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密道

我劝萝卜不要看着宝物就拿,就像这个金佛外壳这么重,有一点像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性质,所以最好拿一下简单和值钱的东西。萝卜感觉很惋惜,确实是这样,到了墓里拿一些宝物没有关系,但不要贪得无厌。

我环视一下四周,又进入正殿里转转,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拿的了,好东西都很大,包括这些干尸,拿也不好拿,其实在我认知下这种和尚的干尸,要比那些黄金值钱,听说木乃伊都上千万到亿元,何况这种干尸了。可惜啊!这次只是窥探一下。

我四处找着机关,来到石头佛像面前,这尊佛并不是一些菩萨的,好像是一个魔像,脑袋有三个,身子雕刻着好像是壁画一样,上面壁画好像在告诉世人一些事情。因为不是考古,所以,我要尽快拿到一些宝贝交差。

我想着神秘人从哪里进去的呢!他又去那里干什么呢?这些问号在我脑海不断的旋转,我踩到一块砖上,发现它在晃动,我用勾魂伞敲了敲,确实是空的,我让萝卜和雷华秋把石砖搞开。

我们慢慢的把这块石砖掀起来后,发现里面是一个密道,还能够通往地下,地下的空间很大的,看来神秘人是进入这里了,他也真是的,居然不把入口留出来,让我们好个找。

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不能够再出现意外,我告诉他们两个一定要跟紧,有什么危险还可以有个照应。我们三个慢慢进入了密道。

密道黑乎乎的,里面的空气也很污浊,除了海腥味,还一种难闻的味道夹杂在一起,我们打着手灯慢慢向里面走去,这地道很狭窄,只容下一个人在前面走,我是在前面带着他们走的,可当我走出很长一段时间,感觉后面没有人了,我回头一照,萝卜和雷华秋不知去向了。

我有点着急了,于是大喊着:“萝卜,你们在哪?”却没有任何的回音,这回我心里发毛了,并不是害怕,而是怕他们两个出什么事情。我又回去找找他们,可是到那个入口,也并没有萝卜他们的踪影。难道他们向里面走去了。

我又向里面走出,我拿着灯光向前方照去,突然从前方出现一个影子,我以为是萝卜,大喊着:“萝卜是你吗?”这个影子没有任何的回音,还是背对着我,我想走快一点,向前看去,突然它转身过来,我吓的一机灵,因为太快没有看清它的脸,它就向里面跑去了。只感觉它是一个黑影。

不管那么多了,我现在必须找到萝卜他们,我慢慢拿出勾魂伞,慢慢的向前方走去,可是走来走去,总是找不到出口,难道被困在这里了,走得迷乱了,居然入口都找不到。我开始慌张了,这黑乎乎的地道,又没有找萝卜他们,实在受不了。

突然,我一个跟头绊倒在地上,手灯的开关被关掉了,里面没有亮光,我紧张的四处的寻找,希望能够找到手灯,有一只手摸到我的手,我猛然把手抽出来,一个光亮照在我脸色,我强做镇定的看了一下,原来是萝卜,他看着我说:“六哥,是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慢慢的靠近萝卜说:“刚才怎么不跟着我,雷华秋干什么去了?”萝卜帮我把手灯捡起来,摇摇头示意不知道。他恢复了一下,说:“刚才走着走着,你就不见了,前方出现一个人影,我以为是你就跟了过去,可是跟来跟去,又没有了。我就四处的找你们。”

我心里想,难道这里有脏东西不成,正在我和萝卜说话之间,前方又出现一个人影,萝卜拿着灯照了一下,太远看不见,他大喊着:“小雷,我们在这里呢!”可是那个影子还是站着不动,好像背对着我们。

就在一瞬间,它来到我们的面前,还没有等我们反映过来,它奸笑起来,这笑声及其难听,听得我根本受不了,我和萝卜都把耳朵堵住,一瞬间它又到了远处,不过笑声还是那样的刺耳,从一瞬间的我看到它面容,它浑身是黑色,披头撒发,脸色惨白。

还没有等着我和萝卜明白怎么回事,我和萝卜都头疼起来,精神开始恍惚,慢慢陷入到沉迷的状态,这是梵音索命。我已经知道这是梵音索命了,但不来及了。完全沉入昏迷。

我心里清楚,但是身体却不由自己了,本想尽快醒来,可惜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相反越是内心挣扎,越是喘不上气。那个人影来到我们的面前,在我和萝卜的旁边不停转动。一阵白光过后,我突然醒来。

当我站起身的时候,我的本体躺在地上,我彻底的崩溃了,难道我死了不成,我想重新回到我身上去,但是徒劳的,我只是一缕空气,猛然,我本体站起身,带着诡异笑容,慢慢像前走去,在我本体站起身后,萝卜的本体也站起身,一直向前走着。

我回头一看,萝卜的魂魄在着急想到本体上,我大喊着:“萝卜。”可惜,他根本听不见,无论是本体和魂魄都听不见,难道我是灵魂出窍了吗?不可能的,我跟我的本体一起走,一直走。

直到走到一处地道出口,我本体诡异的笑了,我的本体打开出口进入了一间墓室,这间墓室,里面有五个棺材,周围都是一些死去的魂魄,墙壁上画着死去的人相貌,我和萝卜的本体慢慢靠近其中的两个棺材里,把棺材盖打开,慢慢的躺了进去。我大喊着不要。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个黑影把棺材盖盖住,消失不见了,我突然觉醒来,发现自己在棺材里,我四处敲打着,可是根本听不见,也没有人看到,我心里着急,不会要死到里面吧!难道就在棺材里慢慢的等死嘛?

我突然感到非常的庆幸,我还没有死,刚才只是有人控制我的意念,将我的本体总送到棺材里,刚才黑影子到底什么玩意,竟然有如此的力量。可反过来一想,等死得了。

我四处摸摸这棺材,是石头的,完了,就等死吧!只听见棺材的外面有人在撬动的棺材,好像很多人在用力一样,我能够听到他们大喊声,当棺材盖开了后,一张脸笑看着我说:“怎么样?里面舒服吗?”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允浩,这家伙不是跟着我们一起嘛?他去干什么了。

我慢慢坐了起来,呼吸一下空气,看见还有其余的人,吉森站在那里看着我,这个老家伙怎么也到里面来了,噢,我明白了,原来金允浩偷偷的回去了,把吉森给叫了进来,金允浩只是安札在我身边的一个卧底,等到把墓掘开了,回去报告吉森。这些人也太阴险了,不过我还要感激一下他,要不是他们来到,估计我们都死在里面了。

萝卜从另一个棺材里出来,脸色都变青了,看见我后马上过来抱住我说,哥们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六哥。我拍了拍他,一个胆小如鼠的人,让他来盗墓,真是难为他了。

吉森这回来带进来许多人,这些人估计是保护吉森的,看起来比刚才那些监视我们的雇佣兵强多了,我坐地上休息一下,身子突然感到很虚弱,虚虚弱的直发汗,吉森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真是难为你们了。”我心里想,要不是陈老怪在你们手中,老子才不来这种鬼地方。都准备退出盗墓界。

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你们来了。”后话我还想说,你不是不来吗?可惜,他是主子,我是打工的,只是从命的人。突然感到少了一个人,我问雷华秋在哪里?他们只是摇摇手,不知道。

难道在这个五个棺材里的其中一个,我马上意识到会是这样,于是让他们把其他三个棺材打开,他们把其他棺材打开后并没有人,可是在一个棺材里躺着一具干尸。我走到近前一看,是一位僧侣,从装束上来,可能是南洋一代的人,因为只有南洋一代的人才穿这样的僧服。

吉森看见了干尸脖子上的佛珠,刚想去拿,被我拦住了,因为我看到这僧侣的脑袋上有降头。如果拿走他的佛珠,肯定会离奇的死亡。这不得不让我想到南洋的降头术。

降头术其实是在南洋一代兴起,南洋是新加坡人,一般新加坡人基本都是福建下南洋那批人跑过去的。南洋降头术有很多种,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纸人降头,纸人降头比较简单,只要本人身上的一些物品,就可以把降头下到身上,也是诅咒比较好的一种方法。

而最为厉害的是五棺降头术,五棺降头术是将死人变成一种诅咒,而这种诅咒只限于墓里面,只要来到墓里的人都会被降头所害,我看这僧侣是自己给自己下的降头,脑袋中间插进一颗血灵子。血灵子是降头术的降头物件,这种东西就是青铜锥,只是用许多意外死亡的人血泡上一段日子。

当人要不行了的时候,就可以自己插入血灵子,血灵会进入身体,自己可以埋葬自己,非常的厉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