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没有任何留恋

当心中有无限痛苦的事情,所看到一切都是黑色的,我心中的痛苦形成了一种仇恨,我不知道李慕妍是不是真的死了,但我感受到这一切的发生都和我有一定关系,如果当时劝她不要来,或许她也不会离去,带着悲痛的心情,看着漫天的星斗,原来我们是这么的渺小,我们试图去预知未来,却永远猜不到未来。

坐着一个土包上呆呆的看着前方,萝卜来到我的跟前说:“六哥,别伤心了,谁不知道会变成这样,这太突然了。”

我知道萝卜在劝我,不想说出任何的话语,只想静静地感受着李慕妍的存在,或许这种存在在空气中体会,想最后留恋一些那段美好时光。突然我站起来说:“我没有事儿,人都没有了,我想把她的尸体搞出来,毕竟入土为安。我不是活在幻想里的人。”

“六子,你能够这样想真好。”

“萝卜,咱们回去后,不要干这行了,干点别的吧!”

“好,回去咱们就要跑路,还干什么盗墓呀!不行,咱们找那个朴吉美去h国得了。”

“好的。”

我回到帐篷慢慢睡去,在梦中我看到了李慕妍求救的样子,一个晚上很多场噩梦就这样醒来,醒来的天还是没有亮,看着外面漆黑的天色,浮现在我眼前都是回忆。我依稀记得当初我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和李慕妍相知相爱的情景,那些是多么美好的情景。

或许人真只有失去后才知道珍惜,或许人只有失去才能够留住美好,我是不是很贱,贱到李慕妍现在都成为了我的想象,就是这些想象在昨天破灭了。

陈老怪也起来了,这回他没有再叫人,看着我的帐篷亮着灯走了进去,看着我悲伤的样子,拿着一壶酒递给我说:“这可咱家自己酿的酒。尝两口准备开战。”

我毫无顾忌的喝了几口后,递给他,他仰起脖子喝了几口,“真有味儿,六子,有时候,干咱们这行确实是不好做,什么都要顾及,但就是因为这样,咱们需要放弃一些东西,咱们跟那些道上人不一样,咱们比道上的人都要艰难,为什么?因为咱们懂太多。”

“我知道,老怪,你不用说。这次咱们把李慕妍尸体找到就行,其余都不干。我只想让她落个全尸。我知道她已经死了,我不能够骗自己。”

“这么想就对了,哥们儿已经跟朴吉美说了你们的事情,干完这票,你去她那里躲一躲怎么样?”

“行,只能这样了。”

他和我谈完心后,大喊着:“都起来吧!出发,把那个王爷府给端个底朝天。”

所有人都起来洗了一把脸,陈老怪的随从也死不少,只有刘龙和莱恩能够做饭,他们野外生存能力还是很强的,简单熬了点汤,另外,我们还带许多的风干食品,简单吃了一口。

吕庆伟那几个民调局人现在有武器,全副武装起来,装的子弹都是生化子弹,看来他们几个人试图要为多年前死去的同事报仇,陈教授让陈丽双留在原地,有了李慕妍的教训,确实也应该这样做,陈丽双也感到如此,昨晚还发了高烧,她也替李慕妍惋惜。

陈老怪这些人,每个身上带着很高爆的炸弹,看起像是一个敢死队一样。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他和我们简单的开一个小会,这个会议儿主题就是,不论见到什么,都必须是毁灭性的干掉,不留任何的余地,只有一点,一旦李慕妍成为行尸,带走,其余都必须废掉。

这样的意见被陈教授反驳了,因为他想的事情是让王爷府完整的保存下来,这种想法是及其愚蠢的,甚至吕庆伟都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所谓保留文化遗址的言论,说:“老陈,命都没有了,还保留个蛋,能保留保留,不能够保留只能炸。”

这是一句良心话,也非常有哲理,这个哲理能够运用在现实中,如果这是一场生存游戏,文化遗产和生命哪个最重要,人都没有了,还用什么保护文化遗产,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一样。

陈老怪还是那句话,天黑之前必须回来,可怕的事情是,王爷府天一黑任何科学原理都一纸空谈。

第三次来到这里,来到这里目的现在不是寻宝,更像是把这个地方给毁掉了,因为这个地方害的人太多了,与其是一处大墓,不如说它是一处死亡地带,这个死亡地方偏偏还在明面上,这是一大痛点。

来到王爷府的门前,从院子的里面能够听到一些鬼叫,却一点也害怕了,因为已经见识过,习惯了它的叫声。我们这些盗墓的人,不像别的盗墓人一样,见到利益就分散开,被一些莫名的东西吓的要死,还专门写成传记吓唬人,无论盗墓和考古不可能是一个人进墓,都是有公司有团队进行。

来到第一个院落里,从牢房传出脚镣的声音,刘龙二话不说拿出几颗炸弹走到门前,就扔了进去,只听见几声巨响后,牢房上面的瓦片掉到了里面,没有了任何的声音,刘龙恶狠狠的说:“再叫,再响还炸掉你。什么玩意,吵死了。”

萝卜看了一眼刘龙表示很认可他这种做法,还挑起大拇指说:“龙哥,这气魄就算神来了,也就那么回事儿。”

走到另一个院落里,厢房里照样有着杂乱的声音,声音还是访客的声音,“他们又来了。”还是一些整理东西的杂乱声音,萝卜二话不说,拿出炸弹扔进了会客的厢房,里面轰的一声响起,年久失修的原因,这面的厢房居然塌了下来,萝卜呵呵一笑,“是,我们来了,你们也吵死了。”

另外的会客厢房,突然响起惨叫声,萝卜并没有犹豫,脸色的笑容变的恐怖起来,拿出炸弹扔了另一个厢房里,这种炸弹威力非常的大,轰一声,虽然没有坍塌,窗户和屋顶都被炸破了。被炸出来一颗古人的脑袋,他还活着,吕庆伟二话不说一脚就踩了上去,这个人头大喊着:“王爷救我。”

“救个蛋。”

拿着枪就把人头打碎了,血都溅在身上,不是红色的而是蓝色的,肯定是蛊毒,这种蛊毒进入身体才能够有作用。

厢房传来声音也没有了,萝卜恶狠狠的说:“一些吓唬的人把戏,还以为老子们是吃醋的。那个什么宗亲王,今天就是你下一次忌日。”

他又对着天空大喊着:“宗亲王你这个魔头,我要把你的尸体炸成碎片。”

可能是萝卜压抑很久爆出来了,看到李慕妍死,他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是同学,是一起玩的朋友,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朋友身上,他也会悲伤。我看见萝卜好像疯了一样,我对萝卜说:“萝卜,别太冲动,我看你快成魔了。”

“哥们儿要替李慕妍报仇,哥们儿要替你出气。咱们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被这个东西玩的团团转。”

“行了,我知道,配合着来,别把炸弹扔光了,咱们都要死到这里。这些都不足为患,最主要的是那个尸魔塔。”

陈老怪说:“六子说的对。”

来到葬宗亲王的地方,当进了门一看,却看到李慕妍和宗亲王就站在门口看着我们,我极力抗拒这是幻觉,可惜这不是幻觉,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李慕妍穿着古代妃子的衣服,而宗亲王穿着清朝王爷的服饰,它们两个直直站在正堂的门口,李慕妍诡异的笑着:“小文,你来了。你真来接我了。可是我已经是王爷的人了。我一直睡在王爷的棺材里等着你来。”

宗亲王看着我也笑着说:“你们为什么对我百般刁难,我只想安静的在此安息。”

怎么会这样,难道李慕妍被蛊毒感染成了行尸,还是我出现了幻觉,宗亲王露出长长的指甲穿透李慕妍的身体,又抽了出来,而李慕妍身体很快又复合,宗亲王说:“我会让你们全部死掉。今晚,我和这位姑娘结婚,你们也来呀!”

哈哈哈……

我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一样,还是被遏制住了,因为知道现在的李慕妍只是一个行尸了,不会再复活过来,她身体全部是蛊毒,精神也被这里的一切给占据。

刘龙早就拿出一颗炸弹要扔过去,一直死死的盯着我,因为他知道,我这次来目的就是要把她的尸体带回去。

可能下辈子再见了,我拿出一颗炸弹扔在了李慕妍和尸魔宗亲王那里,可是他和她很快退了回去,门被关了上,轰一声,并没有炸到它们两个,把门给炸开了,里面尸魔宗亲王和李慕妍在棺材里居然缠绵起来。

我大喊着:“给把这些畜生全部整掉,无论是谁……”

这话一放出来,吕庆伟和陈老怪那伙人没有任何顾忌了,他们都考虑着我的感受,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他们也无所顾忌,吕庆伟拿出装着生化子弹的枪,对着里面就是一顿扫射,轰,轰,轰……

一阵烟雾过后,里面无论是棺材,还是房子都炸成碎片,只有空壳子的正堂像一个摆设在哪里?

地上是一片蓝色的水,可能是行尸被化掉的水,但还能够听到宗亲王声音,行尸已经死掉,控制他的力量依然存在,到底什么东西控制呢!

我已经没有任何留恋的,不能够因为得到一种不存在的东西,而把这么多人全部葬送给尸魔,把这两个尸魔搞死后,我们面对是那个祭祀尸魔塔,那个东西只能够强攻,一旦后退被它追上来。

来到另一个院落,这是尸魔塔所在之地,我们并没有那么冲动的进去,而且先给自己留条后路,把全部的院墙给炸毁掉。

这回无论它追到哪里都不好被吸进去,看着如此庞大的尸魔塔,我们不仅没有害怕,相反带着一种愤怒拿起枪对着那个庞大的东西扫射,它也开始旋转起开,所有尸魔都睁开了眼睛,向我们冲来。

吕庆伟的生化子弹在尸魔塔上不停的爆炸,到处掉落着死尸,化成了蓝色的水,可是它还不停旋转,并不停的攻击。刘龙和莱恩拿着高爆的炸弹扔了过去,轰,轰,轰的几声也只是炸掉一小部分尸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