身世
  • 最强女猎魔人
  • 步留情
  • 2551字
  • 2014-08-13 17:47:09

“砰——”

房门被人用脚踹开,正在吃饭的李雯放下手中的碗筷,冷冷的看着这个破门而入的不速之客。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发生一次,六年以来一直都是这样,从最初对这些人的恐惧,到现在,她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存在。

李雯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原本她也过着十分富裕的生活,但是在他九岁的那一年,父亲的公司破了产,在一夜之间失去了一切,不仅如此,还欠下了大笔的债务。

走投无路的父亲只能去借了高利贷,又卖掉了原先的房子,这才把债务还清。但是这无疑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高额的债务让全家都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过来一个月,放高利贷的人就过来催债,这时的钱就已经比借的时候要多出来百分之四。这份高利贷是按月来算的,每个月都要多出百分之四,这个数字看似不多,但高利贷的性质就是利滚利啊,等到一年下来,就要比借得的本金高出百分之六十!

年利率百分之六十,这样的比例和其他的同行相比,还算是比较少的了。但问题不在这,最关键的是,李雯的父亲借了高利贷整整四百二十万,第一个月下来,就要凭空多出十六万八,一整年下来,就要多出来二百五十万,已经破产的家里,又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就算要重新开公司办企业,没有任何的资金用来投入,又怎么可能实现的了?

从这以后,放高利贷的人就每个月都来催一次,慢慢变成半个月,又到现在的一个星期一次。从最开始的讨要,到之后的谩骂、殴打甚至是威胁,再到一进来就到处拿东西搬走。

李雯十一岁时,母亲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上吊自杀,到现在她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放学,推开家门后看到的那一幕,母亲的尸体吊在房梁上,低着头,却睁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她吓傻了,坐在地上,只知道哭。

父亲出去工作,晚上到很晚才回来,看到妻子吊着的尸体,还有吓傻的女儿,这个还没到四十岁头发就已经白了半边的男人只有放声痛哭。

尸体在家里放了三天,都有了味道,还是在邻居看不下眼的情况下,才凑了钱,给火化,火化之后,没有钱买骨灰盒,也没有钱买墓地,就只能用一个坛子装上,供在家里。

从这以后,李雯的父亲开始酗酒,工作也渐渐懈怠,每天回家蒙头就睡,李雯也开始担负起做饭、洗衣、打扫屋子这类的家务事。而且每天回来,父亲的脸上都会有新伤,但他什么也不跟女儿说,李雯也就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

终于,在两年之后,她的父亲也离开了人世,警察上门来找李雯,叫她去医院认尸体。她到了医院,站在停尸间门口,只敢远远的看,她看到父亲躺在冰冷的铁床上,一动不动,是死了,真的死了。她只能看到露在白布外面的一条手臂,上面带着的手表,那是一块很旧的手表了,上面有裂纹,指针也不走了,但父亲却还是带着它,李雯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换一个,他告诉她,因为这是她母亲送的。

手臂上又淤青,医院给出的结果是酒后逆水身亡,但邻居们都说是被人打死的,然后丢到河里面去的,说是这么说,不过却都拿不出根据来。

李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不敢说出来,她怕也会像她父母一样,就那么在人间蒸发了。

这回连凑钱火化她父亲的人都没有了,她只能把父亲的遗体捐献出去,给解剖用,换回来的钱没到一天,就都被放高利贷的人收了去。

之后,她辍了学,找了几份工作,拼命努力去赚钱,为了还清这不知道有没有尽头的债务,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债务,债主也怕这笔钱收不回来,主动减免了后期的利润,只算她四百万,但是四百万怎么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拿得出来的。

“钱准备的怎么样了啊?”踹门闯进来的是个个子不高的小个子,人很瘦,脑袋就显得很大,染着中间一撮光头发,看起来像只瘦皮猴,人家也都叫他瘦皮猴,但是李雯不能这么叫。

“张哥,钱只有两千,你看够不够。”瘦皮猴姓张,李雯一般这么叫他。

“两千啊,啧啧,少是少了点,你自己一个人能弄这些钱也不容易,我就收下了,你要知道,我们老大可是给你免了利息,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得懂得感恩啊!”瘦皮猴挠着下巴,活像一只猴子。

“谢谢张哥。”李雯弯腰低头道。

瘦皮猴在屋子里四处看了看,然后从桌子底下拽出个凳子坐下,看着李雯,说:“吃饭呢?”

“嗯。”

“等会儿再吃,你先把钱拿给我,我也好赶紧走。”

“是。”李雯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转身进了里屋,过了一会儿,拿出一打钱来,不多不少,正好是两千。

李雯走过去双手把钱递给了瘦皮猴,瘦皮猴接过钱,顺手在她手上抓了一把,李雯赶紧缩回了手。

“嘿嘿,丑丫头,手挺滑嘛,倒是可惜了,你那张脸,小时候咋不知道注意点呢,要不现在还钱也不用这么累了。”瘦皮猴打趣道。

李雯的脸其实长得很好看,像她妈妈,眼睛大大的,眉毛细细的,鼻子挺挺的,嘴巴小小的,一张小巧的瓜子脸,摆着精致到极点的五官,加上身材也发育起来了,长时间努力工作,让身上没有一点赘肉,一米六五的小巧身高,要不是右脸上的那一道疤,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小美人。

右脸上的那道疤是烫伤的疤痕,从眉梢上面一点一直到嘴角,几乎盖住了半张脸,这样的脸,就算身材再好,兴趣也要减小一大半的。不过也多亏了这张脸,她现在还能是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

李雯拢了拢头发,把自己的右脸遮得更严实了一些。

“呵呵,张哥,你别开我玩笑了。”李雯轻笑道。

“行了,我该走了,还要去下一家收钱,”瘦皮猴从凳子上起身,转身出去,带倒了凳子,回身又把凳子扶了起来,和李雯摆了摆手,这才出去,随手带上了门。

李雯摸了摸脸上的疤痕,没有任何表情,坐下来继续吃饭,刚重新拿起碗筷,就又一次听到砰砰砰的声音,抬头一看,是瘦皮猴在敲窗户的玻璃,窗户是关着的,但是窗户中间有很大的缝隙,风能从外面吹进来,在外面说话也能够听得到。

瘦皮猴仰了下头,说:“丑丫头,我没开玩笑,我们老大对你有点兴趣,他说你挡住那半边脸,然后陪他一个晚上,算你四千。”

李雯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

瘦皮猴见李雯没有反应,又接着说:“你可考虑清楚了,四千,顶你辛辛苦苦半个月的工钱,你也可以不让自己那么累。”

“我考虑一下吧。”

“行,那你好好考虑,现在是早上,我今晚来找你,我在帮你跟我们老大加加价,你可快点考虑。”说完,瘦皮猴又敲了下窗户,然后离开了李雯的视线,这会是真的走了。

李雯继续往嘴巴里扒饭,但只吃进嘴里几颗米粒,显然心思并不是在这里。

她不自觉的又一次放下碗筷,轻轻用手摸着脸,呆呆的看着门口:“我……该怎么办?”

然后她手背过去,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自言自语:“爸,妈,我这么做,你们不会怪我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