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死循环

早晨醒来的那一刻,我沉醉在那昨晚的混混沌沌里,看来要想把昨晚的事情彻底解决,必须要拿上勾魂伞,不然朴吉雅的那位同学估计也快死掉了。

经历昨晚的事,我让朴吉雅今晚不要去,并且找了孔永浩,让他来协助着我和萝卜把那件事情搞定。孔永浩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待,作为管家的他,却义不容辞的答应了。

其实孔永浩这家伙并不是一个善茬,从别墅别的仆人里听说道,他曾经是黑色公司出身的,后来因为被老大出卖,并且暗算他,但没有成功。他带着几百人的小弟洗平了所在的黑色公司,因此也入狱,出狱后过上安静的日子。

在h国这个地方,其实也是黑色公司和权力部门组成的机构,早期的黑色公司都是权力部门卖命的打手,后来权力部门掌握了权利后,便大肆的清洗黑色公司,甚至有一些h国权力部门人员都涉及黑色公司,全部被关了起来。h国的黑色公司也慢慢消失,或者走上正轨。

朴吉美的家族其实在汉城地带原来也是黑色,掌握的汉城一带的经济体系,后来出现大清洗,朴吉美的爸爸便用钱洗白了自己,从此投资其他领域。孔永浩只所以在这里当管家,是因为朴吉美的爸爸曾经救过自己,并且在他蹲监狱的时候,还给予照顾。他才来这里当管家。

他曾经也非常的辉煌,只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魅力,从次这位哥们儿成了这副善良的样子。

我只所以带上他,是因为他懂得的国语,能够让我听懂一些事情,我从兜里拿出那把勾魂伞的时候,他惊讶的看着我,好像非常佩服我的样子,并且问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像古代一把兵器。

我简单的告诉他,这是一种古代道士用的武器,他充满的敬意拿了过来看了一下,又交给我。

晚上大概在七点多,我和萝卜孔永浩出发了,这次不用顾及那位朴吉雅的同学,因为已经知道她家里有超自然现象,直接进入就行了。来到那位同学的门口,孔永浩想去敲门,门又自动的开了,我们三个像是巡捕一样冲了进去,里面却没有任何人,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确实没有人。

那问题来了,门是怎么开的呢!萝卜又在房间找着人,忽然从一间小储藏室里看到一个怪异的现象。在这间小储藏室里,是一个灵位,灵位上的人不是那位同学,或许是很早死的人了,也不像她的爸爸妈妈之类的。确切的说跟这位同学没有任何的关系。

在灵位的前面放着一些贡品,还有一个祭祀碗,碗里有一些看似干了的血迹,从灵位的照片上看起来,这张照片好像是从某个墓场里拿别的人。

孔永浩经验非常的丰富,经过刚才有人自动开门的事情,他对这些东西也半信半疑,他对着我说,这是h国的一种迷信,应该叫养鬼。

我不解问,什么是养鬼,他说,养鬼,其实是很简单的,找一位巫师算一下自己的生辰八字,再算了一个时间,在这个时间里,去墓地找一个死去的人的相片,拿到家里,供奉起来。每天用自己的鲜血来祭祀它,它便会附身在人的身上,可以帮助活人干一些事情,或者完成心愿。

这样做会导致自己的生命缩短,我刚想拿出勾魂伞要打散这股超自然力量,孔永浩却笑话我说:“这只是一些鬼故事,不足为信。咱们还是回去吧!估计朴小姐的同学没有回来。”

正在我为难的时候,那位同学又从门外走了出来,她走了进来,二话不说把门关了上,问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还没有等着我回答,她木木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等了一会儿,她换上了性感的衣服出来。妩媚的看着我们三个,这个变化让我们都大吃一惊。

“你们和我一起进屋啊!”

一个学生穿得如此的妖娆和性感,但听说她的家庭也非长的富有,怎么忽然就变了呢!我本想打散她,却没有了心思,可能我现在对付的是她的诱惑,于是想离去。孔永浩用h语跟这位同学说了一些客气话,我们三个走了出去。

迅速的开车回到别墅,想着那位女同学可能是被某种力量控制住了,当打开别墅的门,我们三个发现,又走进那个女同学的房间里,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她还是在那里妖娆的勾引着我们三个。要说怕,我和萝卜是没有好怕的,孔永浩看到如此的情景,先是一惊,脸色马上变白了,直直的盯着我,给我使眼色,好像在说,赶紧离开。

那还说什么,再离开,于是我们三个又离开公寓,走了出去,坐上车,开车回到朴吉美的别墅,觉得这次应该是真的回来了,可是打开门,进去后,还是在那位同学的公寓里,她媚笑的看着我们三个。

我们三个像个小丑一样,被这个东西耍得团团转,孔永浩看着如此怪异的现象蒙圈了,他并不是很害怕这些,毕竟是黑色公司出身的人,但来回两次,不得不让我们感到是不是自己已经死掉了。

恐慌之下的他,大喊着跑,又冲了出这位同学的房间,我和萝卜本想看看怎么回事儿,看见他跑了出去,别他再出点什么事情,也跑了出去,追上他,又上了车。开到朴吉美的别墅门前,并没有进去。

孔永浩长心了,他开车去了附近的一个超市,我和萝卜也感到这样做会更好,来到超市打开门后,发现又回到那位女同学的公寓里。孔永浩彻底崩溃了,蹲在地上。这时那位同学说:“你们想抛弃我是吗?你们这些负心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孔永浩站起来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为什么出不去?”

“我就是我,怎么了?好久都没有这么多男人青睐我了。好欢喜。”

她的声音变了,不是原来那个学生的声音,更像是烟花巷里那些成熟小姐的声音,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有这样纯熟的声音,确实是一件诡异的事情,我脸色冒着汗,迅速的拿出勾魂伞打开放到地上,拿出罗盘,看一下指定,从我天灵盖上取下一股火,点燃罗盘,用手一扫,火掉在勾魂伞上,它迅速的冲了出去,穿透了这位女同学的肚子,从肚子流出鲜血来了。

孔永浩惊讶的看着,杀人了,那个女同学慢慢躺在地上,笑着闭上了眼睛,孔永浩看到如此的一幕,大喊着:“快走。”我们三个又冲了出去,刚才不是鬼吗,怎么杀死了她,不可能,难道勾魂伞失效了。

开车回到别墅门前,打开门一看,疯掉了,还在那位同学的公寓里,她没有被杀死了,流着血站起来,“你们就这么狠心要将我置于死地嘛?难道你们不想拥有我吗?”

谁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脑袋不断在想着如何对付它,这到底是怎么样一股超自然力量,居然能够让我们三个轮回起来。她带鲜血走进自己的房间里,从房间出来换掉衣服,穿上不带血的性感的衣服,出来后,还是妩媚的看着我们三个,“来我的房间吧!”

跑吧!还等什么,既然制服不了这样的外国鬼,还等什么,又冲出公寓,坐上车离开了,这回我们三个留个心眼,不回别墅,直接躺在了车里,等待天亮。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天亮了起来。醒来的时候,看见那位同学从公寓走了出来去上学了。

怎么又在公寓的楼下,昨晚不是开出很长一段时间,好像停在一个饭店的门口,孔永浩二话不说,直接开回别墅。打开门,这才回到了现实世界。

我们三个回来的时候,朴吉美正准备出去,她看了我一眼,“你们昨晚干什么了?为什么不回来?”孔永浩给她解释一番,她没有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开着跑车去办事了。

走进客厅里,看见朴吉雅低着头吃饭,我上前问朴吉雅:“你那位同学的事情,不好处理?”

朴吉雅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的说:“什么同学?你怎么知道我同学的?”

“你不是让帮助她解决事情吗?”

“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呢?我要上学了,哥哥。”

孔永浩也感到非常的奇怪,明明是她引出来的事情,怎么现在不承认了呢!我一下知道怎么回事了。难道她也养鬼了,我和孔永浩对视一下,连忙走进朴吉雅的房间里,到她里面的房间找到了。她也供奉着一个陌生的照片,也像是从墓地搞下来的。

看着如此的惊人一幕,我终于知道事情的原因了,原来我只所以回不来,也许是因为两个力量在抗拒着我们的脑电波,影响着我的思路。

既然晚上治不了,白天把这些怨灵全部都灭掉了,我拿出罗盘,来到院子取纯阳之火,掉在罗盘上,来到朴吉雅的屋子里,勾魂伞打开放到地上,用纯阳火点燃勾魂伞的力量,它开始旋转起来。

只听见屋子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四处乱窜,冲掉屋子里灯和一些朴吉雅的生活用品,养鬼这股力量是非常的强大,不是一般人控制住的。

普通的超自然力量是很弱的,即使养鬼也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肯定是有一些懂超自然力量在操控着。

只见到处都是爆裂声,轰的,门飞了出去,勾魂伞慢慢落了下来,看来把这股力量搞掉了。再看看那张照片,也变成碎片飘落在房间里。

“已经搞定了。我的问问朴吉雅,她到底做了什么?”

孔永浩喘了一口粗气,坐了下来,“太歹毒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萝卜拍了拍孔永浩的肩膀说:“怎么样?哥们儿,这回见识你新主人的厉害了吧!我和你主人专门研究超自然力量的学者。”

“行了,你可别忽悠了。”

中午的时候,朴吉雅回来了,我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战战巍巍的终于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她和那位同学想得到班上男孩的欢心,但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便求了一位巫师,这个巫师告诉她们,可以养鬼,能够让魅力表露出来。于是她们按照巫师的话,在半夜的十二点多,去墓地里搞了这两张照片,又在自己的屋子供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