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握手言和

“什么?六哥,我没有听懂了。”

“对这种迫害别人的人,我们就要以暴制暴。把勾魂伞拿过来。我让他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惹的。”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李慕妍死后,我突然害怕失去身边任何的一个人,我也不能够再让此类的事情发生。

她突然说道:“我看到恶魔的一面。”

我拿出罗盘在院子找到一处磁场反应极强的地方,将勾魂伞打开放到地上,我天灵盖狠狠取了一股火,当然这种精神火焰普通人是看不到的,在强光下也看不到的,那些仆人以为我精神了呢!

把火掉在罗盘上,找到金允浩的方位,用手一扫掉在勾魂伞上,它飞上半空,迅速的旋转起来。那股火越来越大,在伞的旋转下成为火圈。

我心中意念在控制这股火,大喊着:“去你大爷的。”

只见那股火圈飞了出去,成为直线消失在远处,伞落落在地上,罗盘也在不停的旋转,突然停止在一个方位上。

我从意念里感觉到,金允浩没有任何防备,他正在别墅的游泳池旁边娱乐,这股火迅速的冲到他的面前,从他眼睛穿了过去,他先是一惊,突然惨叫起来,啊,啊,啊,啊……他趴在地上惨叫着,其余人上去扶着他,没扶不住,他跳到游泳池里,不停在用水洗澡眼睛,大喊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一些下手把他拉了上来,一看他的眼睛已经成了白色,他颤抖着说:“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看不见了。”

突然那股火又从他的心脏穿了过去,他意念已经知道是我在整他,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采取措施了,他的心脏突然骤停,人躺在地上不动了。这些人可吓坏了,连忙去找那个h国的老板安春旭看看怎么办。

我用意念控制住他的本体,他慢慢的站起对着别墅的所有人说:“听着,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来偷窥我们的信息,我让你死的很难堪,今天我废掉金允浩的眼睛,明天我就废掉他的人。不管你们幕后老板是谁,再有此类的事件,我让你们全部死在这里。”

那股强大的超人自然力量从他的心脏里出去,消失在空气中,他慢慢的坐起来,他的眼睛彻底的瞎掉了,他摸索着地,不停的晃动着脑袋,“我的眼睛,是他做的,是他做的,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安春旭来到他的面前,慢慢把他扶起来说:“你惹不起的。”

他狠狠的攥起拳头,大喊着说:“等到找到那处墓,我一定要杀了他,朴吉美是我的,没有人能够得到她。我一定要杀他。”

虽然眼睛被我给搞瞎掉了,但是他的意念并没有瞎,虽然和正常的人没有区别,只是眼睛成了白色的,看起很害怕,安春旭拿出一个墨镜给他带上说:“不要着急,找到墓后,朴吉美和她的财产都是你的。这个国人就是多事,我以为朴吉美爸爸死后,我会将她整垮,没有想到多出来一个方启文。”

“我一定要得到朴吉美,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不要想了,先养养眼睛,现在只能够卑躬屈膝求他们。忍忍吧!你负责跟着吉森他们找墓,我负责搞垮她的公司。等你们带着宝物回来,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是的,一个崭新的世界。”

哈哈哈……

我搞定了金允浩,并用如此残忍手段搞掉他的眼睛,要知道我从来不用超自然力量对付活人,如今我居然破了这个例,萝卜看着我眼神感到非常的害怕,他的怕来源是我的变化。

我走到她的面前说:“我让那个家伙得到教训了。你从塔姆兰回来,为什么这么心柔了呢?”

“可能,我失去太多吧!”

“不是失去太多,你总是在失去和被得到之间纠结,这个结,还要你自己处理掉的。”

朴吉美抱住了我说:“假如我不是富人,你还会跟着我吗?”

“以前不会,现在会,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想得到,但我也不想失去。”

“谢谢你。”

正在我和她甜言蜜语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吉森的电话,估计那个安春旭把金允浩眼瞎的事情告诉了他。朴吉美接了电话,吉森客气说道:“朴小姐有什么事情,好商量,为什么要大打出手呢!h国人有一句话,枪打出头鸟啊?”

“如果再来窥探我的信息,我们会加倍奉还。”

“朴小姐,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是合作伙伴,为什么干出伤害伙伴利益的事情呢!这件事情确实金允浩不对,但是咱们还需要他们的。在利益面前,你总是感情用事。这么吧!我做一个中间人,来调息一下这件事情。今晚去安老鬼那里,捂手言和,要出发了,不要打乱计划好吗?”

“他那里就不去了,等待出发吧。”

“怎么了?朴小姐,是不给我面子嘛!这样吧!到我的船上来,我也请他们过来,把事情搞清楚,大家握手言和怎么样?”

“好的。”

挂了电话,朴吉美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说:“我们一起去吧!吉森那个老东西叫咱们握手言和呢!”

“去吧!看看他们能够耍出什么花样来。”

朴吉美想叫上雷华秋,我和萝卜觉得这个时候带上他,会不好,这小子总是在惹事情,要不是他,估计金允浩也不会窥探朴吉美,总感觉他和朴吉美早就认识。

晚上,华灯初上,我们从汉城出发到了一处码头,码头停着一艘轮船,虽然不大,但是走上前却很大。

在船头上吉森在搞一个派对,m国人就是会消费了,无论在哪里都搞一些派对庆祝,我们上了船来到船头,这里除了保票是m国人以外,其余的都是h国人,在一起跳着舞。

我们到了后,有保镖引我们到座位前,看见安春旭和金允浩他们,我不客气坐了来,吉森那个老东西在旁边微笑的给倒着酒,朴吉美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萝卜像没有见过世面一样,慢慢坐了下来,拿起一杯红酒喝了起来,安春旭看着我们。

吉森倒完酒说道:“这次咱们去找墓,大家都是合作,有人出人,有力出力,对不?别总是搞的像仇人一样,何必呢!要知道,这个世界太不尽人意了,总是拘泥一些形式,搞得我们这些不被形式拘束的无法生存,有形式就有了背叛,有了谎言,就有了你杀我夺的道理。于是人们发明了合作,合作是解决一切形式的来源。所以,大家都是合作吗?何必为一些杂事而被伤了感情呢!来干一个。”

他这番长篇阔论我还真没有听懂,当喝酒的时候,安春旭奸笑着说:“朴小姐,这是一场误会,要知道,我和你爸爸可是故交了。没有必要去干涉那些事情。行,行,不说了。咱们喝了这杯酒,就当算了,你看怎么样?”

他可是这么说,但金允浩却没有端起酒,说:“我瞎了一双眼睛,朴小姐你怎么处理呢?”

“我能够怎么说,是你做错了事情。喝了这杯酒,咱们继续合作,如果不想合作,也请你退出去。”

吉森这个老东西说:“千万记住合作,不要感情用事,允浩,你是我请来的,给个面子怎么样?”

金允浩哼的一声,“朴小姐,你是没有人要了,居然找了一个盗墓的当未婚夫,我已经调查他了,没有什么厉害的。”

朴吉美把酒杯放到桌子上说:“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金允浩喝了一口酒说:“现在很嚣张啊!当初在我的床上怎么不嚣张呢!”

朴吉美端起酒杯泼了他的一脸酒,“你……”

“我怎么了?难道不是事实嘛?难道我……”

我木木的看着这一幕,惊呆了,原来她和这个金允浩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她对着我说:“文,我和他那时候都不懂事情,你……”

我站了起来,拿着我的这杯酒也泼在了他的脸上,说:“哥们儿,无论她以前多么的不堪入目,她现在是我的女人,跟你有没有关系,你又算什么东西?你是不是觉得眼睛瞎了,还不够是吗?那我就废掉你,萝卜把伞给我……”

萝卜刚想把勾魂伞给我,吉森站起来到金允浩的面前,一顿耳光儿下去后,拿着桌子上餐布,擦擦手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居然说出这些话。不但打了朴小姐的脸,而且也打了我的脸。如果不想合作,你赶紧滚。”

金允浩攥着拳头,猛的站起想要搞我,被安春旭笑着按了下来,小声的说:“你惹不起他们,等待时机,怎么这么冲动。到时候,朴吉美这个小妞,都是你的。忍忍。”

安春旭奸笑着说:“哎哟,刚才是一场误会,千万不要在意。继续合作,来干杯。”

“对嘛!这样才是干事情的人,来干一杯。”

朴吉美估计心里特别的难受,拿起酒杯要喝的时候,我拿过她的酒杯喝了下来,拍拍她的手,“我来喝。”

互相沉默一下,我心里在想,如果不是陈老怪在他的手上,我把他们都给整死,这群心机狗就应该整死他们才解恨。

“吉森,陈老怪怎么样了?”

吉森拿出手机扔到我的面前,他确实妥善安顿了陈老怪,不是在破旧的屋子里,而是更高档的屋子里,陈老怪正吃着饭和我说着话,他知道吉森在场,所以说了几句就挂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