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幽怨的琴声

管他什么迷宫不迷宫,走进去再说,又走进去没有多远,只听见这长廊里有一个声音,很幽怨的声音,要知道,这是海底怎么会有人呢!我马上停止了脚步,萝卜问我听见了吗?这不是废话吗?没有听见,我能够停止脚步。

只觉得这声音越来越近,可就是看不到人,我心里想,一定是机关,没有什么好怕,让他们小心点,继续向前走去,走到前方拐弯的地方,我知道了,这是一个围着寺庙的长廊,是用来排除海水的。

古人能够有这么伟大的发明吗?要说,古人在陆地建一个奇迹的建筑物,我还相信,能够建一个在海底生活的寺庙我绝对不信。

我围着这个长廊走着,想找进入这个寺庙的机关,围着这个寺庙的长廊走一圈,依然没有找到进入寺庙的门,萝卜突然感到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咬他,他用手一摸,抓住咬他的东西,他一看,吃惊大叫:“有水蛇。”

我回头一看,萝卜手中抓着一条看似鳝鱼的动物,可是不像,好像蛇一样,露出牙齿来,要咬萝卜,还没有等着萝卜反应过来,雇佣兵拿出匕首直接把这条生物给割掉,扔在了水里。

这不是水蛇,也不是鳝鱼,这是一种食肉的鳗鱼,这种鳗鱼在深海里很厉害的,我大喊着:“千万要小心啊!”

这句话一出来,只见长廊的围墙有一道机关,突然开了一个口,口中流出来全部是这种食肉的鳗鱼,无数的条鳗鱼掉落在长廊的水里,我一看大惊失色,赶紧跑吧!还等着什么,这多食肉鳗鱼,很快就把人的骨头咬成渣滓的。

那些人一看,也快速跑了起来,我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有一处地方,好像没有多少的水,要离开水的地方就不会被食肉的鳗鱼袭击了。

我在前头跑,他们在后头跟着,连游带跑终于跑到了没有多少水的地方,跟着我们这些雇佣兵还算可以,遇到这样的事情,身手和行动都非常的敏捷,一看就是穿梭在生死之间的主儿。

本以为鳗鱼不会到这个地方,可是这些食人的鳗鱼像疯子一样,向这边冲上来的,我们只有拿着刀,在地上乱砍着,当砍到地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块空心的石砖,我一摆手,大喊着:“等一下。”

我又用刀子敲了敲,确实是一个空心的石砖,看来这是一个出口,不过在海底里,这些被一些水植物的缠住死死的了,根本没有办法打开它。雇佣兵可不是盗墓的,他们是为任务不择手段,一个雇佣兵拿出一颗专门炸墙的炸弹,放到这块石板上。

轰的一声,石板被炸开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机关,雇佣兵刚要上去打开这个机关,我马上把他拦住了,说:“不要。”我又看了看,只见这个机关,一个青铜的转盘。

在墓里只要出现这些,肯定没有好事情,一旦转错了,估计都得玩完了,我看是佛教的东西,不怎么知道,但按照上面佛语来看非常的复杂,不过好在我,懂得一些技巧,所谓的技巧就是机关到什么时候,都离不开拼接。

只要把转盘上的图拼接好了,一切就OK了,我慢慢挪动着转盘,生死玄妙出入时,过往烟云了无生,一切都是过往云烟,只要对住那个佛就行了。没有多大功夫,我把转盘完美对接上了。

只见我旁边的一堵墙,慢慢的上升,终于见到了寺庙的大门,萝卜窃喜着说:“六哥,就是牛,看看,这才是盗墓的呢!”

其实我刚才应该能够想到,到处都是海水,就这块没有海水,肯定建造这里的人,不会让海水进去的,一定会采取措施,将门建造在没有海水的地方。

我拿着手灯一照,我靠,这座神墓里可真可以啊!跟外面的寺庙一样,我们进来是一个寺庙的花园,花池上没有花,盆景都是石头所制造,看起真像那么回事儿。

等等,这不是一个大陆沉没在海底的,怎么会出现墓呢!难道沉没在海底全部是墓吗?不可能,谁会事先料到大陆会沉没。不想那么多了,先看看再说。里面是漆黑一片,只是我们这些人灯多了点。

四处的照照着,这个墓,好像是一个和尚居住的地方,可能是主持级别居住的地方,好奇怪的布局,我可以断言,这个地方只是寺庙的一部分。正在拿着灯四处照的时候。

一个雇佣兵忽然看到了什么,拿起枪对着前方就开枪,开枪位置是在石头房子的门口,开了数枪后,雷华秋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刚才又看见了那具女尸,我一想,这个海魂尸,还真是冤魂不散,总是跟着我们,看我怎么收拾它,我问那个m国哥们儿哪去了,他说,不见了。

突然里面传来幽怨的琴声,这琴声好犀利,居然能够让我们流出眼泪来,难道里面有人,我突然想到这里是墓,什么东西不能够传到耳朵里,什么事物都能够入眼,因为会影响人。我让他们赶紧把耳光堵住。

这才不流出眼泪,这琴声好幽怨,如同一个凄冷的人在准备自杀一样,看来那石头房子里面有人咯。

我看了一眼雷华秋,他向我点点头,我一看他,就是我在问他,里面是不是鬼,他点头,说里面肯定是鬼了。

我用手语告诉雇佣兵都把家伙准备好了,进去之后,啥都别想,直接就开枪,我们这些人慢慢的走入石头房子里。

墓的房子基本都是石头所造,其实跟外面的房子一样高,当走到一半时,发现那个海魂尸又出现在门口,这回不可不想放它离开了。

从后背拿出勾魂伞准备干掉它的时候,突然,石头屋子里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虽然我们都堵着耳朵,但还能听清楚他说的话,“施主,来了,就拿走该拿的东西,走了,也不要杀生。”

我感觉是幻觉,仔细听了一下,却没有声音,那个海魂尸在门口诡异的笑着,我还想制它,那声音来了,“施主,老衲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我们这些人估计都听见了,停留了一下,难道这里还有人不成,肯定没有,我敢打包票,绝对没有,这是墓,一定是鬼作祟。我向那些雇佣兵示意,赶紧过去看看。

他们拿着枪慢慢走近门口,这个时候那海魂尸又不见了,他们在门口静静看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

眼睛仿佛被什么给玷污了一样,示意我们去看一下,我没有想的太多,大不了是鬼,我拿着勾魂伞来到门口,一看,这是人吗?这是尸吗?这是什么鬼啊?

我都没有见过如此恶心的东西,里面确实是一个老和尚,盘坐在那里,不过他的身上长满了鱼鳞,不但有鱼鳞,他坐的地方,好像海藻一样的植物,也在他身上长出来了,在半空中不断的乱颤,他已经破相了,脸部也长满了鱼鳞,能够确定他是和尚的是在胸前的佛珠。

我后退出来,对着他说:“你是什么东西?”他哈哈大笑起来,“我是这里的守护人,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人了。我知道,你是想要寺庙里的金佛。拿走就是了,何必要杀生呢!”

我心思一下,金佛,看来这座墓里有金佛,我眼前一亮,但心里还感到这个和尚是脏东西,我大喊着说:“哎,你到底是什么鬼?怎么活了这么长时间。”

他笑了一笑,说:“我也不知道活多久了,只知道,你们快死掉了。”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突然,他身上的海藻藤向我们这些人攻击,一个雇佣兵没有来及躲闪,被他拉到了近前,他张开嘴就吃着肉,我一看这肯定是尸了,还等什么,抄家伙赶紧搞定他。

这些雇佣兵也意识到这一点,对着那个鱼鳞尸就开枪,子弹打在他的身上,确实很管用,他无法控制海藻藤了,我一看,这个家伙不能够动弹,靠着海藻藤来抓人吃。我手语告诉雇佣兵扔炸弹。

这些雇佣兵可能明白了怎么回事,扔了几颗炸弹在鱼鳞尸的跟前,只听见,轰,轰,几声过后,它的头被炸了出来,一个雇佣兵拿着枪对着它的头,一顿扫射,脑袋开花了。

还没有等着我们反映过来,只见从它坐在的地方,出来个椭圆形的棺材,是立着的,棺材上迅速的长出一个海藻藤。很快长出很多来。

这种棺材,其实在佛家很有名的,相传原来的佛教葬礼,是用一个椭圆的石头棺材把圆寂的和尚放到里面,上面会种上一颗树,才能够葬下去,圆寂和尚的精魂就会促使树成长,这种葬礼叫做:来生葬。下一辈子就是一颗树。

后来佛魔弟子将这种葬法,妖魔化了,把自己尸体放到这种棺材里,上面放着活着的动物,精魂就进入动物的体内,成为魔尸。不过这也只是一种传说,并没有依据可言。

不大一会儿功夫,从那个棺材里有出现一个鱼鳞尸,他跟刚才一模一样,我靠,这么快就轮回了。

那些m国的雇佣兵都傻眼了,不知所措,我可不是他们,这样奇观我见的都麻木了,还怕它一个鱼鳞尸。

我拿出罗盘,把勾魂伞扔了出去,从天灵盖取出灵火,放到罗盘,看见指针,突然感到糟了。这里并没有强大的磁场。

看来只能够拼一拼了,用手一扫,那股灵火到了勾魂伞上,伞在意念下控制,飞了过去,可惜力量不够,被那个鱼鳞尸身上的海藻藤给抓住了,他诡异一笑,“老衲。又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