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仓库

刘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去拿里面的财宝,还没有等着拿,又迅速把手抽了回来,“它在呼吸?”

刘龙这句话可把在场的人吓坏了,这么长时间的死尸不死,是什么,而且在大白天的呼吸,尸魔都排除在外了。

陈老怪来到外面,看一下天,马上要黑天了,“快走,不能够在呆了。快点。”

萝卜很留恋那些金银财宝说:“要不要把棺材盖盖上。”

“都什么时候,想活命赶紧离开这里。”

陈老怪发出信号,这个人很稳重,一旦遇到着急的事情,肯定关乎于生死,我大喊着:“别管那么多了,赶紧走。”

我们这伙人像疯子一样跑出王爷府,跑出王爷府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们顺着这条路向前走的时候,发现王爷府里面灯又亮了起来,又发现前方有不少人提着灯笼过来了。

陈老怪让我们躲在路边的草丛里,这里根本没有人住,当前方这些人走过来后,才发现这不是人,它们面色惨白,但洋溢着喜悦,有的坐着娇子,有的走着,基本都是一些古代的富家公子哥,它们走路也很轻飘,笑容也很诡异,似笑非笑,确实还在笑。有的还有书童,书童提着一个灯笼,这灯笼是白色的,上面还写着死字。

另外一些坐轿的,一只脚伸出娇子外,娇子帘上写着冥字,这些东西不是人,更不像鬼,好像是尸体,穿着衣服基本都是清朝的,有的还带着丫鬟。

一批接着一批,好像去王爷府庆祝一些事情,别说是活人看了,就是死人看到这一幕都会不害而栗。

李慕妍眼睛睁的大大的,捂住嘴,看着这一幕,仿佛在看鬼片,可这确实真真切切的鬼片。等到它们都过去了,我们走出互相看了看对方,赶紧跑吧!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就连陈教授这样老道的考古学者都没有提出任何有关唯物主义的言论来。

回到原来的地方,缓解了估计半个多小时,终于萝卜说话了,“哥们儿饿了,咱们做点饭吧!”

这才从恐惧中挣扎出来,陈老怪的几个随从开始做饭,好在没有吃完的一些野味还在,开始烧烤,我来到陈老怪的跟前,“老怪,怎么看,这到底什么内容,从来没有见过?”

“可能是尸魔吧!但不是确定。这多的尸魔,够咱们受得了。”

我小声对着他说:“我是说,棺材里的金银财宝怎么样?”

“挺多的,估计够咱们花一辈子了,清朝东西不值钱,但是财宝是值钱的。”

“现在咱们也回不去了,咱们是不是该跑路了。”

“肯定的了,咱们去哪里?他们都知道咱们是盗墓的了,所以,咱们干脆投奔那个朴吉美吧!”

“我也是这样的想法。”

对于我来说,必须要保全自己,因为离开这里才是最好选择,提前做好跑路的准备,吃过饭后,我来到帐篷里,我对李慕妍说:“如果现在离开我,还是可以?”

李慕妍拒绝了我,这样的拒绝是一种爱,她觉得既然选择了我,为什么还要离开呢!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所有的爱只所以是爱,是在于坚持多久。

午夜并没有人什么东西来打搅,陈老怪的随从确实很专业,一直守护着我们,直到接近四点多,陈老怪起来大喊着:“出发了?”

冬天的夜很长,萝卜不耐烦的说:“老怪这才几点就叫醒,天还黑着呢?”

“咱们先做好准备,到七点多天亮了,咱们必须出发,不能够再等待,干咱们这行的生死虽然看淡,但也要活着呀!”

没有办法谁叫陈老怪对盗墓这行当资深呢,只能够听从他的安排,其实陈教授一宿没有睡,要知道他在想着这些奇怪的东西是怎么出现的,另外,干几十年的考古,没有碰见过如此神秘且又诡异的事情。

而偏偏在这个节点上又遇上一伙盗墓贼。这些盗墓贼居然比自己还有经验。还懂得历史,还懂得如何的破解机关。也让他无地自容了。

从根本上来说他并没有看不起这些盗墓贼,相反感觉他们这样的盗墓团队确实有惊人之处,不像在那个地洞发生互相残杀的境地。但从骨子里植入的信念是不能改变的,他的改变是慢慢地接受这些,因为每一次盗墓都是残酷的,也就是说每一次考古也是残酷的,当遇到这些,没有人不会为自己想。

陈丽双默默的跟着陈教授,他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从她的状态上来看,她想现在就回去,因为在考古里遇到危险是却步的,但盗墓不是,拿不到结果是不能够出来的。

刘龙和莱恩更别说了,他们其实就是求财,但在这种求财的方式下能够顺利的求财,准备工作是要做好的。

吃过早饭,经常吃一种东西实在腻歪着慌儿,虽然是野味,但这野味也太野了,我将就吃一点。陈老怪就集合大家准备出发。

萝卜跟没有睡醒一样,向前走着,路上没有任何事情,又来到王爷府。

又看到王爷府门前的大狮子了,萝卜总是感到这两个狮子有问题,仔细一看,确实有问题,这两个狮子的眼睛,就好像活灵活现一样,不像是石头。

于是他上去看了一下说:“老怪,石头狮子眼睛好像是一颗珠子。”

陈老怪走到跟前看了一下,确实是如此,并没有引起他的好奇,淡淡的说:“这是一种普通的玛瑙石,古代人经常这样镶刻在石狮子的眼睛,这样看起很真实。”

萝卜一看不值几个钱也就放弃了,又走到一层一层院路里,昨天的声音还能够听到,能够听到牢房里的脚镣声,能够听到会客厢房的杂音,直到步入王爷府的正府,看见昨天出来的棺材又收了回去。

陈教授可能是轻车熟路了,机关打开,那个棺材又出来了,这回上面没有了珍珠,陈老怪的随从和吕庆伟他们毫不犹豫的打开棺材,宗亲王的尸体还在里面,棺材里又冒出黑烟,看着及其的恐怖。刘龙和莱恩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去就拿宝物。

其实最为有价值是它手上的扳指,还有挂着的珠链,里面一颗夜明珠非常的吸引着萝卜,这家伙就知道拣大头的拿,拿上那颗夜明珠,又从棺材里面拿走了点珍珠玛瑙一类的东西,剩下没有什么了,基本都被这些人抢光了,别看吕庆伟和李会堂很正派,见到什么拿什么。

陈老怪看着他们说:“你们不是在保护这些东西吗?”

“对啊!拿走了交到上头就是保护?”

陈老怪呵呵一笑,“你们跟我们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棺材里的宗亲王还呼吸着呢!确实是死尸,能够呼吸的死尸,在陈老怪眼里肯定是尸魔了,它的呼吸声很急促,可能是气到了吧!

拿完所有的宝贝,萝卜到我们面前拿出一些说:“给你,六哥,咱们跑路钱,可是够了。”

我不客气装了起来,能够卖个好价钱才是最主要的,毕竟跑路需要大量金钱,陈老怪说:“好了,咱们得回去了?”

陈教授走出门外,看着后面,他恋恋不舍的看着,我们这些盗墓的人通常拿完宝贝就走,没有见过这么执着的人。他想进去看看,被陈老怪叫住,“我说。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可走了。”

“我能够听见里面有人在惨叫?你们听见了吗?”

我们仔细一听,确实在后面的院子里有惨叫声,又看到后面的院子有一个看似阁楼的地方。这阁楼很高。刚来时候,也没有太注意。

陈老怪也在想,这么大一个明墓,就这么点东西确实有点少,反正天色还很早,没有过中午,进去看看再说。

“进去可以,但不要乱动了,到了中午咱们就出去。”

跟随着陈老怪他们又来到后院,后院这个阁楼仿佛是一个仓库,门是石头门,刘龙和莱恩二话不说,也不去推开门了,直接就贴炸弹,轰一声炸开了,确实很方便,因为要凭借我们这几个人推开,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这回不是一个洞,因为石门连接木头的建筑,直接倒了下来。

当尘灰全部散去后,里面是惊人的一幕,让所有人看了都要吐出来的感觉,无数的尸体重叠在一起。也就是清朝不同的死尸,从地上一直码上到上头,整个就是存死尸的仓库,这些死尸有的是丫鬟,有的是仵作,有的是大家闺秀……而且都睁着眼睛,死死盯着我们看着。

可能是陪葬的人,这些死尸到现在都没有腐烂掉,一定是行尸,一旦复活过来就完蛋了。他们的面貌死气沉沉,忽然那股惨叫声传来出来,就在惨叫声还继续的时候,有一具尸体居然笑了出来。

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