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两张红色品质魂卡(四更,求收藏,求票)

苏铭缓缓睁开双眼。

却发现自己仍然位于魔窟之中。

“我的宝贝应该没丢吧。”

苏铭赶忙拍了拍自己的身体,又看了看自己会不会少了某些零件。

“还好,他还在。”

可下一刻。

苏铭慌了,自己的卡包不见了。

猛然起身。

身边的环境却在这一刻极骤变化。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颗浑身沐浴着金色佛光的光头男子出现在了魔窟之中。

男子模样生的极美,眉间那一点嫣红。

让苏铭有些恍惚,这个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苏铭此时就像一个局外人一般。

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和尚模样的男子,缓缓上前。

每前进一步,他的那空无一物的脚底便升起一朵接着一朵的莲花。

而他的面前,魔云滚滚,简直可以说是魔气熏天。

“难道这是那位佛子?”

苏铭满心震撼,这就是顶级魂卡师的实力吗。

佛子出手的速度极快,尽管苏铭已经拼尽全力想要看清。

可是事实上,根本做不到。

一时间,整个天地变成了两重天。

一面佛光普照,一面则是魔气滔天。

这时,苏铭却在魔物方向却发现了一个让他感觉到共鸣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道魔气?”

心中满是疑惑,他还记得魔气穿进自己的体内。

“我现在,难道是在那团魔气的记忆之中吗。”

佛子打出的魂卡,正是那张佛陀舍利。

一瞬间,整片天地被佛光所笼罩。

所有的魔物在这顷刻之间,就被这佛光所镇压下去。

但他们没有丝毫的害怕。

反而是前仆后继的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苏铭发现,在魔物所堆积的山峰之下,似乎有个东西被保护的死死的。

佛子在打出这张舍利卡后便转身离开了。

这是对于实力的绝对自信。

他知道这些魔物不可能存活于自己所打出的魂卡之下。

可苏铭看见的,确实魔物们舍生忘死的护住了一个奇怪的生物。

下一刻。

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化。

“卧槽!”

苏铭捂着自己有些发涨的脑袋,缓缓的睁开双眼。

“苏铭,苏铭你醒了啊,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林缨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朦胧之间,苏铭好像也看到了眼前的人有点像。

“苏铭,苏铭。”

林缨菡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姐,别摇了,再摇我真的就要凉了。”

苏铭现在算是精神回归了,挺直身板坐起身。

“我昏迷多久了?”

林缨菡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这里发生了什么,我那边是条死路,我就绕过来找你了,结果你就躺在地上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林缨菡的目光中充满了好奇。

“还记得那时候跑在我们前面的那人吗?”

“你是说我们跟踪的那个男的吗?”

“嗯,他入魔了,被我击杀了,但我也晕了。”

“我说这边的魔气怎么会这么浓郁,原来是他入魔了。”

对于苏铭的话,林缨菡倒也没有提出什么质疑。

“对了,有舍利的消息吗?”

苏铭看着林缨菡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林缨菡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

“苏铭,我发现好像整个魔窟里的魔物全部消失了。”

“消失了?”

“嗯,你没感觉到魔气都低了很多。”

一瞬间,苏铭也有了这种感觉。

“难道是佛陀舍利被人启动了?”

似乎只有这个可能,才能解释的了这个结果。

“我也不知道,但魔物的的确确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魔气也在不断下降。”

“我去四周看看。”

林缨菡骑上她的天鹅领主,迅速在苏铭所在的山洞内飞驰着。

“对了,我的魂卡。”

苏铭记得自己在体力耗尽的那一刻,将所有魂卡收回了自己的卡包内。

要不然,自己昏迷被别人截胡就完蛋了。

“还好,都还在。”

苏铭长舒一口气,自己的魂卡一张都没有少。

“等等,这两张魂卡?”

两张闪耀着玛瑙红的魂卡此时正躺在自己的所有卡片的最后。

双手颤抖将将其他魂卡收回卡包。

看着手中的两张魂卡。

苏铭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抽过去了。

【佛陀舍利】

品质:红

星阶:10星

类型:物品卡

技能:......

【此卡进化方向】:......

【魔种】

品质:红

星阶:10星

类型:血脉卡·成长卡(34%)

技能:

1.魔化:使用此卡后,魂卡师将进入魔化状态,全属性提升3倍,持续十分钟,无副作用。

2.魔物统御:魂卡师使用后,对魔物有天然的威压。

3.入魔:魂卡师在使用此卡时,魂卡也将处于入魔状态,无副作用。

4.魔物吞噬:被动,吞噬魔物永久强化1%魔化属性。

【此卡进化方向】:

吞噬魔气或魔物,可加快魔种的成长速度。

“魔种!”苏铭吓得差点没拿稳手中的魂卡。

“这难道就是那道魔气?魔种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关键是没有副作用。”

苏铭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就意味着,如果自己使用这张血脉卡【魔种】的话。

就可以实现自己的魂卡魔化,而且自己也将会得到魔化的强化。

刚刚被魔化的男子身手,苏铭还是记忆犹新。

吞噬魔物还能增加魔化后的加成属。

这张魔种简直就是魔物的神啊。

苏铭咽了咽口水,赶紧将魔种收回自己的卡包。

心中暗暗发誓,如果使用【魔种】,那么见到自己使用的人,都必须死。

要不然,让联盟的人知道,自己难逃一死。

收好魔种,苏铭的小心脏还是蓬蓬直跳。

“那,刚刚那男子是使用魔种被控制了,还是说本就是被魔种控制?”

苏铭一时间拿不准。

可这是红卡,不管怎么说,魂卡师跟什么都可以过不去。

唯独不能跟高品质魂卡过不去。

那样,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可是,这个舍利,为什么会到我身上?”

苏铭有些疑惑,唯一能解释的。

就是舍利卡,就在魔气的身上。

而男子是想要那道舍利卡,才被这魔种控制。

从而入魔。

“可,为什么我没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