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血祭坛

这个四个血尸向我们冲了过来,它们身上蜡和血交融在一起的气味,弥漫在整个墓室,金允浩感觉到血尸的到来,拿出枪对着血尸就开起了枪,血尸发出撕裂的叫声,还继续向他冲了过来,他本想拿出刀来,一想到枪都不管用,还用什么刀,迅速的躲开,他拿出一颗手雷扔了过去。

血尸刚跑出没有多远,轰的一声炸成粉碎,贱的到处是蜡和血交融的液体,看着及其的恶心,其余三个血尸冲着我们三个冲过来,萝卜也拿出一颗炸弹,想扔过去,我拦住了他,大喊着:“别蛋的,把棺材给炸下来,快走。”

我们三个在墓室里到处躲着血尸,正要向出口走去,突然,墓门关上了,里面亮了起来,旁边的火焰台上照亮整个墓室,光是红色。只能够拿着刀拼一下,我抽出砍刀,看了他们说:“拼了,干掉它们。”

我上前拿着砍刀对着血尸就砍了下去,当砍到血尸的身上,却造成不了伤害,反而我的砍刀从血尸的肩膀上拿不下来,我迅速躲开它攻击,纵身跳出很远处,朴吉美被一个血尸攻击着,我拿出枪对着那个血尸开枪,我用力蹬了一脚血尸,把朴吉美拽出血尸的攻击,我大喊着:“你们快给我掩护。”

他们几个掩护着我,我拿出罗盘,从身后拔出勾魂伞,打开放到地上,从自己天灵盖上取一股火,放到罗盘上,用手一扫,火飞快到勾魂伞上,我大喊着:“乾坤出击。”

勾魂伞飞速的旋转起来,像一把锋利的利刃,对着一个血尸飞了过去,从血尸的身体穿过,血尸呆立了一会儿,躺在了地上,另几个血尸又向我们冲来,勾魂伞挡住了它们的去路,飞速的旋转,转速快到惊人的地步,飞出强烈的火光,火光像一条烈焰的红龙飞从血尸的身体穿了过去。

血尸呆立在勾魂伞的面前,突然四散分裂开,我收起勾魂伞,看着他们几个人,大喊着:“快找出口。”

我们几个到棺材的对面,寻找墓门的机关,可能是金允浩着急了,他拿出炸墓门的炸弹,放了上去,我看见大喊着:“不要用炸弹。”

可是已经晚了,轰的一声,墓门被炸开,随之而来是那个铁棺材的一角掉落在地上,只听见棺材盖,砰的飞了出去,从里面出来一堆看似血块的玩意,慢慢的形成一个人形,它形成一面墙,像我们扑上来。

墓门被炸开,我们都跑到了另一间墓室,那个血魔又化成人形,像我们冲过来,萝卜被追得绊倒在地上,眼看被血魔吞噬掉,从墓室的顶端跳下来一个人,扔下来一颗看似手雷的爆炸物品,可惜不是,从这个东西飞出无数的颗粒,小颗粒在血魔上身上不停的爆炸,溅萝卜满身都是粘稠的血,萝卜大喊着:“啊,这什么东西,我死了,我死了。”

我上前扶住他说:“没有事儿了,它已经死掉了。”

那个人大喊着:“快走,这里是血祭坛。”

这个人看起很熟悉,终于在脑海里形成一个人的印象,他就是在白塔子救助我们的神秘人,我想看清他真实的面目,他却带着黑色的鬼面具,穿着一身黑色行装,身上还背着那把狙击枪,背着一把刀,看起来像一个忍者,却又不像。

这个神秘人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救我们,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见从墓室的地上来一个坛子,里面的血像是喷泉一样溅射起来,看着及其的恐怖。这个神秘人找到下一道墓门机关,使劲一推,里面墓门开了,是一处墓道,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们都跑进去。

墓道里黑了下来,他拿出一颗照明弹扔出去很远,墓道亮起来,前方是一个尸体,已经干枯了,看起死的很惨一样,它的肚子被掏空。

这个神秘人没有管那么多,“快走。”

本想问问他是什么人,被他冷酷的语言打断,刚才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现在恢复一下,听到他的声音非常的不舒服,仿佛不要让我们辨别他的声音。

萝卜看着他笑了起来,“我说恩人,你叫什么名字?”

“赶紧走,不然让血魔尸找到咱们,都要死。快走。”

朴吉美来到这具尸体跟前,看见尸体的兜子里有一个日记本,装了起来,向前走着,突然前方是死路,这个仁兄二话不说,拿出一个炸弹,贴在墙上,轰的一声,墓道墙倒了,看着他娴熟的身手,他肯定是一个盗墓的高手,不然绝对不会熟悉这些东西。

来到这间墓室里,除了神秘人没有被吓到,其余的人都被吓的够呛,整个的墓室好像水晶做的,在水晶的里面全部是古人的尸体,有哭的,有笑的,有挣扎着,看起是刚刚死的一样,朴吉美一看,这些人是h国古代的人。这是陪葬的人用一种固体透明的水银封存起来。

墓室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洞,等到走到前方,才发现一个巨大聚尸池,这么大聚尸池也是惊人一目。

聚尸池是古人一种陪葬的工具,就是把人活生生扔到里面,一个接一个扔到里面,一层接一层向上放,直到满了为止,尸体和尸体的肉都长在上面了,太可怕了。

从那本《古冢盗历录》看到过相关的信息,一般聚尸池是练血魔尸所搞的,在国内从来没有出现过,利用的聚尸池压榨出了血液带着怨灵之气,流入陪葬人的棺材里,慢慢交融在一起,就是血尸魔,刚才被神秘人搞死的那个就是血魔尸。

我突然想到血魔尸的棺材居然是铁,可能有人来过,把这个东西又封存起来的。或许,死在基地的m国大兵也是被血魔尸整死的,后来专门派人来封存的血魔尸。

那些铁锁链也是现代的,想到这里明白了这里的来龙去脉,那么谁会用这么残忍的葬这墓主人?

金允浩和雷华秋从来没用见过这些,吐了出来,太恶心了,神秘人看着四处,我上前和他打招呼,说:“大恩不言谢。”

他并没有说话,还是到处找出口的机关,我还想再问,他却抽出那把刀,这把刀真是好刀,上面还有火焰,“闭嘴。”

看到这家伙没有礼貌,只好不问了,本想知道他的身份,却遭到他的敌视,既然不愿意说出,也不勉强了,谁叫他厉害呢。

满墓室里全部是尸体,哪里有机关,正在我们的盘算着如何出去,萝卜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突然我们所站的地方,是一个陷阱,把我们几个掉了下去,神秘人迅速飞射绳子,勾住了上面,没有掉下来,飞身跳了上去。

我们五个可没有那么幸运全部掉了来,掉在一个黑乎乎的洞里,打开手灯一看,这个洞的空间非常的大,好像还有水滴的声音,四周全部是银白色的冰碴子,我把朴吉美扶起来说:“没有事情吧!”

“没有事情,文,刚才那个神秘人呢!”

“在上面,不管了,咱们赶紧找出口。”

原来这个底下是洞,全部是冰形成的,而且也有墓道,有三四个出口,确切的说,应该是入口,不知道从那头进去,我的意思是分开寻找出路,却被金允浩和雷华秋拒绝了,他们两个怕的要死,怕遭受什么危险,有我保护还躲避一下。

我呵呵一笑,“这就是研究超自然力量的人,狗屎一样。跟我走。”

也没有选择,按照当中的那个冰洞走就行了,走进去没有多远,前面好像有一个披头撒发的人在向我们招手,一闪一闪让我感到不对劲,我脚步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拿出勾魂伞,从这里回去也没有出口,只要见鬼杀鬼,见魔杀魔,冲出去,才是主要的。

可是当走到前方,却发现并没有人向我们招手,萝卜说:“刚才,你们看到吗?”

“看到了,但没有看的太清楚。可能是咱们出现幻觉了。”

雷华秋惊慌的说:“不是幻觉,我能够感受它是一个鬼。”

我拍了一下他的头,“是鬼你怕个蛋,你是研究鬼的。”

“是研究鬼的,可不是研究墓里的鬼。”

“我靠,鬼还分这些,我也算是服了你了。赶紧走吧!”

虽然是冰的墓道,里面却不是很冷,很黑是必然的,不过有光,冰也反光,反而墓道亮起来,总是发现墓道里面越来越暗,从我们后面慢慢黑了下来。

萝卜向前走,一只温柔的小手,在摸着他的脸蛋,她以为是朴吉美,“嫂子,别这样,六哥会不乐意的。”

“萝卜,你说什么呢?”

萝卜这才发现朴吉美在前面,后面就他一个人走,那刚才是什么人摸自己的脸,当朴吉美回头看萝卜的时候,惊了一下,我们也回头一看,在萝卜的后面,有一双手在摸着萝卜的脸,慢慢从后面出现一个披头撒发的女鬼,萝卜看出我们的神情,回头看了一看,却什么也没有。

可是我们看得却是那么清楚,又向我们招手,我一想,肯定是尸婆,一般尸婆被缠上的人是看不到它的,只有别人看的出来,唯一对付的办法,就是让萝卜把尸婆的头发拨开,看到尸婆真面目,它才放过他。

尸婆一般都生活在水里,潮湿的地方也可能出现尸婆,这种尸是一种水妖,它会纠缠着人,只有不被尸婆缠身的人才能够看见。唯一摆脱开它,必须要拨开她的头发,看清楚它的真面目,这样它就不会纠缠人,一般自己是不会拨开尸婆头发的,只有别人去看清楚它的面貌。

可是她会以身相许,从此附在这个拨开它头发的人的身上,这个人从此不能够结婚,也不能够和女人同床,因为这属于尸婆嫁给了他。具体的来源也不知道从何而起。

如果不尽快摆脱尸婆的纠缠,萝卜一会儿就会死掉,我突然心生一计,说:“金允浩,你去拨开尸婆的头发,这样萝卜就可能够活下来。”

“我害怕,你们去吧!”

“有什么害怕的,尸婆,又不会杀人。”

“那我也不去。”

萝卜看着我们的对话说:“你们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就觉得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摸我。你们快再看看我身上有啥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