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迷惘

吃过饭,朴吉美让我们来到她的房间里,她露出那个图腾,把灯关掉,仿佛在等着什么,忽然这个图腾开始发光,折射出来光,在房子里形成一个光影,确实是一张藏宝图,确切是一处没有人去过的地方,而且是在海上。

“海底世界吗?”

“在这个海里有一处的墓穴。里面藏着很多稀世珍宝。”

她把衣服放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大馒头,脸突然红了起来,她看了我一眼,仿佛并没有在意什么。继续说到:“我已经绘制一张图了。有没有想法。”

我来回走动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萝卜说:“朴小姐,没有问题,关键在于啊!都为了求财嘛!”

“文,你的意见呢?”

她仿佛在哀求着说,那种哀求仿佛要我和她永远在一起盗墓一样,我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说话,她又说:“我会安排李慕妍的葬礼。也希望你,忘记过去,珍惜现在。”

萝卜拿起一个苹果,吃了起来说:“那是一定的,要不,你和六哥携手走完后半生得了。”

“这可以吗?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就……”

我赶忙打断她的话说:“以后再说,小美,我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我不会为难你,反正有些事情,我也不能够为你做主。”

离开她房间,回到自己房间里,拿出李慕妍照片不停的看着,想想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仿佛做梦一样,我来到萝卜房间,想让萝卜跟着我出去走走,这个时候朴吉美已经睡着了。

走到外面,虽然听不懂h语,但是能够理解这些人用意,我和萝卜来到汉城郊区一个风月场所,毕竟这段日子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甚至产生了迷惘,这种迷惘来自无从想起的着落,归宿问题。

却在夜总会里出现了朴吉雅的身影,她上去拉着我的手,让我和萝卜离开这里,她用蹩脚的国语说:“我姐姐,知道你们来这里,让你们不要来这种场合,会出事情的。这里是汉城的黑色地方。对一些人及其的不友好。”

正在这个时候,一群h国人走了出来,这群h国棒子可能是看到外国人想榨干我和萝卜的钱,找茬可不行,我们想要躲开,被他们拦住,他们估计认识她,毕竟他老子死了,是很现实的,说了一些挑逗的话,我和萝卜也听不懂,上前就是拳头伺候。毕竟他们人多,打倒几个后,我拉起朴吉雅的手疯跑起来,萝卜跟在后面,正好孔永浩带着一些人来了,他们才不敢过来。

这次真是丢人,没有想到居然成了这样的结果,怎么面对朴吉美,回来后,我和萝卜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低着头,朴吉雅笑着,她的眼神很诡异。

朴吉美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穿着睡衣,露出她白嫩而又长的腿,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一下。

她脸色很生气,要知道,作为普通朋友绝对不会生气,可能她更在乎我们,突然她站住了,说:“文,你来我房间,我有事情找你。”

来到她房间里,她拿出一瓶酒,放到这里说:“喝点酒吧......”

李慕妍的葬礼在h国的一处墓地完成了,说实在的h国买一块墓地也相当大的价钱,虽然没有她的尸体,但我还把形式做的有声有色,来祭奠我逝去的青年,李慕妍的死并没有给我们这些朋友带来什么,相反带来的是青春慢慢离去,可能是我给出来最好的一次解释。

回到朴吉美的别墅里,又开始讨论起那张墓穴的图,打开电脑看一下位置,这处大墓在海上,具体不是很确定,是国内的海域,这个地方很少有船经过,如果不是这张图,估计没有知道这个地方。

朴吉美分析这个地方很可能是郑和的墓,可是根据资料显示郑和的墓早就找到。那么这个墓到底是谁的呢?

千万不要跟王爷府那样莫名其妙的,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明白是谁建立了那墓,如果是郑和的墓,那么肯定这个明朝的航海家一定是藏着一些秘密,听说这个郑和是某教的教徒,其实每次航海并是为拓展海域的外交,只是想找到教地,如果这个家伙没有找到教地的话,估计他会把一些财宝放到一处地方。虽然这是一种假设,但这个墓图确实是有一定的隐喻。

朴吉美觉得如果去这里,必须付出一定资金和精力,这一点让我们不用担心,她会提供任何。

虽然我是很不情愿的去,毕竟都把她给睡了,我后悔昨晚为什么没有控制一下呢!这样就没有必要付出点代价了,或许留在h国安顿一些日子也是很好的。这是一个错误,我估计朴吉美这个小娘们想让我再盗墓。

萝卜这个家伙就是见钱眼开,看见有墓了,里面无论多危险只要有宝藏就行,萝卜拿出从王爷府掘出来的一些珠宝放到桌子上,让朴吉美把这些东西从黑市卖掉。朴吉美笑了一下说:“这是h国,明面卖掉就行。我会找买家的。”

萝卜拿出一盒h国烟,抽出一根儿点燃,很潇洒的说:“我呢!也没有别的意思,这些东西吧!卖不了几个亿,但是百八十万也是卖的掉的。”

夜晚,我在屋子里呆着,朴吉美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很晚才回来,她想在几个星期后准备一些人手出发,所以,不但要顾忌着我们,还要经常跑来跑去,我和萝卜在这里毕竟人生地不熟,只能够靠她自己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除了盗墓,一无是处。

她洗完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看着电视,实在很无聊,根本听不懂,只能够靠着电脑看着国内的电视剧,感觉非常的空虚,我发现我已经忍受不了寂寞。原来李慕妍是我的寄托,现在寄托没有了,陷入空虚。

朴吉美的妹妹离开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最近她妹妹的同学有点不对劲,好像被鬼附身了一样,变化特别的大,甚至都不认识她一样。

“怎么回事?”

“她那个同学,每天晚上都在路边拦住朴吉雅,想说什么,但又不想说。”

“真是鬼附身吗?”

“不知道,你相信鬼吗?”

“我不相信鬼,我只相信超自然力量。”

“那你帮帮我妹妹的同学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