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看风景

大海没有搭理萝卜,我仔细看了山上的景色,确实很不错,有水,有树,有蜿蜒的山道,还瑟瑟秋风吹散的落叶,此情此景若不是勾魂搞的心情,绝对能够游览上几天。大海觉察到我看出老家的山景宜人,“怎么?我带你去转转?”还没等着我说话,那位哭笑不得的主儿,慌慌张张地说:“六爷哎,咱就别给大师添乱了。回市里去吧,哥们儿虽然对这片土地有深厚的感情,但是哥们儿还迫切想回到人烟聚集的地方,找回哥们儿失散的小心灵。”

“滚蛋,你是被吓破胆了吧!别在爷面前装蛋儿。你就说你害怕得了,还搞那么大一堆不是人话的狗语。”

“六爷来,咱还是回去吧!真的,哥们儿总感觉这地方,太邪门儿。”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和大海看看山上的风景。”

萝卜向后面一看,想要从山上回村,还有很远的一段路程,而且要经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倒是不叫人瘆得慌,而是树林隔一个地方有一个坟地,即使一个人白天走都毛骨悚然,本来萝卜没有见到白烟儿的时候,看着那些坟地还白话儿他如何的胆大,现在见到白烟儿了,估计一个人肯定不敢回去。

萝卜往嘴里咽了口水,苦笑和矛盾融为一体的说着,“六爷,不是哥们儿怕啊!哥们儿是担心六爷您安危。毕竟咱们同事一场。”

“没有事儿,我有大海保护着呢!”

萝卜没有词了,只好跟着我和大海向山上走去,大海边走边说,“其实哥们儿,也是第一次勾魂,心虚的很。想想总有些事情要经历吧!也就装大胆了。”

萝卜在我们后面,总是向后面瞧,生怕有鬼跟着,我心想这不是胆小,只有做亏心事的人才这样一步一回头,我刚想调侃他一番,让他知道什么是羞耻,他又并排跟着我们走起来。想打开一个话匣子,不让自己出糗。

“大师,你盗过墓吗?”

“我哪里能盗墓,那可是遭天谴的。”

“大师,您这儿活计要是盗墓去准发大财。”

“发财也得要有本事,没有那儿金钢钻,咱也不揽瓷器活儿。”

萝卜这话把大海对盗墓的兴趣勾勒成一副矛盾的画卷,大海振振有词,长编大论地说起盗墓如何……

古今盗墓的人,分为好几个派别,咱先不说别的盗墓的。先说北派盗墓的人,他们用的都是洛阳铲,什么是洛阳铲?

那时候人穷,为了发财就去盗墓。盗墓要有罗盘和寻龙尺,寻龙尺找四象,罗盘定八卦。这是最基本的,有了数据后,才能够挖墓。当地盗墓的人买不起罗盘,就琢磨着看土壤,一般掩埋墓地的土壤是一样的,于是就出来洛阳铲。

南派一般都是用罗盘定位,罗盘只能定八卦,其实罗盘定八卦在墓里好使,找墓的正门是找不到的。所以南派盗墓人通常把大墓给钻成麻子脸。

而道宗盗历是:寻龙尺定四象,罗盘定八卦,能够找到墓的大门,道宗盗历不像北派那样鲁莽拿不了,就把墓毁掉。也不像南派那么谨小慎微,只拿自己需要的。道宗盗墓从大门进去,一层一层把机关破开,把里面的脏东西铲除后,基本全部拿走,只留下墓主人棺椁里东西。而且要扫地出门。也就说东西全部拿走,整个墓的建筑不会给毁掉。因为是官方盗墓所以很讲究。

我和萝卜听得津津有味,大海也是滔滔不绝好像自己经历过盗墓一样,“还有其他的门派吗?”

“古时候,盗墓门派甚多,后来随着时代的落寞,盗墓这个行当也就随之陨落。据传说,东派盗墓的人用的是地老鼠,西派盗墓的人用的是磁石。盗墓的方法很多。”

“我靠,还有东派和西派?”

“东派盗墓的人养着一只地鼠,这种地鼠非常厉害,它专门吃死人肉,叼死人的东西。用地鼠来测墓,把那种地鼠的腿上捆上绳子,钻进墓里。西派用的磁石也很牛x,有大墓的地方,那块石头从一块黑石头就会变成了红石头。”

“我靠,那也太厉害,还分东西南北派。好牛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