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极乐之音

“赶紧关了,什么动静。”

大海把伞收起来,“不如,跟我一起把慧芳的灵魂,勾到坟地去。”

我本是不想去,在萝卜软磨硬泡下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再试试水,毕竟害怕是可以的,别害怕得太丢人,那我可就成萝卜的笑柄了。

大多数的人们都认为子时是黑夜里极阴的时间,其实不然,白昼也有极阴的时间,那就是午时,也就是正午十二点到二点之间,这段时间阴气极为的重。所以许多人会在正午看到死去人的灵魂,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都选择睡午觉。

传说懂行的人都会在正午叫魂,或者勾魂,当然这也是大海的一面之词,我没有过多的听取,只想帮助他把魂勾了,尽早的回到市里。

大海勾魂很简单,只需要拿着他那把勾魂伞,扛到肩膀上,不停的转动,在伞柄上有个像是衡量着重量的机关,一但伞重了,上面就下来一个写着梵文的铜片,这意思就是灵魂被勾住了。小机关特别的细腻,不得不说古时候的人,先进到什么程度,都能够度量灵魂。在慧芳的屋子里走上几遭,伞转动发出的声音非常的萎靡,仿佛让人进入一种万劫不复的境界,冥冥之中又感觉非常的舒服和踏实,矛盾之间有且悲且喜的冲突,大海管这种音乐叫极音,极乐之音。

村上的许多人都来慧芳家看勾魂,我和萝卜帮助大海驱赶一下,毕竟这样导人迷信和煽动谣言的活计,不是很光彩。

又走了几遭,伞柄的小铜片下来,大海走出去慧芳的家,去慧芳的墓地,扛伞的人是不能回头,我和萝卜就跟在大海后面。

起初我不信一些三教九流的玩意儿,觉得都是一些骗术,现在一看确实有点意思,而且就冲着这把伞,在古玩市场也卖个百八十万吧!

慧芳的墓地是在村对面的山上,临近秋季许多树叶都飘飘洒洒的掉落,那感觉真如同的人间苍凉,浮世一生的惆怅,再加上大海那把勾魂伞发出的声音,让任何快乐的事情都感觉是乐极生悲。

我和萝卜跟在后面,萝卜这家伙不断在拍大海的马屁,“六爷,您瞅瞅,这范儿,多像袁天罡和李淳风。”大海因为在勾魂所以不能够说话,只能够听着这哥们儿在哪里瞎白话儿,我心里想,萝卜这个家伙估计家里的古董变卖没了,想把大海那把勾魂伞给盘下来,这小子坏水儿可毒了。

勾魂仪式到了慧芳的坟头上,大海让我和萝卜用干树枝在墓地花一个圈。村上的坟地有一个风俗习惯,上坟烧纸的时候,都会围着坟头画上一个圈,留一个门。而勾魂也要画个圈,但这个圈绝对不能留一个门儿。我和萝卜画了一个死圈。大海让我们两个人站在圈外面,他自己在圈里面。

这回他可不是扛着伞了,而是像打雨伞那样拿着这把勾魂伞,不同的是他还在转动,而且越转越快,勾魂伞越快,那种靡靡之音越重,渗透在耳朵里极其痛苦,当听进去之后又非常的舒服,舒服的仿佛飞上天一样的爽快。

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候,那把勾魂伞上衡量灵魂的小机关铜片上去了,此时此刻看见慧芳的坟头浮漂着一股白烟儿,突然间就进入了慧芳的墓地里。萝卜看见此景大叫起来,“哎哟,我的六爷,慧芳的坟地冒青烟了。赶紧跑吧!”萝卜说完吓得就想跑,让我一把给拽住,“怕个蛋,昨天我都见鬼了,今天你就见个白烟儿,把你吓成这个吊样儿,你以后别说是跟哥们儿混的。”

萝卜确实被吓得不轻,从兜里拿出一块纸巾来,擦擦头上的冷汗,半天没有说出话,我讽刺地说:“你还没有见鬼呢!见烟儿就完蛋了。瞧瞧你,上午,还说我不相信有鬼,现在怕得跟个乌龟一样。你出息一点。”

早晨憋的火儿,还有想挽回面子的余地都发泄给了萝卜,他还是一语不发擦着汗,大海来萝卜面前,把勾魂伞给合上,咔嚓一声,他才从梦中惊醒,“大师儿,刚才是什么法术,哥们儿真长见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