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血灵子

如果谁碰了这个地方,肯定会被这股力量给控制,刚才的黑影子和尖笑,估计就是降头术下的血灵子,要知道无数的意外冤魂力量控制一个本体和物体都不在话下,何况我们这些意志不行的人呢!

吉森有些不解,为什么不要能够拿,我解释到这是降头术,只要靠近这里,都会被诅咒的,他是给自己下的降头,这个僧侣把自己变成魔鬼。我只能够拿掉降头,才能够离开这里,要不然这里都是怨灵。

我刚上去拔掉血灵子,突然一股力量把我手拽住了,吉森看着我,问怎么了,我说,我手不受控制了。只见满墓室都是怨灵现身了,靠近我们这伙人,而抓住我手的那个怨灵,是一个黑色影子,根本看不清。我们这些人开始恐慌起来,有人甚至开枪了,不过这些都是怨灵开枪管个蛋用。我看了看,别让它们再把我送进棺材里,拼了,我拿出勾魂伞,打开机关,勾魂伞的靡靡之音瞬间在墓室响起,只见墓室的墙壁不停在的发出咯咯的响声,许多的怨灵都消失了。

只有这个黑影子在继续坚持着抓住我的手,我能够感觉它的力量小了很多,我用勾魂伞打了它一下,它消失不见了,当我再去拔掉血灵子的时候,那个黑色的影子又出现了,我把勾魂伞放到我的头顶,护住我的全身,不要被这股力量侵蚀我,我慢慢拔动着血灵子,只见我拔动血灵子的这只手慢慢的变成血色。

管不了那么多了,不拔出降头,都得玩完了,终于拔出了血灵子的降头,可是我的手成了血色慢慢向肩膀蔓延着,我心想完了,估计把这些怨灵的降头都下到我身上了,我估计要成恶鬼,想到这里,我只能够砍掉胳膊了,可是找了半天刀,没有找到。

我放下勾魂伞,情急之下,我用血灵子砍我胳膊,用力一刺,刺穿了我的肉,可是血灵子却慢慢融化在我是身体里。

我浑身开始难受,仿佛是着了魔,萝卜看着我大喊着,六哥你怎么了,你的眼睛变红色了。手臂的红色没有蔓延到全身消失了,血灵子融化在肉体里,变成一个刺青,我浑身的力量实在是憋不住。

一拳打在了棺材上,棺材随之爆裂开了,吉森他们吃惊的看着我,让他的手下把我按住,几个人把我按住,我浑身力道把这几个人扔出去很远,我感到身体里又另一股力量在控制我,我的意志在极力的控制理智,我拿起勾魂伞对着的胳膊就一下子,可惜根本不管用,我也感觉不到疼痛。

我发疯的砸着墓墙,墓室都跟着震动着,金允浩又让这些人把我给按住,我感到精疲力尽了,被他们按住在地上,红色的眼睛慢慢的恢复起来,我的手还是红着,我用力一甩,一股红光飞了出去,把石头的墓墙打了一个洞。这才平息了血灵子的邪性。

我心里想完了,血灵子把这些怨灵全部封印在我的身上了,降头术现在降头到我的身体里了,我不是一个人了,我现在是两面的人,正和邪的两面人。不过降头到我身上,我死不了,但只要敢动我的人,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萝卜看了看我眼睛说:“六哥,你是不是中尸毒了。”我看了他一眼说:“没有。我没有事情。”

我猛然站起身,感到自己身体力量非常大,甚至超出常人的以外的力量,我看见被打穿的墓墙,可能这是另一间墓室,吉森毫不顾及的把那个僧侣的佛珠拿到手,这佛珠估计能够值个几千万了,因为全部是一些相当昂贵的珍珠所致。

他感叹着,买嘎达,这是稀世珍宝啊!我真想把他给干掉,把那个东西抢过来,国内盗墓的宝物绝对不出国内,他们外国人算个啥东西。现在小辫子掐在他的手中,不得不看他糟蹋国内的东西。

我对他们说,这还有一间墓室,给我把他炸开。吉森的手下拿着炸弹贴在墙上,我们向后退了一下,轰的一声,墓墙出现一个大洞。可能爆炸声把墓里的机关震动,里面的灯塔着了起来。

这间墓室里有几处小的灯塔,这种灯塔很小,但是光亮却很集中,照亮了整间墓室,在墓室里坐着一批一批的干尸僧侣,看样子他们是朝拜,仔细一看,里面并没有棺材,而是一个特别大的蚌壳。

当我们进来后,又一次碰见了神秘人,他在看着那个蚌壳,等到我们进来以后,他迅速的看了我们一眼,吉森以为他是不速之客,便要开枪打他,我拦住了他,告诉他救过我们。不要能够开枪,那个神秘人很冷静,他开口说了一句,“你们还真敢来。”

这句话肯定是有敌意的,吉森感到这个人是来抢宝物的,可是他却很冷静站在那里不动,任凭着几十个枪口对准他,他笑了起来,说:“这是佛魔圣地。你们来是为了舍利子吧!”

什么?舍利子,要知道这个玩意只听说过,没有真正的看见过,他不会是开玩笑吧!舍利子可是活佛转世的灵骨。很多盗墓的人都不敢奢望的,没有想到他却说出来这里有佛魔舍利子。

我笑着走向他,说:“难道你不是嘛?”他哼的一声,说:“我是来干什么,你还没有权利知道。你们能够活着出去已经很不错了。”

吉森突然拿着枪对着神秘人,告诉他的手下,把那个大蚌壳打开,估计他们都猜到了,舍利子就在大蚌壳里,我心里想,神秘人站在大蚌壳这里半天,都没有打开,肯定有猫腻,或者是机关。

萝卜也想上去看一下,被我阻拦住,小声的说:“别过去,肯定有鬼。”就在他们过去后,没有到近前,里面的一股强光从合着的蚌壳射出,将这几个人的身体截成两半后,身体开始自燃,化成灰烬。直接给火化了。

吉森目瞪口呆的看着,对着我说:“怎么办?怎么打开?”我突然笑了一下,“还能够怎么办,佛魔不要让你拿东西,还能够怎么办?”

吉森看到干尸,拿出几具也值个钱,命令手下抬干尸,这次下水不能够白来,肯定要拿出点东西,这些手下要去拿僧侣的干尸,我又拦住了他们,大喊着:“你们别乱动,乱动什么,一旦触碰到机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萝卜在一旁也提示着说:“听六哥的,千万别动。”这些人哪里听我的,吉森不听我的,他们哪里听我的,他们上去把僧侣的干尸抬走,只见那个大蚌壳慢慢张开,飞射出强烈的光,在光的里面坐着一具尸体,它的身体是肉身,脑袋却是骷髅,但又不是骨头,像是石头。

我仔细一看,这真是舍利子,听说,活佛死后,它的头会成陨石,这种陨石是价值连城,不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的。

可惜,那几个准备抬干尸的人,被舍利子发出来光直接射在了身上,又废掉了,这回它也没有饶恕我们的罪过,舍利子发出来的光向四处射去,肯定不能够在这间墓室了,告诉他们别瞎碰,都快害死我们了。

神秘人迅速躲开光,躺在了干尸的下面,这光很厉害,就是不射坐在着的僧侣干尸,其余的人,包括吉森在内都跑出这间墓室,萝卜也学着神秘人躺在僧侣干尸的下面。我还没有来得及躺在干尸的下面,却被一股光袭击到我手上,我心里想这下完了,当躺下后,发现并没有任何的事情。

那股光射在我的手,正是有血灵子刺青的手,看样子,我是没有事情的,不一会儿,不在有强光射来,萝卜爬着向我走来,说:“六哥,现在怎么办?”还能够怎么办,我小声的说:“准备破开它,里面的舍利子你不心动啊!”

萝卜笑了起来,说:“就是六哥,咱们啊!把那个舍利子拿到手,先让吉森那个老东西,放了陈老怪,然后呢!咱们放了他鸽子算了吧!”

我呵呵一笑说,你的心思可是够黑的,你不适合盗墓,适合谈业务。说完,我慢慢接近那个大蚌壳,吉森在那个盗洞的口看着我,突然大喊着:“闪开,我要炸了它。”我靠,我都冒着生命危险过来了,你还炸掉它。我不满的大喊着:“炸个毛,炸了它,里面的东西怎么拿。”

吉森好像意识自己的愚蠢,既然要里面的宝物,为什么还炸掉它呢!我已经靠近大蚌壳,准备入手的时候,神秘人突然大喊:“别过去。”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好在我有血灵子刺青,一些脏东西近不了身。

我本想把这个大蚌壳的棺材用勾魂伞给砸碎,当我站起身的时候,那股强光直射在我身上,可是并没有什么事情,而是身上变成了红色,可能是血灵子降头在克制那股力量。

我本以为我死掉了,没有想到居然没有事情,拿起勾魂伞对着大蚌壳的棺材就砸了下去,这力道也够足的,一伞给砸的稀碎。我是把大蚌壳的棺材的上面砸碎了,从上面的蚌壳掉一下特大号一枚夜明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