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投奔朴吉美

我和陈老怪看见车辆来了,对着陈教授说:“我们走了。”

陈教授向我们点点头说:“谢谢你们,我不会举报你们的。”

这些车辆下来很多医生,可是到了现场一看,并不是那么回事儿,一位领导命令所有的人,封锁这里,一旦遇到村民出现,一个不留。

陈教授来到那位领导面前,做着汇报,说着这些人情况,如实的说,这些人被感染了一种蛊毒,根本没有办法抢救了。

那位队伍领导说:“今天的事件,不要向任何人透露,一定隐瞒起来,这是前所未有的一次尸变,千万不要影响到别处,好在这个地方很偏僻,不会被传出去,希望教授你也配合工作。”

“我明白。”

一群人穿着防毒衣服和防毒面罩,拿着喷火枪,从四面开始喷火,彻底的销毁这个村落,这个村落也在熊熊的火海里没有了,里面那些行尸全部被销毁。

直到这个村落里再没有出现行尸的踪迹,队伍车才离开,陈教授吕庆伟陈丽双也跟着车辆离开了。

而对外透露的新闻,却是一个村上感染了病菌,全村人无一幸免,为防止病菌扩散,将尸体全部的焚烧,另外有本村的直系亲属,可以获得补助。

其实在内部人看来这一次行尸事件,吕庆伟把这次事件命名为:12.23事件。并不是因为烧死那些行尸,村上的行尸没有多少,王爷府的那些行尸才是最多的呢!而是这次考古事件开始是12月23日。

我和陈老怪萝卜坐上他安排的一辆跑路车,开往西旗,因为在西旗才有去h国的蛇头,这些人路线一般是从草原出发,又从朝国边界到达h国。

来到西旗已经是晚上,因为是跑路,没有住在繁华地带,而是住在刘龙的一个亲戚家里,其实刘龙就是这里的人,但他经常在外面漂泊,可能跟自己的职业有关的原因。刘龙在当地找来一个黑医生,给陈老怪包扎伤口,开了点药,这样可以减轻伤口的疼痛。

晚上刘龙让亲戚做上一顿好的,这些天下来,我和萝卜瘦了,经历事情多了,或许人的精神也支撑不住,陈老怪坐在桌前,虽然掉了一只手臂,好像并没有阻止他任何的不方便,他用另一只手吃着菜喝着酒。

当静下来,才发现爱人没有了,我突然想哭,看见陈老怪的伤又感到哭出来不好看,喝着酒聊着怎么样跑路。

陈教授虽然不举报,可是死的人是有数的。现在成无家可归又死了爱人的可怜虫。唯一得以安慰是萝卜拿出很多宝贝来,看着这些宝贝,心中不由感叹,是钱重要,还是人重要,或许我所追求的不仅仅是钱那么简单。

“来,老怪,喝一个,你说那个王爷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呢!”

陈老怪冷笑一下,说:“不是那个王爷那样做,一个王爷会生前喝蛊吗?肯定是有人陷害的。陷害他的人,估计是原来的皇上。”

“什么意思?老怪?”

“我看一下资料,这个宗亲王,生前跟康熙就不和,他的军权很大,他没有反叛的心,康熙身边有一位阴阳师,他想通过一些不正面的东西,置于这个宗亲王死地。于是派这位阴阳师研究蛊毒,给这位宗亲王服用,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死掉的。等到征服葛尔丹回来后,这个王爷变成行尸,康熙只能够葬在这里,也把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全部杀光。估计是这样的?具体只能够历史来评价了。”

“看来这个康熙看似一个明君,其实在暗地里也搞一些黑暗的东西。”

“古代政权都那样。”

我沉默不语的听着萝卜和陈老怪的对话,或许这些话对我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能够做是反省。反省过去和现在,现在手里有点钱,找一处安稳的地方定居再说。不想再涉足盗墓领域。

“怎么了?六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就蔫了,不是我说你,人都死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伤心几天就好了。别闷闷不乐的,喝酒。”

“来。干,李慕妍真的真的找不出第二个。命运怎么这么折磨我呢!”

“别想不开,去h国找朴吉美去,让她找几个h国小妹妹,不还是一样过吗?都是媳妇,有啥不行的,对吗?”

萝卜在旁边调侃着说:“h国的妞都是整容的,要不整容可丑了。”

“管那么多呢!拿个布盖在脸上,都一样。”

哈哈哈……

我看萝卜这家伙还真没心没肺,早就把朋友死的事情忘记了,总是悲伤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于是强忍着笑容,吃着菜喝着酒。

“咱们这样像饮马江湖吗?”

“什么江湖,我跟说啊!以前都是江湖,后来有了规矩叫政权。知道吗?每个人生活的范围都是江湖,谁能够捞到钱,谁能够长期活下去,谁能够活的更好一些,是最主要的。而且在这个圈子里,提谁,都赫赫有名,这就行了。”

我们胡侃到午夜,都喝醉了,躺在炕上就睡着了,其实人做梦是因为太累,烦心事情太多,我的梦里全部是李慕妍死的样子,一晚上又醒了两三次,本想招魂再见一面,可惜连个尸体都没有保留住。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二点,蛇头的车是晚上十二点出发,这次刘龙安排很妥当,不准蛇头带别人,专门护送我和萝卜,我也给朴吉美打了一个电话,去她那里避难,她也安排人在边界线上接我们。

陈老怪真讲义气,拿出一些钱交给我们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看,你还到那头把你对象的丧事办了吧!毕竟现在不是时候。”

“谢谢你,老怪。好哥们儿。”

“你也到m国好好养伤,你怎么走?”

“我让蛇头带我去e国,从那里坐飞机走。莱恩对路线熟悉,先到莱恩的家乡躲一躲。”

“咱们,来日方长,经常打电话,知道吗?”

“嗯,知道了,哎,以后啊!听我的话,别想着赚大钱,干一些玩命的活,毕竟有一些墓是不能够掘开的。”

“知道了。老怪。”

蛇头的车来到门前,我和陈老怪喝下最后一杯酒,上了蛇头的车,他们看着我们慢慢的离去,也上了一辆车慢慢离开西旗。

当车开出没有几里地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孩站在前方的路中央,蛇头的车马上停了下来,女孩不是别人居然是司马婉儿,我马上从车上下来,来到她的面前问:“婉儿,你怎么在这里?”

“你们要去哪?我听陈丽双说,你们要逃难。李慕妍是不是死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对视着她,我不知道该对这个古人说什么,她幼稚的居然找到这里,我打开沉默说:“谁告诉你我们行踪。我们现在只能够走。”

“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抛弃我这个朋友。”

“婉儿,我和你现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活在当下,应该过着你想要的日子。”

“我不干,我想跟着你,现在没有李慕妍照顾你,我可以……”

“不行,你走吧!好好生活下去。”

我狠心的上了蛇头的车,让他开车离去,或许我应该向司马婉儿说声再见,可惜只能够看见她在车后哭泣,车慢慢的走远,我不知道谁告诉司马婉儿来拦住我的,可能陈丽双。但那些已经不重要了。她只能够活在被社会保护的环境里,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古人。

而我现在变得颓废了,在蛇头的车上,我拿着一瓶酒喝了起来,眼泪慢慢的掉了下来,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事情,我心里始终承受不了,萝卜看着我哭声才知道,伤心处已经到了,男儿才会哭。

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一看是朴吉美的电话,“方先生,陈老怪已经跟我说了你的事情,请你不要悲伤,或许,离开那里,换一种环境会好一些。我会给安排你们的,放心。”

“谢谢你,朴小姐。”

“不用客气的,我们是哥们儿。”

我微笑了一下,“是的,我们是哥们儿。”

“对你女朋友的失去,我也很惋惜,希望来到这里能够得到弥补。就算散散心。”

“除了感谢,我真不知道怎么样说了。谢谢。”

“对了,我从塔姆兰回来后发现手臂上有一个图腾,起初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它经常发光,出现一种神秘的现象。”

“朴小姐,咱们过去再说。”

挂了电话,萝卜在旁边说:“是不是那个思密达。”

“是的。”

“六哥,哥们儿感到朴吉美是靠的住,可是……”

“别有什么顾忌的,咱们是跑路,毕竟求人家,要不然回去接受调查吧!”

“别,这样不好。”

“你也不想想,这次死了多少人,都快上千人了,一个村子里的人。不接受调查才算怪呢!一旦调查了,就算陈教授说好话,他们也会调查咱们底细,一查底细,咱们和陈老怪有关系,不一样被陷进去。咱们现在走上一条不归的路,千万记住了,到了h国先更名改姓,办绿卡。回来也有个说道儿。”

“六哥,说的在理儿,哎,没有想到咱们却混迹成这般天地。”

蛇头的车慢慢的消失在草原上,快到白天的时候,前方是草原的边界线,车开到一个岗楼前,上面是草原大兵,蛇头拿出两筐鸡蛋和一些钱给了草原大兵,他们笑着放行了蛇头的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