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莫名的恐惧

早晨起来后,朴吉雅就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上学了,萝卜听起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普通的鬼附身,或者被某种超自然力量控制住了,我觉得并不是那么的简单,想要见一面那个同学。朴吉美其实没有心情处理这些事情,并且感到这只是一次闹剧而已。于是又去张罗她那些事情。

朴吉雅中午回来的时候,我让她带着我去见一下她的同学,萝卜觉得也没有什么意思便一起去了,朴吉雅很好奇我们干什么的,于是问起我和萝卜的职业,我绝对不会说,我是一个道宗青囊将。这样会被认为我是一个疯子,在汉城这个高楼大厦直耸云霄的地方,说出来会笑掉大牙的。

萝卜告诉她,我们的职业是考古学家,专门研究文物和考古历程的,也经常出去探险,如果非得标榜我的职业是什么,可能就是探险家吧!

朴吉雅也半信半疑的听着,在她的眼里,我们就像痞子一样,特别在那天晚上去找h国妹妹的时候,我和萝卜的形象在她的眼里早就丧失了,或许只是看在她姐姐的面子上才给我留出余地。要不说h国的小妹妹就是高傲呢!

来到她同学住处,这住处是高级的公寓,也算是一些单身男女聚集的场所,她的同学在六楼,在坐电梯的时候,总是感到莫名的恐惧,自从李慕妍死后,我每次出现这样的恐惧,都不是好事。

到了门前,朴吉雅按了一下门铃,里面并没有相应,又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人响应,难道出去了,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门开了,但是没有人出来,这是吓唬谁呢!我们好在也是道宗青囊将,还怕那个,我和萝卜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

客厅里没有人,朴吉雅觉得诡异,所以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可是她感到身后有人在碰她,马上回头一看,居然是她那个同学,她说:“你找我。”

“你怎么,刚才谁开的门?”

“我……我刚刚回来,可能我没有锁门吧!”

“怎么可能,屋子还有人。”

“没有,你是知道的,我一直在外面住,但从来没有人。”

虽然我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是预料到这房间肯定有人给我们开门,于是我和萝卜到处找,却并没有发现有人。第一反应就是有股超自然力量在控制这里,这个房子不能够住了。我对着朴吉雅说:“这个屋子不能够住了。可能……”

朴吉雅的同学却不以为然的样子,朴吉雅同学说,这个地方是高级的公寓,不可能有那样的东西吧!况且这里是汉城的闹市,怎么会出现那些东西呢!

朴吉雅问起她一些事情,关于为什么放学总是在路上拦住自己,这位同学表现的很平常,就是逗你玩的。

朴吉雅感到这位同学好像双面人一样,一会儿一个样子,一会儿一个样子,很吓人,心里在嘀咕是不是精神分裂了。

我看着这位同学什么都不想说,只好离开了,朴吉雅还想问出点什么事情,被我给拉走了。出来后她很不耐烦的说,“她怎么那样,分明在说谎,再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一点也不在乎。”

“咱们可以偷偷的跟踪她,看看出现什么状况了。”

“好吧!你们不要伤害她,她是最好的闺蜜,也是我最好同学。”

回到朴吉美的家里,睡了一会儿,晚上吃了点东西,我让朴吉雅在离着公寓附近的地方,开个房间,拿着一个望远镜观察,虽然这样在h国属于犯罪的,但没有别的办法了。

朴吉雅觉得这样不好,要请示一下她的姐姐,又在附近开一间房子。并且告诉朴吉美一声,今晚要调查一件事情,朴吉美觉得我们这是闷的,毕竟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在一个地方呆着,也会得病的,于是放纵我和萝卜一下。

我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朴吉雅同学住处,前半夜没有什么动静,可是到了后半夜,这位同学突然起来洗澡,洗完澡换上衣服出去了,换上非常性感衣服,走出公寓,坐上一辆车走了。

朴吉雅问我怎么办,现在追是来不及了,等待她回来吧!大概在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她回来了,而且是被一个男的送回来的,告别了那个男的,这位同学就上楼,可是当我再向公寓看去,发现公寓里还有人,也是这位同学,还在洗澡,洗完澡穿上衣服出去了。当两个同样的人在楼底下碰见时,重叠在一起成了一个人,回到了公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确实不敢相信眼睛,我揉了揉眼睛,难道是出现幻觉了,还是其它的力量?我拿出罗盘对准那个公寓,看一下风水,测试不出那栋公寓有超自然力量。或许,我所学东西在国外不行的原因。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朴吉美的那位闺蜜站在窗户,向我笑着。我被吓了一跳,退了出来,朴吉雅问怎么了?

还没有等着我缓过劲来,我突然发现,我们三个在那位同学的家里,她就站在我们三个面前,穿着连衣裙,黑丝袜,叼着一根儿小烟,妩媚的看着我们三个,“找我什么事情?”

朴吉雅慌张的说:“你怎么变成这样?”

“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原来就是这样的,这样男人才会喜欢我呀!漂亮吗?”

我拉住朴吉雅的手,说:“这都是幻觉,不要靠近,镇定起来。无论她说什么,都不要相信。”

她居然说起国语,“帅哥,想玩嘛!来呀!”

我拿出罗盘,心里默念,幻觉,幻觉,从天灵盖拿下一股火,掉在罗盘上,大喊着:“去你大爷的。”把这股火扫了过去,瞬间又回到了原地。刚才确实是幻觉,被那个东西搞到灵魂出窍了。

朴吉雅被吓傻了,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估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绝对不会相信刚才的事情,她害怕的说:“刚才的梦,好真实。”

我心里想,这哪里是梦啊!这是真实存在的超自然现象,只是现在没有武器对付她,不然早就把她废掉了。我们三个连夜离开了,就连高档的的望远镜都不顾着拿了。回到别墅里,朴吉美客厅等着我们三个,她拿着一杯红酒,有滋有味的喝着,富人的生活就是好,什么时候都能够这么惬意,都几点了,她还不睡觉。

“回来了。怎么样?”

朴吉雅说着刚才发生事情,朴吉美觉得像天方夜谭一样,她相信的一般都是纯科学的事情,至于科学以为的事情都是无稽之谈。

她开玩笑的说:“那你们准备怎么样解决这件事情呢!”

“我必须带上武器,明天晚上再会一会这个东西。”

“文,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多出去走走,见识一下,也很好。不过千万别拿着这样的理由去夜总会。”

“朴小姐,我不是……”

“睡觉去吧!”

萝卜笑着说:“朴小姐,你看这话说的,有些事情,您啊!不得不相信。是不。”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好勒。”

朴吉美把我们从墓里掘出来的宝贝都卖掉了,是在茗羽阁拍卖掉的,折合人民币大概有个几百万吧!早晨起来,她把支票给了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