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巨大的乌贼

那个鱼鳞尸居然把我勾魂伞收走,看来它不是什么善茬,力量也相当的厉害,我一看罗盘上指针已经凌乱了,根本看不出有攻克他的办法,拼了,大喊着那些雇佣兵,还看着什么,赶紧开枪,不然咱们都要玩完了。

这些雇佣兵才刚意识到,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拿起枪对着那个鱼鳞尸开起了枪,无数颗子弹射到它的身上,却毫发无损,它突然愤怒了,身上的海藻藤多条延伸的冲了过来,萝卜一个不小心,被它的海藻藤给抓住,我一看,只要萝卜拉不过来,估计就得命丧黄泉。

我猛的冲了过去,用刀子把海藻藤给砍断,萝卜才幸免被鱼鳞尸给手撕了,看着如此厉害的尸,我其实没有其他的办法来对付了,子弹到它的身上都陷入肉体里,好像在给它止痒一样。

看来只能够用炸弹了,可是炸了它过后,它肯定会再次的出现,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拿出一颗炸弹扔了过去,那些雇佣兵看到子弹对鱼鳞尸没有任何的用途,也扔起了炸弹。

数十颗的炸弹扔了过去后,我们都退出很远,只听见轰的几声,石砖的房子被炸碎了,鱼鳞尸也血肉模糊着,并没有影响到它攻击我们,无数的海藻藤伸向我们,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一把锐利的钢刀瞬间砍断我们面前的海藻藤。

他拿出一颗看似是炸弹的东西,扔到鱼鳞尸的面前,鱼鳞尸还看了一下,既然施展着它的力量,这颗炸弹掉在地上,射出无数颗小圆球,飞向鱼鳞尸的身上,只见无数声的巨响,鱼鳞尸被炸成了空气。

石头房子和鱼鳞尸都完全消失在墓里,这个人是神秘人,当鱼鳞尸被炸掉之后,无数海藻藤落在了地上,我们这些人被无数海藻藤包裹着,挣扎出来后,神秘人走到那个椭圆的棺材面前,拿出一颗跟钢锥的炸弹,向棺材里插了进去,虽后跳到外面,又是一阵巨响,那椭圆的棺材被炸碎了。

从爆炸的残渣中,见无数的鱼子飞上了天,看来这棺材里全部是鱼子,那个鱼鳞尸是妖尸了。

我刚想上去感谢一下他,可是他没有说话,直接打开了一个机关,进入了一个月亮门,走了。

我一看他走了,想追上去,看来他对这里非常的熟悉,能够跟着他,确实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可是来不及了,当我再去打开机关,他的人已经不见,只留下月亮门里的几潭黑水。

我去石头房子和鱼鳞尸的残渣下寻找我的勾魂伞,终于在一堆的鱼子里面找到了伞,我拿着伞放了起来,看着恶心的鱼子,突然有想吐的感觉,而且这股味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萝卜早吓的坐在地上了,直直的发呆,看他那点出息,都没有雷华秋厉害,最起码他干什么事情都有胆子,可是萝卜呢!干什么事情都唯唯诺诺的,前怕狼后怕虎的,像个娘们儿。

我把萝卜拉起来说:“走了,里面还一个金佛呢!”我估计那个鱼鳞尸说得也是假话,什么金佛,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在迷乱我们的初衷。

我们身上的子弹和炸弹没有多少了,不能够再浪费了,别再遇到其它的东西了,当走进月亮门的时候,我们又看见那个海魂尸,它站在那潭黑水上,慢慢沉没在黑水里面。

另一间墓室很有趣,有八个小水池子,中间是一个大水池子,里面的水不像是海水,是黑色的水,看起来很污,可能不像是污水,黑的非常有特色。刚才没有看见神秘人到底出哪里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的。

四处没有任何的出口,刚才那个神秘人是怎么进去的,难道从这潭黑水通过不成,还没有等着我考虑怎么进入墓中的时候,突然从黑水的里神秘人出来了,他惊慌的爬上来,看着我们说:“快走。”我们还没有明白什么意思,神秘人已经躲避到很远的地方。

正在犹豫之际,突然从黑水池里出现一个很大的尾巴,还没有明白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条大尾巴把一个雇佣兵卷到黑水潭里,不出一会儿功夫,血色和黑水融合在一起,成了紫色,有几个人想去救助那个雇佣兵。

只见八个小水池也出现很大的尾巴,从那个大水池出现硕大的乌贼头,有几个还没有来得及跑便被乌贼的大尾巴卷走了,只听见几声惨叫后,我意识到这海底生物的可怕,大喊着:“快跑。”

还没有来得及跑,我就被这只巨大的乌贼的尾巴给卷住了,我感到没有了呼吸,脸色红的要死,我可能已经要死掉了,我手中还攥着一颗炸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炸弹扔到了乌贼脑袋所在位置,我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可能我已经窒息了。

突然,萝卜大喊着:“六哥,六哥……”当我迷糊的掉落地上,雷华秋和萝卜将我托到另一间墓室,那个乌贼还在四处的卷着什么。

我陷入迷糊状态,忽然,吐出一口血,刚才乌贼的尾巴卷出内伤了,我的脸色还是红红的,我根本听不到声音,我四处忘着这些惊慌的人,萝卜不停的在我面前喊着什么。

我用手示意不要喊了,我静静坐了一会儿,看见神秘人正从身上拿着什么东西,我慢慢爬到神秘人的跟前,他根本不理会我,继续拿着东西,他从身上拿出一颗激光弹,顺着月亮门扔了进去。

我们都闭上了眼睛,只见一阵强光过来,乌贼的尾巴不再伸过来,我好像能够听到一些了,萝卜坐在我面前,好像要哭出一样,喊着什么。

我恢复起状态,说:“我没有事情。”可是又一口血吐了出来,这次伤的可不轻,要再卷一会儿,我小命就交代在墓里了。

我慢慢站起,可是我腿软的不行,又倒了下来,萝卜将我抱住,慢慢放到地上。神秘人看了看,拿出一支针管,迅速的给我打在身上,我这才慢慢的缓解上来,虽然不知道什么药,很有可能是抗生素一样的药物。

当打入后,我身体开始有劲了,而且非常的精神,甚至感到非常的舒服,我站起说:“这是什么药?”

那个神秘的冷冷的说:“是一种抗生素,刚才的那个东西,是史前巨乌,它的身体是有毒素的。”

原来刚才那个乌贼是史前巨乌,是的,我从小到大没有看过这么大的乌贼,就算那些海底的探险家也没有看过如此大的乌贼。

萝卜问我,现在该怎么办,要不现在先回去,我摆摆手,现在都来到这里了,怎么能够回去,我想从神秘人的身上得知,怎么对付史前巨乌,他冷冷的说,千万不要放它出来,那几个池子,就是困住它出来的,进入这座海底寺庙的正殿,必须要经过这里。如果我们把池子都炸开,它就会出来的。

要现在怎么办,难道要徒劳无功的返回吗?我又问神秘人,这是一个什么墓,他淡淡回答,这是佛魔寺院,具体他也不清楚寺院的来历。我突然说:“这个寺院仿佛知道大陆要沉没,居然能够在海底里。”

神秘人不屑的说:“不只是这个佛魔寺院,整个沉没大陆,在没有沉没之前,居住的人都知道要沉没。”

我心里想,这个神秘人不能够让他再神秘的失踪了,必须跟着他才能够找到佛魔寺庙的正殿。

可是他总是来无影出无踪,好像跟我不一路人一样,难道他不是盗墓的。我想套近乎,他总是躲避着我们什么。

萝卜又问我,现在怎么办?还能够怎么办,既然来了,就得拼了,我想跟着雇佣兵一起把这个史前巨乌给干掉时,神秘人叫住我们,说:“凭借你们力量去了,也是送死。我们需要配合一下。要有人把乌贼再引出来,把它的脑袋给炸了,就可以了。”刚才的炸弹并没有炸到史前巨乌的脑袋,而是扔在别处的地上。

看来只能够听他的了,我看了一下四周的人,心里想,这些人肯定不会引出乌贼,不如我来了吧!

于是我首当其中进入了月亮门,在门的中间说:“我把史前巨乌引出来,你们看准时机,把它的干掉。”

这些人还真带劲,各自检查着装备和炸弹,神秘人也看着我,好像对我给予了肯定一样,但我不需要这样的肯定,我现在唯一做到的是,找到值钱的东西交给吉森这个老东西,让他先放了陈老怪。

我又来到大水池的跟前,对着黑色的水就开始用扫射,这个乌贼还真贼,居然没有反应,我向水里扔了一颗炸弹,只见听见一声巨响过后,黑水溅射出很多后,我以为是炸弹起的作用,却没有想到史前巨乌的脑袋露出来了。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八个水池的尾巴又出来了,正在要卷我的时候,我飞速的向后跑去,可是到月亮门前,被它一条尾巴卷住,我心里想这回完蛋了,我估计会把卷断气。

这个时候,那些袭击的人,飞速进来,对着史前乌贼的脑袋就开枪,神秘人越身来到乌贼的跟前,迅速的在乌贼的脑袋扎上一颗炸弹,又迅速的跑过来救我,他拿出利刃对着乌贼的尾巴一刀砍了一下,可惜没有任何作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