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陈老怪的处境

还要用自己的血寄养着,起初还是很管用的,能够和班上帅气男生在一起快乐,后来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正常,总是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有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于是害怕,便想找那个巫师求解,可是这个巫师并没有告诉怎么样处理。而是说养鬼是为了达成心愿,自己的心愿了去,它的心愿没有了去,会随着它的轨迹走。

她们两个怕了起来,才会找我帮助,后来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做的,好像一直在睡觉。

“明白了,你最好,最近多休息一下。先不要上学了。”

朴吉雅感到是这样的,可能在我没有来之前,她就开始养这种东西了。

我看看表,想尽快把那位女同学养的鬼也解决掉,这些小女孩,为了得到心中的东西,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居然相信一个巫师的话,养鬼。如果都心如所愿的话,还为了生活努力干什么。

看着外面繁华的都市,心中在想,估计那位女同学用别人东西来完成自己的魅力,得到男生的芳心,可惜这些只是暂时的,如果她们再坚持一段日子,估计都会死掉的。

来到那位女生的公寓,看着门是开着的,又来这样的把戏,当我们三个人进去后,发现屋子里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旁边也跟着很多人,他们拿起枪对着我们,那个看似文质彬彬的人站起说:“方先生,我在这里恭候你多时了。”

“你们是什么人?”

这个人说的国语实在不怎么样,但是能够听懂,他走到面前说:“你确实很厉害,能够把我给破了。我们的老板想找你谈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人看着我们三个人说:“我们是什么人?这个问题好有趣,难道你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那个女孩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

“我们没有做什么?只要跟我走,那个女孩不会有伤害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跟你们走一趟。”

我们三个跟着他们下楼,坐上一辆车,被他们拉到汉城另一处别墅区,进入一个高档别墅的院子里,下了车,他们把我们三个送到后院的一个游泳池旁边,这里坐着一位老头,看起来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我们三个来到他的面前,其余的人都退了下去。他示意让我们坐下来。拿出一盒雪茄扔在桌子上。

“抽吧!方先生?”

“你找我们什么事情?用这种方式把我们叫过来,会不会触犯h国的法律?”

“方先生,听说你在跑路,到了国内估计就是通缉犯了。我想和你谈个买卖?”

“什么买卖?”

“最近朴吉美小姐是不是想去掘开一个墓?”

“你怎么知道的?”

“这些并不重要,你们有船吗?有人吗?有设备吗?”

“你想怎么样?有话你直说好了,不要拐弯抹角的。”

“方先生,我只想参与一下这次考古的项目。”

“别给整没有用,你是谁啊!”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老朋友却对你感兴趣。”

这时从别墅里走出一伙人,这些不是h国人,而是m国人,看起都像绅士,走在最前面的m国人看了我一眼,坐在这位h国老头的旁边,点燃一根儿雪茄,很潇洒的抽了起来,他的手下站在后面。

他抽几口后对着我说:“你们这些人,太不讲道理,本来是合作,却自己捞肉吃,吃独食。我最痛恨你们这样自私的人。但是,你们还得用着,因为太有能力了,所以,我觉得,你们不合作也要合作。因为你们没有选择。”

“我说,你又是谁,你有什么权利指手画脚的跟我说这些?”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

他拿出一个手机扔在桌子上,我打开一看,是一个视频,里面居然是刘龙和陈老怪他们,不过被他给控制住了,可能被折磨了一番,说话都没有底气了。看见我,好像要求救一样。我刚想和陈老怪说一句话,被他把手机抢了过来。

“我前段时间顾的他们,他们却反水了。你觉得,在m国他们会过的好吗?”

“你什么意思?”

“不是我什么意思?你们还有权利选择什么意思吗?”

“难道是吉森.威尔逊?”

“你是个聪明人,咱们谈谈吧!陈老怪他们是跑不出m国的,如果想过上安稳的日子,请你帮我,就算把我在塔姆兰的损失偿还一下。”

“有话直说?”

“那个朴吉美不是有了一个大墓的图纸吗?一起分享一下吧!”

“是不是给了墓的位置图,你就会放了陈老怪。”

“不,不,不,不是要墓的位置图,而是让你们这些人跟着我们去盗墓。”

“如果这次盗墓成功,你是否放了陈老怪。”

“这要看你了?”

“我不知道位置,我给朴吉美打个电话好了。”

他们同意了,我给朴吉美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们被威胁了,刚说到有人把我们控制,她好像明白意思,马上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她的跑车停在了外面,她慢慢的走了进来,看得出来,这些人她都认识,她毫不客气的坐下来,拿出一根儿烟抽了起来,吹了一个烟圈。

“说吧!什么条件?”

“朴小姐,就是爽快,既然去盗墓,为什么不分给大家一碗汤喝呢!”

“客套话就是不必再说了,跟你谈感情,咱们也没有什么感情,不如直接谈谈条件。”

“想和你们一起去盗墓,至于得到东西,咱们按照付出分成怎么样?”

“陈老怪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是的,朴小姐,他们背叛了我,可惜,现在社会忠诚的人不多了。”

“这样吧!我们一起去,事成之后,该得多少,得多少。出来后,必须把陈老怪放了。”

“这个没有问题,我给你们提供东西。你是在找船,找人吗?我给你们提供。可不可以把那副图分享一下。”

“我不会分享的,你们跟着我走就行。另外,你们也不要请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在我的家里装神弄鬼。让我妹妹养鬼。你以为这样迫害到我吗?”

“这些都是误会,我们只是想看看方先生的本事。”

“我们的本事大着呢。”

看来这群m国佬不善,居然控制了陈老怪,而且还要挟着朴吉美,让我们去为他们卖命,他们是怎么知道朴吉美的事情,可能他们一直在监视着朴吉美。要不也不设套让朴吉雅养鬼。

她还真行,居然把这群m国人谈妥了,合作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不拿着枪合作,什么合作都谈得成,这些m国人什么来头,从去塔姆兰那一次,感觉这群老m子就不是善茬,想对付这些国际盗墓的,还真不是我一个村上的能够干的了。

回来的后,朴吉美就和我研究这次盗墓的事情,本来想拖一拖,但现在一看,陈老怪在他们的手上,必须要尽快,这样才能够救出陈老怪,她也跟那个老m子谈了,什么东西都他们来提供。

我们只是负责提供路线,找到墓为止,只要能够安全拿出墓里的宝贝,陈老怪就能够放了。

朴吉美本来想着自己买船招人去那片海域,现在看来,省略很多的事情,这次去看来只有我们几个去了,朴吉美想再找点人参与这次的盗墓。

她把朴吉雅暂时送到在蔚州的姑姑家,毕竟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有人找茬,她身上的图腾惹的祸。让孔永浩负责送走朴吉雅,而且是连夜送到蔚州。

躺在在沙发上,仔细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情,确实有点乱人心麻,萝卜想知道那个巫师到底是谁,我想那还用问吗?一定是那个在公寓穿那个家伙了,朴吉美拿出一瓶饮料喝了起来说:“是的,难道你在电视没有看到他吗?他是著名的灵异大师。”

“你们这里还有这样的节目啊?”

“当然了,这里可是很自由的。超自然现象嘛!当然有人研究了,就像咱们去塔姆兰一样,想想其实挺美的,在危险中的美。”

“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金允浩。原来是个魔术师,估计他的魔术也利用超自然力量。”

“他也盗墓的嘛?”

“不是的,他只所以出名,是因为背后的金主,他的金主就是坐在吉森旁边那个h国人。这人叫安春旭,是汉城一家财团的董事。”

“这些人干着正当生意的人,也盗墓嘛!”

“正当生意人就不盗墓了,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度,许多生意人也投资一些考古,当然按照风险的比例分成。只是暗箱操作,等到卖了钱,百分之几给权力部门点就行。”

“我靠,你们的国度太神奇了。原来都是黑色公司啊!”

“什么黑色公司?h国的权力部门更黑暗,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做到。”

听了朴吉美这番话,不禁感叹这个国度的奇葩,可能是自由下的一种放肆吧!

等了很多天,吉森那头也没有什么消息,我就有点急躁起来,捉弄我们一番后却了无音讯了,是不是把陈老怪杀了,要是这样不用去盗墓了,直接把这个吉森给干掉得了,替陈老怪报仇。

萝卜觉得我这是冲动,他怎么会做那样愚蠢的事情呢!他的投入会失去了价值,风尘仆仆的来到h国就是把活给呲花了,那样真是得不偿失。朴吉美还忙着那头的事情,最近发现她很忙,我也没有多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